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相逢曾相识 [书号3088924]

第八章 始之终有时

《相逢曾相识》 何处暖斜阳/著, 本章共3002字, 更新于: 2020-06-25 20:18

“老覃,你说瑶儿在外面都快五年了,这么久咋还不回封信来啊?”

杨柳村这个地方不仅穷,还没有一丁点儿发展前景,这是村干部的原话。

年前本来国家要修公路,改善经济,地方官员要求每人出五千块钱,称“经济改善费”,结果可想而知并不理想。

穷的人眼光浅,也不是说笑的,况且人都吃不饱饭,哪里来的余钱去搞这些泥的,水泥的,可以走就行了嘛!就算有,它拿去买几条猪儿喂到过年卖那也是很好的。

“改善?改善哪里?经济是什么东西?看不见摸不着,银钱白白打水漂,不划算!不划算!”

最后,劝了半年,也只有接近镇上的村子以及镇上的街道铺了一层水泥。杨柳村距离镇上太远,通讯公司嫌弃这个镇子太破,只在镇子旁的山上立了塔,村头阿三家的电视都只有早上可以模模糊糊的看,电话根本打不出去。

“写信寄到哪里?你自己闺女那德行你又不是不知道!哪里需要你来操心的?”覃函板一边折菜一边和老伴笑嘻嘻的说话。“我让外面的兄弟盯着呢!没什么大问题!”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一下为什么杨柳村的村民不愿意交那五千块钱的事儿了,除了没钱还有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外出闯荡了二十几年的有经验还有钱又很凶的覃函板说了,在华国,建村里的路完全就是国家补贴居多,要交钱都算少的了!

好吧!你见识多你说了算,于是一传十,十传百,这周围的人都说:杨柳村那位霸王说了,建路不给那么多钱!那个狗官让我们给这么多钱,呸!我们都吃不饱饭了,还来剥削,呸!。

于是,一月里总有一位官被揍,偏生还查不出什么,问百姓,百姓是帮理又帮亲,任你给多少钱都不好使。搞得众官人心惶惶,生怕遇上一个胆大的,当场撕票。

“最近你可别让这些小伙子干那事了啊!昨儿,我瞧着那些官出入都加了两名保镖,估计家里头还有,保不齐什么时候被抓着了!那就糟了!”纪梵希探出头来对着折菜的老伴说道。

“好好好!待会儿你说,你说好吧?”覃函板咧开嘴笑了笑“把这个菜也炒了吧!多切点肉,反正也不差钱。”

纪梵希接过篮子,瞪了他一眼。

“阿三啊!最近可别去揍人了!”纪梵希夹了一块红烧肉给对面的十六七岁的小年轻。

“为何?”那小年轻就着红烧肉刨了口饭煞是不解地说。

“你叔说了,那些家伙雇了好些人,全是亡命之徒,你去可不是羊入虎口嘛?”纪梵希正了正神色,趁阿三扒饭时盯着老伴努了努嘴。

“亡不亡命我不知道,但肯定是凶恶之人,手上一定沾了血的,你阿姨也为了你好,听她的准没错!”

阿三和旁边的五大三粗的阿壮兄弟对望一眼,挑了下眉,略微思索了一下,点点头。

“咱真要答应板叔啊?”阿壮和阿三在覃函板家吃过午饭沿着长满野草的田坝慢悠悠的散步。

“当然要答应了!”

“但是揍人也挺好玩的,那些狗官也着实该揍啊?现下就只有那覃什么华的我们还没揍了!”阿壮揉着手指遗憾地小声唧唧的说:“我以前远远的看着他耍威风忽悠我们交钱,神气的不行!当时我就想把他手折了!哎!现在应该没有机会了吧?”

“谁告诉你没机会了啊?”阿三转过头盯着他看,两只眼睛亮极了。

“你不是说要听板叔的话吗?”

“是啊!明晚过后就听。”

然后两人对望一眼,嘿嘿嘿的笑起来,挽着手蹦向远方。

“那两个不是省心的货。”覃函板坐在板凳上挑着种黄豆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

“啊?什么?”躺在藤椅上看书的纪氏模模糊糊的听见老覃在说话,便放下书来看着他。

“阿三和阿壮明晚会去绑架覃飞华(镇长),年轻人,气血旺盛,还不知死活!”

“你怎么知道?”

“直觉……你瞪着我做甚?男人的直觉可比女人的例假还准。”老覃似是生气一般把选好的黄豆“啪”的一下扔进筲箕里面,又瞪回去。

“……”纪氏看着老覃好一阵无语“不要去阻止他们,也该让他们知道蛮力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让他们吃点苦头就行了,还得把人捞出才行,不然李阿婶该担心的。”

“这我还是知道的。”

两人打好商量,就又各忙各的去了。

良久……“这筐黄豆我去拿给李阿婶了,你看着点家里。”

大约过了十分钟,埋在书里的纪氏才应了一声。

第二天下午五点左右。

“三哥,为啥我们这么早就来镇上?”

