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相逢曾相识 [书号3088924]

第五章 何生两腔愁

《相逢曾相识》 何处暖斜阳/著, 本章共2746字, 更新于: 2020-06-21 18:58

那男人穿着一身黑西装,另一条没弯的腿笔直,标准的寸头却依旧掩饰不了他霸道的气质,黑色的印有彼岸花花纹的面具让他瞬间增加了一丝神秘。

覃瑶看到男人的气场便有点心虚,这是比昨天那个男人还要强大的存在,打不过,打不过,但是见过变幻莫测的社会的她面对来说,遇上这样的人,一定要智取!

覃瑶见男人看到她没有心虚,反而一副看她好戏的样子有点来气,冲到男人面前,垫着脚,右手抓着他的黑色西装领口,仰头鼻孔斜对着他,眼睛斜着瞪得老大,看起来十分幼稚。

面具男子看着她的侧脸,突然一把抱过来,搂得覃瑶一脸懵。男子力道的增大,覃瑶快喘不过气来了,放开了抓着衣领的右手,使劲的推男子,奈何他力气太大,硬是没有一点动静。

“兄弟,你干啥呀?兄弟!老娘小命休~矣~!”覃瑶憋着最后一口气说了一句话,终于让面具男子松了松手,却依然没有放开她。

覃瑶憋红了脸看着男子通红的泛着泪光的眼睛盯着自己一动不动,便免不了使用自己小时候的把戏,伸出细长食指缓缓指向男子的眼睛。

“瑶瑶。”在覃瑶快要戳进男子眼睛的时候,男子说话了。

“兄弟,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兄弟,你可能真的认错……了!”覃瑶听男子轻声喊着的名字一瞬间缩回了手,便又说到。

男子突然放开了抓着覃瑶的手,捧着她的脸,低头吻下了她的唇。

覃瑶感受到了逐渐降落的阴影,还未反应过来,便唇间一凉,惊诧的瞪大了眼睛。

老娘的初吻!……没了!

在覃瑶脑海中闪过无数次被霸道总裁壁咚,或者是床咚,车咚什么的幻想突然破碎了。

“啊~!”

她爆发了前所未有的力气推开了面具男子,跌坐在地上,红着眼睛伸直右手,仰望着她幻想的霸道总裁远去。

“没有了初吻!我再也不是原来的清纯少女了!我的总裁……”覃瑶收回手,坐在地上干嗷。

且说这个面具男子被覃瑶推开撞在了墙上,听见了覃瑶说这是她的初吻本来想开口道这已经不是她的初吻了,就感觉脖子上有凉意袭来,紧接着柔滑的柔荑便掐着他的脖子,虽然不是太大力掐着的,但还是有呼吸不畅之感。

他盯着面前暴躁的掐着自己脖子的女人,忽然嘴角一弯,又紧紧的搂过她,对着她耳朵吹着气。

“以后,我就做你的霸道总裁!”他轻轻地说到,似是对覃瑶说,又似是说在自己心中的承诺。

覃瑶感觉这人不仅抱着她,还在她耳边吹气,这一吹让她耳朵痒痒的,瞬间不敢动了,嚎叫声也吓没了,生怕这个男人再搞点什么,毕竟,她打不过啊!

“何毕生。”男子轻轻地说到。“我的名字。”

“哦~啊!?”覃瑶有点惊讶,不是满大街的名字居然有点耳熟。突然,她回过神来,何毕生,难道就是那个“阴魂不散何毕生”的何毕生吗?天!不会这么巧吧!

giao!今日真是大凶啊!哎呀!不活了!

“阴魂不散何毕生”是这块区给何毕生取的绰号,不为别的,就冲他硬是逮着嫌疑人不放的精神给取的。

这事还要从前几年说起,当时A市追查一个杀人嫌疑犯,这嫌疑犯也是有点头脑的,抹除了现场痕迹,还有不在场证明,原本就要结案了,这何毕生刚好从邻市开完会回来,一接手这件案子,便时常不回局中。后来才知道,这人在人家那里蹲了大半个月,终于找到了一点线索,便顺藤摸瓜,找出了嫌疑人杀人的证据。

依着她的脑容量,如果不是相处超过十天的人,别说名字记得清楚了,但凡长得一般的,脸都记不住,这绝不仅仅表现在脸盲上。所以他们又给她取了个绰号叫“溜部长”,表示所有在她脑子里过了一边的都溜走了。

但是这何毕生可厉害了!因为他出名可不仅仅破了这一个难办的案子,十几年前的已经结案的找不出凶手的案子,交到他手上,不出两个月,就破案了,在他们这块又引起一阵骚动。

但是让覃瑶记得如此清楚的可不是这事,覃瑶听说她“邻居”秃头那块被抓了几次,都是这何毕生顺手做的,天呐!据说花了好多钱才赎回来,好多钱呐!

