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相逢曾相识 [书号3088924]

第十章 现身

《相逢曾相识》 何处暖斜阳/著, 本章共3100字, 更新于: 2020-08-02 16:26

“板叔,你怎么进来的?我记得那个狗东西家的围墙可有三米高呢?还安了防护网的。”阿三是彻底醒了,阿壮和阿海还眯着眼睛走路。十足没睡醒的样子。

“嘿!你们这几个小子!我就知道不会给我省心!还是来了这里。那是我借了你大军叔掏蜂窝的竹梯,这防护网可真够厉害的哈!把我手都戳了好几个洞。”

阿三摸着头讪讪的笑了笑,反正他现在已经歇了去揍人的心思了。

“要说华国虽然在其它地方比不上国际,但是官员升降、调配这些是他们没法比的,至少这两年来看还不错。”覃函板喃喃道:“以后,那个覃什么的应该歇了这些心思了,嗯!还不错!”

……

此时,国际联邦总部领导指挥室

“那个东方面孔的男人还没找到吗!?”

“长官,这都过去五年了,就算有一些蛛丝马迹那也是五年前的了!”电话那头处理员有些漫不经心的道:“况且,五年过去了,我们的消息并没有泄露出去,那些消息也有过时些许,没有那么机密了!”

希伯来有种想骂人的冲动,他还想说什么,发现好像是徒劳,两人间沉默了几秒,处理员像想起了什么,又道:“前几天,我们的主机好像被什么攻击了,不过并没有入侵成功,他还嚣张的留了他的代号,叫做SB”

某黑客:“……“

处理员只看到了电脑黑屏界面有一个大大的白色字体“SB”,并没有看到在右下角有一个极小的几乎只占了电视机上几个雪花点的红黑色字体“Y”。

联邦国际大楼的电脑主机用的是现在最高端的保护系统,而且,能够屏蔽外机信号,这种系统只在联邦国际大楼才有一个,并没有通用。任何一个联邦的顶级黑客一时间都发现不了,处理员说出来是因为近三年来没有一个人发现过隐藏的主机,现在居然被攻击了!

希伯来正了正神色,觉得有点荒缪,暂时把东方面孔的男人抛在脑后,他道:“SB?那可以捕捉到遗留下来的IP吗?”说完他都觉得有点可笑,主机都发现了,难道痕迹还不能隐藏好吗?那还真算不上什么有实力的黑客。

“有倒是有。”

希伯来:难道我想错了?

“不过IP是我们这里的。”  

希伯来:……我就知道

“让主机屏蔽系统的设计者重新隐藏主机,对了,记得换一个IP。”为了确保安全,防止那个黑客掌握了更好的技术,这是最好的办法。

但是……如果那个黑客已经盗取了所有资料呢?

如果所有的痕迹都是那个叫做“SB”的黑客伪装的,那么这个黑客甚至可以被联邦奉为坐上宾了,因为这不仅仅是一个黑客的概念了,一个成熟的黑客,可以相当于一个师,因为在现在所有机密的地方都离不开网络。

……

“瑟贝!你是不是攻击了联邦国际大楼的主机?好小子!你终于找到他们主机的IP了!也不枉我对你有这么大的期待啊!哈哈哈……”宋凯飞许是知道了联邦那边的动静,正向瑟贝打视频。

虽说华国在联邦那边几乎没有什么势力,但是底层人脉什么的还是有一点,何况,联邦主机被攻击本就是一桩大事,居民什么的不知道,相关部门却是瞒不了的。

“不是我,应该是哪位隐匿大神,听上层说好像叫什么SB的高手。”视频那头的瑟贝正调出之前联邦大楼传送的照片,把它调给宋凯飞看。

一见这个画面,宋凯飞有点无语,“SB”大大方方地出现在视频那头。这个SB,额……在华国好像是骂人的话,不过,宋凯飞没说。他正谄谄的笑着,突然瞥见了右下角有一个红色小点,比激光射线的点还小。

意识到有可能眼花看错了,又揉了揉眼睛,见红点还在,忙叫瑟贝帮忙放大。

“Y”,是了,瑟贝和宋凯飞有点迷糊,这个“Y”是最近几个月才在黑客榜崛起的,几乎一瞬间就占领了黑客榜榜首。虽然没正式参加过什么比赛,但所有顶级黑客都畏惧这个人。

宋凯飞和瑟贝没想到,再次见到“Y”竟然是因为人家攻击了联邦国际大楼的主机。

不过,这样看来,这个被联邦等人认为的“SB”看起来似乎真的是骂人的了,但是,看起来真的很爽有没有?

瑟贝挂了视频,脑中还在想Y的事情,他咋了咋舌,又鬼使神差地去看了Y前几月的各种操作,越来越激动,他的大神啊!

