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相逢曾相识 [书号3088924]

第十八章 暗杀

《相逢曾相识》 何处暖斜阳/著, 本章共2379字, 更新于: 2020-08-26 17:32

“这……这还有的选吗?”绿头本来在和粉头仔细辩论,覃瑶突然推开门进来说了一句,把他给震懵了。

绿头:果然,社会我瑶姐!

“你想当第几名?第一名吗?逍遥战队已经出名了,他们应该是最火热的人选吧,和我们比的话赔率应该很高的。”覃瑶没回答他的话,自己分析了起来。

“瑶姐!第一名会不会太耀眼了?”绿头是想登上舞台,但是让他去与逍遥战队争夺第一他还是有些虚。

绿头是知道自己的实力的,连勉强入决赛都不可能,如果靠瑶姐夺得第一就不是开心的事了,而是全网群嘲,丢尽脸都事了!

“但是如果是第二的话博彩赔率就没有那么高了,赚不上什么钱了。”覃瑶有些遗憾的语气说到。

绿头:……重点是赚钱吗?!

“第三名怎么样?如果前面打得很厉害的话,他们至少会以为我们是第二名,最后在三决赛时故意输给另一个队,这样也能赚不少啊!”覃瑶很是认真打分析了一会儿,点头道:“那就这么办!”

粉头:……瑶姐,你连内幕都想好了还和绿头说什么呢?

“你们到时候就都投我们赢,这样这个月的生活费就不用愁了!”覃瑶说完就摆摆手上楼了,还在楼梯上举了举自己手中的口袋说到:“我买了小面包,不吃晚饭了!你们吃。哦!对了,最近我要出一趟远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如果我出去了没回来,也不要惊讶。”

覃瑶关了房门,留下粉头和绿头两两对望。

突然,房门又打开了,覃瑶探出头来对二人说到:“还有!你们两个的发型很别致呢!”

[瑶姐似乎不是一般的自信呢!]

[实力,这就是实力啊!羡慕!]

两个顶着杀马特发型的人站在客厅打着哑语,动着眉毛眼皮,似乎都明白了彼此的话。

……

三天后的晚上十点,B国某高级庄园外围,覃瑶穿着一身紧身夜行服戴着银色桃花面具躲过巡访的门卫,翻进了庄园内部,直奔一栋别墅而去……

第二天早上,庄园里负责叫醒这位小姐的佣人还是如往常一样敲响了房门,一如既往的敲了十多分钟没有人应。

“小姐,先生说你再不下楼他要生气了!”佣人耐心的又敲了十几分钟,结果还是没有人应。

佣人觉得可疑,往常,小姐也会赖床,但是,从来没有像这样三十分钟都不回的,至少也会摔东西啊?

“先生,小姐房间里一直没动静。”

“小姐又发脾气了?”这位称之为先生的外国男人是一副成功商人的模样,穿着熨着没有一点褶皱的白衬衫,一丝不苟。

闻言,男人皱了皱眉,用手松了松之前系好的领带,一脸不耐烦。

“砰!”男人踹开了闭着的房门,没有想象中女孩的大吼大叫。

女孩还闭着眼睛,一脸熟睡,只是并没有血色。

“你怎么还在睡!今天没有课上吗?”男人看见女孩一脸熟睡,不禁大怒,冲着女孩吼到。

女孩一直不受男人重视,因为男人和她母亲只是政治联姻,男人有自己喜欢的人,女孩母亲却喜欢这个男人,不惜杀害了男人喜欢的那个女人,制造了一出意外身亡。

最终,男人迫于家族压力而不得不娶了女人,男人却没有女人想的那样对女人好,甚至时常打骂她。生下女孩感染将死时,女人告诉了男人真相。

男人疯了一年,一年后,离开家族,带着女孩创立了自己的公司,并开始逐渐做大,进入了国际。

十八年间,女孩并没有得到关于父亲一点爱,她开始闯祸来得到父亲的关注,虽然不是打就是骂,但是内心依旧很开心,直到她在国际暗杀网上看到父亲发的那个任务。

之前,她在一场宴会中不小心惹了Y国皇室那个不得宠的公主不开心,公主扬言到要让她父亲破产,这件事传得人尽皆知。

自此,男人就动了要杀女孩的心思。

男人装模作样的掀开被子,踹了一脚女孩的后腰,发现没醒,就用手去拉。

触手间尽是冰凉,女孩的身体已经僵硬。

男人嘴角泛起冷笑,却震惊的后退,哆哆嗦嗦的告知佣人打电话报警。

……

“你拿着这个去佣兵团,他们会收留你的,只有在那里,你才不会被联邦的人发现。你应该知道佣兵团在哪儿吧?”覃瑶顿了顿,从夜行衣的腰处取出一枚银制的飞鹤符。

这块符是佣兵团会员的身份象征,没有飞鹤符,无法进入佣兵团的核心基地和训练场。

“你知道,我留下你并不是发了善心,你是个天才,而我从不会扼杀任何一个天才,我希望你可以在那里靠你的才能换取地位和荣誉。”

对面的女孩正是已经“死去”的那位艾利。

在刚刚接触到她时,覃瑶就感觉这个女孩不一般,有种她只在上位者身上看到的气势。

别墅里面的女人是国际死囚,与艾利的身形最为相似。覃瑶之所以接了任务三天后才去完成就是因为她去劫了联邦大牢,还给女囚换了一张人皮面具。

这种人皮面具除了用特殊的药水涂抹,否则不可能揭开,脸烂了都不会被人发现,不过,这种面具也很难制作罢了,一天一张都做不出来,成功率极低。

“我知道的。”

艾利自身的实力也很强,不然也不会自己拥有一个国际佣兵网的账号。自然,联邦佣兵团基地在哪也是知道的。

国外的人对感情比华国容易接受的多,她只有知道自己的父亲要杀了她之时伤心过一阵,之后就暗示自己:既然父亲没尽责,那么做子女的也不会为了尽责而付出生命。

……

男人知道敢接任务的就一定有实力脱离,并没有为了那么十几万而紧追不舍。而且能够黑进别墅篡改监控到黑客可不是好惹的。自然,这起案件被判定为自然死亡。

在之前三天,为了方便制造假象,覃瑶就一直没让死囚睡过觉,当然,是因为死囚昏迷期间注射了一种人体自身产生的亢奋性药物。

因为,死囚是死于心脏病,覃瑶用银针刺激死囚心脏,心脏急剧跳动,最后猝死。

尽管联邦刑侦队能力并不弱,却不都知道在华国可用一根针杀人,所以并没有发现死者胸口上的红点。

男人安了心,打给覃瑶青铜号十五万,并点了五星好评。

把那个瓷器邮寄到了联邦大楼邮件处理处,覃瑶当天就签收了。

……

“郑总,听说你最近因为资金周转不开,公司快要倒闭了!我有办法,不知道你有没有想法?”郑总,华国科技公司的CEO,因为技术一直得不到更新,股票下跌严重,最近几天连着跌停,几乎快要倒闭了。

“你有什么办法?”最近,所所有以前的合作伙伴和股东离的离开,卖的卖股票,已经是强弩之弓了。现下竟然出现了一根救命稻草,郑杰都不是问你有什么条件了,收购都不在话下的。

“我们先谈谈条件吧!”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作者的话:

敲黑板!!! 发型那里是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