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任天堂流泪 [书号3085877]

第27章:你够狠的

《任天堂流泪》 折春/著, 本章共2932字, 更新于: 2020-12-07 18:16

上了‘贼船`,乔允夏认命了,伸手去牵孩子,那恶魔提着孩子衣领一甩把孩子藏到身后,挑了挑嘴角,居高临下看着面红耳赤的女孩。

乔允夏不留余地的挥出手肘朝他心口砸去,同时脚尖踢出,哪知他一个回旋转身,人已绕到了乔允背后,往她白皙的颈上吹了口气。

一阵酥麻从脖颈传来,乔允夏只觉恶心透了。

生怕伤到被他扯的跌跌撞撞的孩子,乔允夏没敢轻举妄动,握紧了拳头恨的牙痒痒。

小虫子却只呼好玩,显得无比兴奋,“哥哥真帅,还想和刚才一样玩一次,这样甩。”

欧阳璟的兴致总是很短暂,丢开孩子,阔步进了游艇仓。游戏才刚开始,上了这船,她跑不掉,潇洒够了再来收拾她。

不一会仓里就传出震天音乐。

孩子看着倒退的浪花,更加亢奋了,蹦蹦跳跳玩的不亦乐乎,乔允夏却开心不起来,无奈道:“若世人都能像你一样天真无邪该多好啊,不用分辨谁是坏人,也不担心会有危险。你知不知道,我们现在身处危险当中?你的亲哥哥可是随时都想伤害你的恶魔,你怎么就不长记性呢!”

长长叹了一声气,她扭头就看见欧阳璟手中握着酒杯,身子斜靠舱门,眯眼盯着孩子,眼中危险的光芒越来越浓烈。

“你想干什么?”乔允夏心里紧张,立即把孩子抱住,仇视着他。

欧阳璟悠闲地喝了一口酒,转动着杯中酒,“如果我把他丢下去,你会跳下去救他么?”

“你这是杀人,要偿命的,他可是你亲弟弟!”

乔允夏气急败坏,对他大喊。

他一口喝掉杯中酒,捏住杯子狠狠使劲,杯子瞬间破碎,落了一地的玻璃渣,“他的妈妈是小三,害死了我妈。弟弟和仇人之间,你说我该怎么平衡?”

阳光下,波光粼粼的海面刺得乔允夏的眼生疼,“你和他流淌的血液是一样的,你除了接受,没得选择。他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为什么要把大人们的仇恨加注在他身上?”

欧阳璟的怒火被彻底挑起,暴虐爬满脸颊,“那我就把你这个多管闲事的丢下去,茫茫大海,能不能游上岸,看你本事!”话落,人已来到乔允夏身旁。

他来得猝不及防,乔允夏没抱稳孩子,被他抓过去狠狠丢进碎玻璃中,血迹从孩子手心晕开,哇哇大哭起来。

“疯子,你丧心病狂。”

乔允夏连滚带爬去护孩子,哪知红了眼的欧阳璟将她懒腰一扫,后背撞到栏杆上,人就掉进了海里。

急速行驶的游艇带起的浪花,卷着乔允夏不断沉浮,就算她会游泳也是徒劳,喝了一肚子的海水,好不容易扑腾出水面,又被吸了下去。

四肢逐渐乏力,她看见了死亡正缓缓向她招手,“我就要死了吗?妈妈,你一定要为我指引方向,这样才能找到你,我不想孤单的一个人。”这是她失去意识前,在心里的祈祷。

心里的快意只持续了那么一会,眼看游艇离她落水的位置越来越远,欧阳璟的心忽然被什么刺痛了一下。

多熟悉的画面啊,妈妈把车开进华厘河时,是否也像她一样挣扎过?是否有那么一刻后悔?停止呼吸前,又想些什么。

如果救她上来,是不是就可以知道当时的妈妈是怎么想的呢?

定定看着那个位置,眼睛不知不觉就泛了酸,他纵身跳入海里。

强光刺激着眼皮,心脏位置被什么一下接一下的按压着,嘴唇上传来一阵温热,“我不是死了吗?为什么还能感觉到难受?”脑海里想着,身体里的液体突然涌向喉头,急于寻找一个出口,乔允夏翻身坐起,哇地吐出海水。

有温热气息吐在脸颊上,乔允夏艰难睁开眼,近在咫尺的,是欧阳璟那张湿漉漉的帅脸。

‘啪’,无力的一记耳光,闷闷打在面前那张帅脸上,抬手痛恶的一遍又一遍擦拭嘴唇。

杀人之后又救人,可真恶心。

挨了巴掌,欧阳璟眼里闪过一丝错愕,舌尖顶了顶火辣的脸颊,牙关紧咬,从鼻腔内哼出一声笑,“很想知道,就要死掉前,你心里想些什么?”