“你还记得我吗?”也许是太紧张了,何毕生的嗓音带着少许磁性,他太害怕得到那个回答了!

“大兄弟!咱们能好好说话不?搂搂抱抱好像有点不成体统是吧?”覃瑶笑嘻嘻的松开了掐着何毕生脖子略颤抖的手,不着痕迹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何毕生见覃瑶冷静下来了,便放开了她,有重复说着他刚才的那句话,手却不知放向何处,一会儿抠抠头,一会儿绞着衣角。竟没发现覃瑶双腿抖抖得厉害。

“嗯~~,兄弟,你没觉得你真的是认错人了吗?她可能和我长得相似,但绝对没我美!而且重点是在这之前我真的没见过你啊!”覃瑶深呼吸了三下,调整了状态,满脸严肃的回答,殊不知,她说话的声音都在发抖。她发誓,这绝对是她这辈子说过的最最最~真的话了!

“你不记得无妨,我问你三个问题。”何毕生并没有继续刚刚那个话题,虽然此刻他的心情因为覃瑶的回答变得有点糟糕,但是他想到了另一个原因,他知道或许她真的是……不想记得他了!

“好!你问!”覃瑶满脸不在乎,反正她不认识这个男人。

“你的父母是国际盗贼,他们盗取了十多个国家的重要军事密令。”覃瑶摇头,心里想到“这是什么奇葩的问题?”

随即又道“啊?!哈!你没开玩笑?我父母?国际盗贼?你若是看到他们的样子你就知道是不是了,那可真是一言难尽!”覃瑶忽然反应过来有点吃惊。

“你父母被国际刑警和世界最大恐怖组织通缉,现在在华国逃亡。”覃瑶摇头,又想“这她妈这么厉害的吗?被国际刑警和恐怖组织通缉还能带逃的。”

“不是我父母!”

不过,何毕生根本不理他,自顾自的说着。

“你左眼眼角有一颗从生下来带有的朱砂痣。”覃瑶摇头,但转念一想,自己有一颗从生下来就有的朱砂痣,她们乡里还一直说她将来一定有福气。便点点头,心道“差点丢死人了!还好我不是一问三摇头。”

覃瑶不知道,何毕生说问问题,可问的每一个问题都是在陈述一件事实,而不是真的在询问。

“生在同一个地方的痣是不少,但是都是罕见的红色,那这世间还真不多!可若是生这这痣的两人长得还如此相似,你若说不是同一人,我还真不信!”何毕生盯着覃瑶娓娓道来,火热的眼神似要把她灼穿。

“兄弟!大哥!大爷!我真的不认识你啊!你说的这一堆横七竖八的我是真真真没听过啊!”覃瑶双手合十,一边大声说到,一边弯腰作揖。

何毕生一句话未说,就站着看她,眉头紧皱,像是在思索她说的话的真假。

覃瑶见他不信自己又赌气般说到:“不如你到我那地儿打听打听,再和你心上人对比对比,就知道我说没说谎了!”

“好!”说完何毕生就迈开了长腿朝前走去。

覃瑶没想到他回答的如此爽快,一时有些愣神了。

何毕生看她动也不动,便回头喊到“带路!”

“啊?……哦!”覃瑶回过神来,跟在身后。暗道:“叫你多嘴!叫你多嘴!这下好了吧!引狼入室啊!”

“再拍嘴都要肿了,回头别说是我吻的!”

“啊?”覃瑶放下了拍嘴的手,回想起来何毕生说的什么,顿时脸红了,低声说了一句“流氓!”

“你刚刚吻我的我还没找你算账呢!那可是宇宙无敌超级美少女的初吻!”覃瑶似乎想起了刚刚男人吃了自己豆腐。

“那你也不亏!”男人在前面走着,听到后面覃瑶的话回答到。

“啊?什么东西不亏!”覃瑶一脸懵。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作者的话:

这里说一下,不是瑶姐不跑哈!主要是不敢,她怂,还有一点,她要记得起来啊! ………………………………………………………………………… 你是说我脑子不行莫? “砰!” ………………………………………………………………………… 下章继续! 作者趴在继续地上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