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相逢曾相识 [书号3088924]

第九章 终之始为末

《相逢曾相识》 何处暖斜阳/著, 本章共3278字, 更新于: 2020-07-11 00:47

“今天晚上有事商议,各位有没有事儿呀?比如说,和女朋友一起逛街,和男朋友一起看电影什么的?”覃瑶拍了拍客厅的饭桌,大声喊到#。

只听众人齐声回答到:“没有!”

“很好!”覃瑶拍拍手,答到。

五人不解,“很好”是什么意思?于是,今天才给自己暗恋的人表白并且被拒绝的西装表示受到了不可磨灭的伤害。

然后,一直到吃晚饭前都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眼神呆滞。

“大狗子,想什么呢?不开心?嗯~?”覃瑶坐在沙发扶手上,拍了下西装的肩膀,问道。

西装表示不想理某位的恶趣味,“什么都没有。”

覃瑶跳起来给了西装一拳,大喊“没有那还不去干活?我养你们不累吗?一天天的,净整没用的幺蛾子!发呆可以管饱吗?拖地去!不拖完不给饭吃的那种哦!”于是,某位没智商还没情商的人,开开心心地吃饭去了。

西装甩了甩头,站起身来,想着:干活吧,只要有事做就可以暂时忘记她了。

“瑶姐,西装没事吧?从吃饭开始就在那一个地方拖到现在,地板已经被他拖穿了!”

“这是老年人的悲伤,我们,不懂的。”覃瑶抽出一只手,食指左右晃动,嘴里还发出“啧啧啧”的声音。

“说的也是……我去叫他把饭先吃了。”说着,跑向西装。

“哎!大狗子!把饭吃了再……拖……吧!”粉头跑跳着过去,拍了一下西装,不料话还没说完,西装就直愣愣的倒下去了,“砰!”的一声,撞的水桶翻飞,兀自滚圈。

覃瑶等人听得响声急忙跑来,只看见西装惨白着脸倒在地上,翻了的水桶还在滚圈,拖把头就打在西装的脸上。

绿头把西装扶着靠在他的肩上,一边掐着人中,不过,为什么要掐人中?又不是中风?

绿头:电视上就是这么演的。

“怎么办?掐不醒?”绿头一脸疑惑地望向众人。

“要不……还是先送医院吧!”脏脏看着西装越来越苍白的脸提议到。

“对对对!瑶姐,快打急救!”绿头望向覃瑶还不忘提醒一句“因为只有你有智能手机。”绿头着重地说完最后四个字,有抱着西装的头,掐着人中。

到目前为止,手机还是比较普及的,但是,一部智能手机还真是不太便宜。本来覃瑶想的是一人给买一个老版半触屏可联网棒棒手机,方便他们之间的联系,有空时还能玩玩益智小游戏。但是,三个男同志表示,棒棒手机玩不了大型游戏,特别是多人联网的。两个女同志表示,棒棒手机没办法时事登录交友网站,还没法发图片。

于是,覃瑶表示要么棒棒手机,要么,就没有。五人表示,如果只能是棒棒手机,那么宁愿没有。

反正是预算内的钱,覃瑶心想,他们不要,那我自己买一个吧!

于是,五人看着覃瑶拿出了最新版果酱三。覃瑶还记得那天回家的情形是这样的:

五人从邻居那里得知覃瑶去隔壁街的手机店买手机去了,那个邻居还咋舌表示真有钱!

覃瑶拎着手机袋蹦蹦跳跳回到家,看到的是五个人站在门口,排着队等她。她往哪边跳,五个人的眼睛就盯着哪儿。

“狗子们!跟上!”于是,大狗子西装,二狗子绿头,三狗子眼镜,四狗子粉头,五狗子脏脏,排着队跟着覃瑶进了门。

“瑶姐,你怎么只买了一个?”五条人,就排成一排站在沙发外围。

“我问了你们了,是你们不要,那我就要呗!资金又足够,为什么要亏待自己呢?”覃瑶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拆开手机外包装,拿出来抛着玩。

五条狗子:……斗不过王权。

不多时,门外响起了救护车的的声音。一名医生和护士们推着便携救护床跑进来,医生蹲下用手电筒照了照西装的眼睛,又问了问晕前症状。

“医生,他还有救吗?”绿头开口问到“我已经掐了二十多分钟的人中了,大……大哥一点反应也没有,怎么回事?”

医生像看弱智一样的眼神看向绿头,解释到“并不是所有晕倒的病人都需要掐人中,像他这种应该是受了什么刺激,导致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造成的晕厥,这种情况躺一会儿就没事了。”

几人把西装抬到房间,又问了一些相关事情,过去了半小时。

医生:……我们急诊科也是很忙的!好吗?

