四月天小说网 >> 相逢曾相识 [书号3088924]

第二十九章 墨色蔷薇,月色蒲公

《相逢曾相识》 何处暖斜阳/著, 本章共1644字, 更新于: 2020-09-14 14:17

何毕生到达覃瑶他们住的两层大院子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

作为现行《救赎》痴迷狂,11点左右,绿头他们就在月色网吧外面的小餐馆吃了午饭。待到月色开门,他们作为第十五名进去的一波还是很开心的。

毕竟,今天星期六,还有一群排了半天的小朋友没有位置呢!

何毕生到的时候家里也就只有两个女同志,眼镜上次没看到何毕生,本来还庆幸来着,今天就要她们两人独自面对。

眼镜没说话,她自知自己的普通话比方言还让人难懂,不过,宽松毛呢裤子里的腿却抖个不停。

粉头还好点,至少腿抖的幅度表面上看不出来。

磕磕巴巴的说完覃瑶他们在另一条街的月色网吧里玩游戏。

何毕生见两人堵在门口,也没打算进去,道了声谢,徒步走去月色网吧那条街,他记得月色网吧那里的车位好似是要钱的,还不便宜!

何毕生出现在月色网吧附近时,网吧门口还有几个穿着校服的初中生在坐那里蹭着网玩着手机,时不时的往门口看一眼,望眼欲穿。

何毕生走进去,一个穿着印着月色二字的带帽网球服的人拦着他,说道:“帅哥,人满了。”

何毕生也没看他,望着网吧里面,说到:“我找人!”

店员见多了这种人,嘴上说着找人,实际上就是在里面等别人的空位。见他还面不改色的找着里面的空位,有点生气,一边把何毕生往外推,一边说到:“帅哥,我们这里一概不接受找人!”

何毕生也没生气,靠在墙上,慢吞吞的从白衬衫上衣口袋摸出一个木牌子,伸到他面前说:“这样也不可以?”

店员推也推不动丝毫,刚想要喊人,被眼前的牌子晃了一下,待看清了,脸吓得煞白。特马我刚刚到底干了什么!

那个牌子是通体漆黑,正面印有鎏金的黄色字体,那些字分开还好说,合在一起店员都快要跪地喊爷爷了。

只见那个木牌子上面写着“墨色蔷薇,月色蒲公”八个字。

外人可能还不知道这八个字是什么意思,但是作为月色网吧的店员,一定是知道这印有八个字的牌子的人的重量。

月色网吧的店员从来都不是外面的普通人,他们是月色背后派来的人,自然见过世面。

这块木牌他们没见过,可也听说过,他们月色网吧就是这么来的。这张木牌可不是假的,没有人敢模仿!除非……没有除非!

这种木牌就两张,一张属于月色网吧背后的老板————蒲公,一张是属于墨色黑市的背后老板————蔷薇。

听起来两人也就那样,但是,如果你这样想那就大错特错了!

蔷薇,联邦一级特工,在佣兵网上都是挂了号的。只不过普通人没有佣兵网的账号,所以不知道,但是甚至连京城的家主都对他十分恭敬。

墨色黑市听起来属于黑市,其实是一个夜晚市场,并不是什么都搞的。它位于京城地下场,虽然比不上联邦地下黑市,但是依旧是京城趋之若鹜的存在,很多失传的东西在这里都有可能找到。

但是,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去。

蒲公,一个神秘之人,三年前创建了月色品牌,其中涉及十多个行业。尽管遭到同行打击,但是,蒲公大手一挥,又是十几个亿砸下,同行被打怕了,再不敢招惹。

同行:……随手十几亿的资金砸下,当所有人都像他那么有钱的吗?玩不起,真的玩不起!

迄今为止,没有外人见过蒲公,甚至网上有人称,蒲公其实是一个隐世大佬,家族系统庞大,十分有钱。

就在人们猜测时,知情的人已经在震惊蒲公和蔷薇是什么关系了。两个不同的行业,却拥有着同一块代表身份的木牌。

不少人在心里吐槽,这都没有关系我就去直播吃翔!

店员紧张地摸去额头上的汗,吞了吞口水,伸出右手弯下腰战战兢兢的道:“先生,您……您请!”

何毕生把木牌放回大衣下的衬衫口袋,把手揣在兜里,满脸平静地走向他刚刚看到的那抹身影。

心里却在说着老头子给的木牌子真是给力!

何毕生的爷爷,字孟怀,号蒲公,月色蒲公,只是为了记念那几年与老伴度过的一起在屋顶看月色的日子。

至于墨色蔷薇,那是他以前的战友,老爷子以前是特种兵,华国抗战胜利退役后就回家继承家业了。

蔷薇没有接受华国给的工作,还没当够兵的他自行去联邦当了特工,老了老了就回京城开了家墨色黑市,挣钱养活自己。

至于为什么叫墨色,说是为了押韵,不过这韵压得也不那么准。

墨色蔷薇,月色蒲公,见证了他们在一起渡过的艰苦岁月,见证了华国人民从一而终的坚强,沉淀了他们老一辈的青春岁月。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