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相逢曾相识 [书号3088924]

第七章 且看你得意

《相逢曾相识》 何处暖斜阳/著, 本章共2117字, 更新于: 2020-06-22 11:30

“兄弟们!老娘凯旋归来了!”覃瑶推开门大喊,大刀阔步的走进屋内。

不过,令她失望的是,并没有人欢呼,沙发上的三人正拿着一包薯片边看电视边吃,听到覃瑶的喊叫不过机械地转过头来望了一眼,又继续看电视。

仔细的看,那三人的手抖得厉害,薯片袋都在哗哗作响,想换台的粉头刚举起遥控板就因为手抖掉了,看得覃瑶一头黑线。

何毕生听着覃瑶喊的那一声,扶额深思:怎么脑子都变笨了,果真不是她?那……诺言……违背……他不敢继续想下去了。

他摸向他的唇……有点懊恼,早上他怎么这么急呢?

覃瑶转过身来就看到何毕生摸着唇看向她的……

“流氓!”覃瑶踹了何毕生一脚,气冲冲的走向沙发,抱着抱枕假装看电视。不过,这个电视剧怎么这么奇怪?

只见一只猫正被一只老鼠拽着领口乱摔。

覃瑶眼角一直跳,她深吸一口气,想到:“不跟他们一般见识,不跟他们一般见识……”最终,还是举起了罪恶的手……

一地薯片屑……三只怔怔地望着覃瑶,又看了看地上的狼藉,他们想哭。

“大兄弟,别客气,过来坐!”覃瑶拍拍她身边的沙发,冲着何毕生示意。

“你坐,我转转你家先。”说着就走上布满铁锈的楼梯。

覃瑶现在住的房子是一座两层式楼房,楼下进门就是大厅,靠左摆着一圈沙发,茶几和电视,尽头摆着饭桌,厨房在楼梯的下方靠右。

走上楼梯,就全是一排排的房间了,右边四个只两个住了人,脏脏和绿头住在五号,西装一人住在六号,剩余两个堆放杂物。

左边一号是覃瑶的房间,二号是粉头和四眼的房间,剩余两个则是三人的衣物化妆间。本来绿头也抗议过为什么她们多一个房间,覃瑶听了就瞪着他不说话,吓得他赶紧跑了。之所以覃瑶不说话是因为她还没找到一个好借口。

后来覃瑶在众女的帮助下解释到“女人就是麻烦的,什么化妆品,什么衣服,包包……”最后她霸气道“你要是女人,我就给你批一个!”绿头最后不诧的道“女人就是麻烦!不与你们一般见识!”

“瑶姐!那个那个……”粉头指了指正在上楼的何毕生又继续道“来干嘛的?”

“说我是他青梅,我根本不认识他好吧!他又不信,我又打不过,就任他跟到这来了,还说要看看我是不是骗他的!”

“青梅竹马桥段!瑶姐!艳福不浅啊!他好酷的诶!何毕生诶!啧啧啧!”

“个屁!我可消受不了!你要你拿去!”

“算了!打不过,打不过!”

“诶?粉头,你抖什么?”半晌,覃瑶感觉到沙发上的动感完全没停下来,看向粉头,发现她全身都在抖,不是光腿在抖,看起来像是……害怕!

覃瑶拍了拍她,眯着眼笑到“欸~不会是怕上面的那个吧?哈哈哈……出息!”

粉头白了一眼覃瑶,小声嘀咕“你刚听到那个人的名字难道不是比我还‘激动’?马后炮!”

覃瑶沉了沉眸子,道:“上次我们两个打架还没分出个高下来,今天正好有时间,出来单挑!”

“别!瑶姐!我错了还不行吗?啊嗷嗷嗷……”

覃瑶站起身来,拖着粉头往外走,到了院子,直接开打。覃瑶使用跆拳道各种技巧,揍得粉头抱头乱蹿。

话说何毕生这里,他刚上楼,略想了一下,就朝着右边第一个房间去了。

门是半掩着的,从外向里望去并没有什么不同,何毕生长腿一跨,就进了房间。结果,不堪入目。

一架上下床上被子都是一坨,脏衣服随地都是,一团团令人遐想的白纸巾(某人可能自以为是地在开车),书桌上吃完的半块西瓜,插着勺子,勺子上一只……袜子!

何毕生扯了扯嘴角,意识到走错了,也没好意思再进去,抹了抹鼻子,退出去关上了门。

“心同流水净,身与白云轻。”某人的眼角不受控制的跳了一下,同时,咬牙切齿地说着“神-经-病啊!”

远远见着门前的对联不觉得有什么,凑近一看,每一个字并不是用毛笔写的,而是很多个“老子天下第一帅”拼凑而成,而且,每个字奇丑无比,而某人愣是看了足足十分钟。

说完,黑着脸去了左边的第一个房间。

“山下兰芽短浸溪,松间沙路净无泥。”上联“绝世桃源”,这字虽不怎么好看,但胜在一气呵成,稍显笔锋,颇有些许灵气。

何毕生舒了舒眉,深吸一口气,把着门把手的手缓缓使劲,随着门把手的转动,何毕生的心跳也急剧加快。正推门而入,身后传来一声大叫“啊哈!”

吓得何毕生手一抖,门上的水桶没了支撑点,“咚!”地一声砸下来,溅了他一身水。

何毕生抹了抹脸上的水转过身,一脸阴沉。

“大哥!我也是刚刚才想起来门上有水,刚要提醒你,结果就掉了下来,呵呵!你没事吧?”某覃非常狗腿的假笑着。“绿头!把你的衣服拿一套来给这位何兄弟穿!”

“不用了,我先走了!”何毕生想了想那间屋子里的样子,打了一个寒战,黑着脸走了。“我还会来的!”

“大哥慢走不送哈!”

绿头和粉头奔上楼来,问道“怎么了?”

“呵呵!自作孽不可活啊!”覃瑶摇摇头,拿着拖把拖地去了。

“什么意思?”绿头一脸懵。

“不知道!”粉头一脸懵。

两头双懵。

“啊!”只听到一声男士版尖叫,覃瑶放下拖把,跑到绿头的房间门前喊到:“哪里有蟑螂?”

“瑶姐,那个,刚刚阴魂不散好像来过我房间。”绿头小声地说。

“大男人去大男人的房间有什么问题吗?”

绿头快哭了“瑶姐,你先看看。”

“我……你……”覃瑶嘴角抽了抽,沉着气问到“垃圾桶呢?”

“我找东西时踩坏了!”

“为什么不找四眼报销?”

“不想去。”绿头瘪瘪嘴,及其嫌弃地说。

“嗷!我现在想打死你!……鼻涕纸也乱扔?”

“难道我直接弄到地上?”

覃瑶“……”

于是乎,莫人又受到一顿暴打,鼻青脸肿,三天不能见人的那种。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作者的话:

心同流水净,身与白云轻。 ——《枕石》 山下兰芽短浸溪,松间沙路净无泥。 ——《浣溪沙•游蕲水清泉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