“说你笨你还喘!”阿三低吼了一句。刚好路过的曾经是阿三的语文老师顿了一下,表示没听到,捂着脸甩着两条腿走了。

阿三把阿壮拉到角落里,低着声音说:“那狗镇长平日里是不是雷打不动的傍晚散步消食?”

“是啊?”

“对呀!那晚上只他一人,是不是好揍得多?”

“对哦!”

“阿海应该在路上了,我们得先加快步子,追上他。”

“好!”

……

一条幽静的大路上,月光照映着,树影婆娑,一会儿,走过两道身影,只是前面的那道走得有点踉跄,又时不时回头探探,像是后面那道像似恶鬼一般。

只见前面那道身影刚走过一根路灯,突然,一旁小道上蹿出来两个人,吓得那道身影尖叫一声,退坐在地上,一直往后挪。后方的那道影子连忙跑上来,从荷包里掏出一根细麻绳,作势要去捆住那人的手,刚碰上,那人便阴笑一声,大喊“救命啊!”

前面扑过去要抡起拳头揍人的人大笑“你就算喊破了喉咙也没有人来救……”话还没说完,突然,从旁边草丛里蹿出来十个大汉,立马把人一个个制服,再捆起来。

“狗娘养的!”中间那人爬起来,说着便呸了一口。“关起来,明儿个,先打一顿,再送到警察局去!”

三人挣扎一番,发现对方的人不仅多,力气还使的巧,根本逃不出去。

“阿三哥,怎么办?进了警察局就再也洗不清了!而且,我妈还等着我回家吃晚饭呢!”阿三三人被反手捆着,背对背扔在猪圈旁。

天高皇帝远,警察,在一个小山村里是十分神圣的正义存在,相当于古时的衙门。只要你被警察抓了,就代表你穷凶极恶,比杀过人的人还恶心。

“要不?我们撞墙,反正流了血还不信他不让看大夫,只要有松绑的机会,就一定要逃。”阿三沉默了一会儿,自认为相出一个绝无仅有的好办法。阿壮和阿海一脸黑线,阿三见没人说话,又沉默了。

午夜,狗叫声响起,由远及近。

三人正是年轻,又忙了一晚上,虽然没有得手,但力气是使了的,乏的很。于是,呼噜打得震天响,惊得猪圈里的猪都醒了好几回,又引得院子里的狗狂吠不止。

不一会儿,一个黑衣人翻过木栅栏,来到了被绑的三人面前,看了一眼睡得不是一般的香的人,似乎又可怜的望了望猪圈里的猪,才翻身进了屋里。

猪:……

办完了事儿,给三人解了绑,又一个一个唤醒。

“板叔?你也被抓了?”阿壮表示很不解,覃函板并没有跟他们一起来啊?

“板叔是来救你们的,走吧!”

……

竖日,清晨

“先生!那三人跑了!”

“不……不必管了!”覃飞华颤抖地拿着桌上看到的子弹沉默了。他反复观看过,甚至还专门找资料确认去了,这是伯-莱-塔92F型手枪最常用9mm***子弹,别问他为什么知道。他是犯了事才被重新派发到这个地方的,大场面见过不少,自然有时间恶补过这个,因为怕死,所以任何一把枪的枪身,以及子弹尺寸重量他都知道。

伯-莱-塔92型手枪,意大利伯-莱-塔公司1972年陆续推出的一款系列手枪,主要装备意大利军队和警察,是近距离杀伤型武器。它包括有***、92F-C式、92SB式、92SB-C式、92FS式、92S式、92SB-CM式等型号,但***、92S式已停止生产。

这是一颗新弹,没有射出过,但是弹身有很新鲜的摩擦,应该才从枪里取出。

华国禁止民众拥有枪支热武器,而且,进口枪支不多,甚至只在高层流传。他不明白,这里怎么会有这种武器,这只是个小村镇,即便有,也只会是打猎的长枪,圆形的铁弹,根本就是靠弹簧伸缩打出,连**都没有。

但他明白,这里有个超级大佬,昨晚他都没有感觉到有人进来过,当然,还有那三人的问题。不过,他,似乎,不能再只按他自己的利益和喜好行事了……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作者的话:

意大利伯-莱-塔92F型手枪,该枪发射9毫米巴拉贝鲁姆弹,全长217毫米,空枪重0.96千克,初速333.7米/秒,有效射程50米。 —————————————————————————————————— 嘤嘤嘤……伯-莱-塔是黑词? 好生气! ———————————————— 端午快乐哇!粽子吃好哦!下一章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懒癌越发严重!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