“张医生,你吃晚饭了吗?”覃瑶从医生口中知道他姓张,名讳威。

张医生半眯着眼睛望着这群……看起来没文化实际上也没文化的非主流混混。暗叹一口气,在心里说了一万遍别气,才道:“以后没有出现大出血或者看起来很严重的外伤,再或者不像中风,癫痫这些的就不要叫急诊了,外面的小诊所,也是可以的,我们急诊是很忙的,医院也没有用不完的救护车和医生护士,不要动不动就打急救!不要……”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了……

感觉到张医生说完了,五人连忙称是,急忙把人推到了门外。

“有空再来哟!”眼镜说着东北那旮瘩话还挥了挥手。

张医生听见这话一个踉跄,差点摔了,握着刚到手的出诊费和车费,站稳后,急忙上了车。

看着救护车远去,覃瑶给眼镜竖起了大拇指,说了一声“牛!”

然后就是一排“牛!”

后半夜,某位悲伤的人儿兀自在房间发了几个小时的烧。

竖日清晨

西装迷迷糊糊的起床,顿时感觉到自己人中处火辣辣的疼,头和嗓子也疼的不行,用手碰了碰,立马疼得清醒了些。

摇摇晃晃去了厕所,一照镜子,发现自己上嘴唇肿成了小山,差点又晕过去。

下了楼,坐在沙发上,西装给自己倒了一杯开水,慢慢的喝着。

过了一会儿,覃瑶下楼准备出门买早餐,看见沙发上有个头,手里还拿着一杯酒,她暗想:我买早餐回来都不见得有人起床,今天大狗子这么早就起床了,恐怕不太正常。

联想到昨晚大狗子晕倒,于是某位脑洞大开的人就想了一场虐恋情深,自己想得都快流泪了,忙摇摇头,摆脱想象,又暗道:一定是相思成疾,爱而不得,哎!大狗子也太可怜了!今天一定要给他买个大白馒头安慰一下。

西装:……这是安慰吗?

于是,覃瑶轻手轻脚换了鞋,出去了。绕着不远处的公园跑到出汗,便慢步走回来,买了早餐。

当覃瑶提着一袋早餐回来时,西装还在沙发上垂着头傻愣着,她走过去,拿出一个馒头,递给他,道:“唉!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呢?大狗子,不说你本身条件就这样,况且,别人也未必想在你这颗歪脖子树上吊死啊!”

西装:得了,拐着弯说我是备胎嘛!

“哎!你说你,一个人不好吗?非得整那女朋友做甚?女朋友不仅要吃你的,穿你的,还要让你买包,买口红,买面膜,用你的钱做SP,用你的钱炫耀,最后呢?只是让你和她睡觉和说话。睡觉的话,绿头和脏脏也可以,至于说话,我们都可以啊!为什么要花那么多的钱去养一个只知自己吃喝享乐的女人?如果是为了生孩子?那倒还行,不过也不是不可以去……诶!大狗子!你睡着了呀?大狗子?你的嘴怎么了?”

发烧后易产生大脑疲惫,于是,西装被覃瑶硬生生的摇醒了。

“晕倒后醒来,嘴唇变肿这是什么道理?”覃瑶看着西装红肿的上嘴唇问到。

“头疼,嘴疼,肚子饿。”西装迷迷糊糊的说了一句,又晕过去了。

“啊?难道是被打击得意识涣散,已经不具备思维能力了?”覃瑶小声地说着,接着跑上楼把其他四人叫醒,把他们拖下楼,拉到西装面前,指着他说:“我看他面色红润,不太像是生病,却又晕过去了,你们看看大狗子怎么了?”

眼镜最先把自己的大脑从周公那里扯出来,看着西装的模样,又用手去摸他的头,刚碰上,吓了一跳,道:“俺的娘诶!这怕是烧了一晚上咯!有点烫手哦!”

“那要打120吗?”覃瑶掏出手机问到,主要是昨晚医生才说不必事事打急救,想起医生的快要骂人的表情,还从自己手里拿走了一百多块钱,覃瑶突然不想打120了。

五人对望,一片茫然。

最终还是把西装抬到了对街的小诊所,先由老大夫看看再说。

在西装昏迷之际,五人上演了一场激烈的口角之争,原因是:谁让西装患得患失。

绿头:“一定是发的工资太高了,患得患失一般只有富人才会得这种病。”  

粉头:“一定是干的活儿还不够,一般只有闲人才会患得患失。”

脏脏:“一定是吃饱了撑的,一般只有吃的上好吃的才会患得患失。”

眼镜:“一定是失恋了,一般被女朋友甩了才会患得患失。”

绿头,粉头,脏脏:“对!”

粉头:“我就觉得前一阵子他总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晚上还非常晚回来,回来了还没有猎物,还说最近一阵上面管的严。管的严那脏脏和我们的猎物还那么多呢!”

众人一齐点头:一定是了。

老大夫说这个晕厥没有什么,只是一时想不开,脑中血液少量凝结,休息几天就好了,也就收了覃瑶二十块钱,这二十块还主要是买退烧药了。

覃瑶心想:以后就来这里看病了,多便宜!

折腾了半天,覃瑶和眼镜刚要做午饭,就听见大门被拍的震天响,两人开了门,却看见门口是她一直想拉拢的光头那边的人——大块头。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作者的话:

相思成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