想要成为一名黑客,对于计算机专业或者是计算机原代码爱好者来说还是比较容易的。老话说术业有专攻,流传于世的,从来都是处于最顶尖的那一波人。

瑟贝是联邦黑客组织的成员,在国内都是排名前几的,但是放到联邦去,才算中上层。用瑟贝的话来说,Y在联邦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甚至可以大放厥词:老子天下第一。

……

“什么?哈哈哈……”覃函板坐在一台黑机器前大笑道:“那群西方人还不傻眼了!这个Y可真是个好家伙!”

是的,覃函板一看那张图片就知道了SB只是在骂他们,毕竟,职业所需,必须要一眼看遍全场。

对了,那台机器是自产自销的“函板牌”小型电脑加自带信号接受器,可接受任何一个卫星发送的信号,以及自带无线网络接收器,可接收五百公里内的无线网,目前还没有WOFO功能。

“什么?Y用的是华国的IP?华国什么时候有一个黑客高手了?”

“开什么玩笑!我现在可不能出村的!要找你自己去找!我都退隐了,哪里管你那些烂事!逍遥自在的日子也就只有我有,那些老伙计怎么样了?”

“退隐了也不告诉我!杨柳村可是个好地方啊!……哼!那我可不会来的!美得你了!”

纪梵希来到覃函板的身边,问到:“那个黑客是你?”

覃函板白了她一眼,收了接受器,关掉电脑道:“我可没那个瞎功夫去搞那些事儿,李阿婶要的黄豆种子我还没选完呢!再说我可没那么大能耐能找到他们的主机。”  

纪梵希狠狠拍了下他的头,斜眼看他。覃函板悻悻的瘪了下嘴,不说话了。

……

“什么?你要我把那些钱都拿出来?”一个属于女性的尖锐的声音响起:“给那群土包子修劳什子水门汀?修起了他们用得着吗?也不觉得硌脚!”女人的语气听起来有点不可置信。

建水泥路,高层考虑到覃飞华管辖的镇实在太偏,偏到依旧还没有村村通电,就直接拨了些钱,让他们自己买材料,请工人。修那里,修多长,全看咱们镇长心情。

“罗氏!别的我都不管,这事必须做好!”覃飞华说完把一颗子弹卯足了劲地拍在桌上:“不然,咱们小命都得玩完儿!”

罗氏吓了一跳,刚张开嘴要说没钱,忽地瞥见桌上一颗新鲜的子弹,瞪大了眼睛,再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她知道,覃飞华在某些方面从来不会开玩笑。她哆哆嗦嗦的转过身,上楼拿了那张性质上属于“公家”的钱。

罗氏爱钱,是真的爱,但也不会用于一些莫名的地方,比如赌场,比如彩票。她喜欢拿着钱或者卡,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数一遍自己的钱,然后才睡觉。一天不数,那天晚上就会失眠。

但罗氏更爱的是自己的命,按照她自己的话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有命数着自己的钱更快乐的事了。”命永远都是排在前面的那个。

关于修路,不止杨柳村没有交钱,凡是属于覃飞华管辖的村落,都没交。镇上的人多多少少的都有些见识,覃飞华不敢强逼,也不敢逼迫他们,该交多少也就是多少。

如今,在给其他村落建水泥路,也不会和朕上的大户们有冲突。少收了不少钱,收的钱也都在村民的承受范围之内,为了更好的走路,搬运粮食,孩子们也不再沾一点泥泞去上学,家长都开心,于是,这一工程就如火如荼的开展起来了。

为了防止沙石被偷,水泥都是从镇上弄好,再用货车运至需要的地方。

偶有无事的村民,就站在路边看着大大的货车运来一车水泥,倒在泥地上,工人们又用工具把它们擀平,觉得新奇的,就帮忙在未干的水泥地上用工具弄一些竖线。

也总有一只流浪狗,没见过新鲜玩意儿,走上还未干的水泥地,留下一串梅花足迹。

也或许是某些调皮的男孩子,模仿小动物的足迹,印下一串串漂亮的梅花,马蹄,鸡爪……

在不知不觉中,一条通往各处的路,修好了,虽然也只有三米,但是,连接的,是各个幼子去往繁华的道路,是各个在外游子回家的归途,也是有能力者求得发家的前提。 

一诗一美人,一路一凡尘。这是覃飞华自己给自己写的关于修路的判词,虽然他自我觉得有些才华,可写出来的诗句文章却不怎么入耳。诗境什么的都具备了,就是憋不出来一句好诗,也算耽误了一位旷世奇才。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作者的话:

“函板牌”——“韩版牌” 噗……!我真的不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