“当然是想做了鬼以后找你复仇。”冷冷丢下一句话,乔允夏过去抱起哭泣不止的孩子,看着孩子手心扎着的玻璃,心一阵揪痛。

船舱里摇摇晃晃出来几个人,一身烟酒味,没人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有人不明所以地问道:“璟,你在外面搞什么,半天不进去,下海游泳也不叫上大家?”

欧阳璟把将额前湿发撩起,脱下t恤甩在地上,朝船舱走去,“滚开。”挡着舱门的人被他吼了一声,酒杯差点吓掉在地。

欧阳璟进去了,那些人也都跟了进去,没人理会受伤的孩子和乔允夏。

孩子哭得声音嘶哑,痛极了,不断用另一只手去挠扎了玻璃的手心。

不知玻璃扎了多深,乔允夏不敢拔,可这不是岸上,该怎么办?看着茫茫海面,急得跟着掉眼泪,把孩子揽在怀中,“皓皓最坚强,不哭,很快姐姐就带你去看医生。”

孩子哭累了,渐渐不再哭,另一只手环在她脖子上,紧紧粘着她。

唯一的办法,先找急救箱,再让他们把游艇往回开。就算不想看见那张脸,也不得不抱着孩子进船舱。

可刚走出两步,船就加快了速度并且剧烈晃动起来,在海面上左摇右摆。

舱内光线昏暗,音乐震天,无数射灯闪着五颜六色的光,夹杂着浓重的烟酒味。有些人喝醉了横七竖八躺在地上,有些提着瓶子互相灌酒。

目光寻了一圈,没见恶魔身影,透过玻璃墙看出去,恶魔在船头驾驶室里,一手提着酒瓶,一手开船,驾驶员在一旁看得心惊肉跳。

“药箱在哪里?”乔允夏跌跌撞撞好不容易才去到驾驶室,一把夺走他的酒瓶子,冷冷问道。

他不搭理,握着方向盘往左猛打,乔允夏抱着孩子往左跌出去。

乔允夏艰难爬起,咬紧牙关,从新回到船舱。

抓起桌上的扎壶,毫不犹豫把扎壶里的水泼进音响,再一扎壶倒在打碟机上,音响发出啧啧啧的声音后戛然而止。

烂醉的少年们随着音乐停止,似乎清醒了不少,大声和打碟的人抱怨。

打碟dj无辜耸耸肩,指着乔允夏。

乔允夏立于众人指责中间,眼神刚毅,毫不退缩,“我再说一遍,把药箱给我!看着孩子受伤置之不顾,你们还有人性吗?难道你们就没有弟弟妹妹?”

“璟,璟说了,不能帮你。”一个男生醉眼迷蒙地说。

这些人当中,陈曼娇最清醒,从头到尾她只喝了一杯酒,但是看着这个硬骨头的女生就觉得讨厌。再说每次想靠近讨好欧阳皓,欧阳皓像见鬼似的躲开她,更加不想帮这个忙。

许久都没有一个人愿意告诉她药箱在哪,”记住了,你们今天的冷漠,总有一天会报应在自己身上!“

一行人讪讪地笑了笑,冷哼一声,无趣地散开,懒洋洋躺上沙发,看小丑般看着她因愤怒涨红的脸。

乔允夏在船舱里找了一圈,没有药箱。

孩子趴在肩头睡着,也许是痛的昏过去了。

眼角瞥见吧台上果盘里的一把水果刀,乔允夏深深呼吸一口气,抓起就朝驾驶室走去。

一行人看见,反应过来之后一阵骚乱,慌忙对着驾驶室大喊,“璟”

为时已晚,刀已架在欧阳璟脖子上。

“把船开靠岸!”乔允夏轻细的声音里透着一股威慑,“不然我杀了你。”

欧阳璟当她在过家家,所以言语满是戏谑,“你杀,对,用力抹下去,只要你敢!”

乔允夏握着刀子的手微微颤抖,但凡有别的办法,她也不会这样做,平时连个蟑螂都不敢踩,却被现实逼得拿刀架着别人的脖子。牙关一咬,加重了力道,一滴血珠子顺着刀刃滴下。

欧阳璟一声冷嘶,眼眸收紧。

赶上来的人见了,吓得屁滚尿流。

陈曼娇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你别伤他,我给你拿药箱,我知道在哪。你等着。”说完跑回船舱去。

“船开靠岸!”乔允夏再次加重力道,看了一眼旁边的驾驶员,“换你来开!”

“好、好、你别冲动。”驾驶员颤着着声音,抖着身子朝驾驶座移动,他虽然离这姑娘很近,但不敢抢刀子,他一个打工人,不想搅进这淌浑水,能上船的人都是富家子女,他谁也得罪不起。

“你给我起来,出去!”乔允夏命令欧阳璟。

”我一定会剥了你的皮!“欧阳璟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低头看见血一滴滴的落在腿上,这女人够狠。像他的风格!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