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任天堂流泪 [书号3085877]

第25章:临近开学

《任天堂流泪》 折春/著, 本章共2485字, 更新于: 2020-12-05 16:36

时光总是如流水,眨眼就临近开学。

八月末,天还是很热,下游逼仄的巷子间泛着滚滚热浪。上空是杂乱交错,密密麻麻的电线,抬头看去,黑压压的电线把天空分割成了无数块。

日子忙碌而平淡,似乎每天都相同,确又都不同。

清晨,乔允夏依旧边听着叶小清的牢骚边吃早餐。

“他们搬走了,我觉得真是一种解脱,一个人生活,多自在啊,我现在就是一只快乐的鸟儿。“叶小清嘴里吃着粥,像是吃着人间美味一般享受,一抱抱住乔允夏,”我好幸福哟。”

乔允夏扒开她的手,舀了一勺粥塞进她嘴里,“话是这样说,再差他们也是你爸妈,难道你就不想他们么?”

叶小清的爸妈因为久久怀不上,两人经过一番讨论之后,总结说是下游河污染严重导致的,所以毅然辞工,丢下叶小清,搬到别的城市去了。

说到底,就是没有放弃生儿子。

“想个屁,我傻了才想他们,想念被他们揍还是想念被他们骂,我犯贱么?每次想念他们的一点好,想起来的都是他们打我时候狰狞的嘴脸,世上哪有这样的父母?”

叶小清越说越激动,被粥给呛到了。

乔允夏赶忙拍着她的背顺气,“好了,好了,不提就是了。时间是治愈一切的良药,以后他们会后悔曾经这样对待自己女儿的。”

叶小清叉腰深深呼吸几口气,“让他们后悔死,把肠子悔青,然后再回来求着我原谅。”

一碗粥喝完,乔允夏又再去盛了一碗,见她气得不行,立即道:“对对对。别气了,他们指定得后悔。”

叶小清突然一惊一乍,拍了拍脑袋,“今天周末,你周末也得去家教么?别去了好不好,去哪走走?”

“不行啦,还有几天开学,而且答应小虫子今天要去的。”

“得了得了,整天小虫子长小虫子短的,现在那小虫子在你心里的位置比我这生死之交还重了,还真把人当亲弟弟了?”叶小清妒忌得不行,酸得不行。

乔允夏哭笑不得,戳了戳她脑门,“在我心里,谁的位置都没你重。都好大个人了,跟一个四岁孩子争风吃醋,羞不羞?”在她身侧坐下,揽上她肩膀,”做了那么久家教,我都从来没见过小虫子爸妈,可想而知他多孤独,我实在不忍心没人陪他玩。“

叶小清不以为意,长长打了个哈欠,撅着嘴道:“所以这就是有钱人的悲哀啊,如果他们丢下工作给陪伴,又怎么能给他最好的物质生活?这就是上天赐给人类的公平。”揉了揉睡眼,颓败地长呼一口气,“像我们这些穷人,虽然快乐,但是因为穷而寸步难行啊。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含着金汤匙与孤独为伴。”

乔允夏没好气地白她一眼,把调羹塞她嘴里,“咋们还是含着铝汤匙做做梦吧。”

叶小清拿开调羹,一本正经地看着乔允夏的眼睛许久,看得乔允夏头皮发麻,以为自己脸上有东西,抬手胡乱抹了一把。

“如果....”一直爽言爽语的叶小清忽然欲言又止,让乔允夏更是捉急了,眼神急切地望着她等她接着说,“我说如果,你发现我变得不是从前的叶小清了,你会不会失望,会不会远离我?”

乔允夏一怔,伸手抚了抚叶小清的额头,没发烧啊,本来想取笑她说傻话,但看她实在认真,便也认真对待她的发问,“我的叶小清,变成什么样,都是我最好的朋友。”

叶小清满眼含泪,攥紧双手倏然站起来,迈着坚定的脚步往门口走去,出了门才回头道:“好,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定定望着仿佛魔怔了的闺蜜离开,乔允夏依旧一头雾水。

出了乔允夏家大门,叶小清一把抹去眼角泪水,脚步变得有些踉跄。

想到昨晚把乔柏宇堵在墙角表白时,乔柏宇以天生有缺陷,一辈子不打算结婚的理由拒绝了她,她的心就没由来的酸楚。

但是她并没有因此气馁,反而更加坚定了一个决心。

夜里下过一场雨,清晨,树叶上还残留着露珠,盈盈水灵。

天气也比昨天凉爽许多。

乔允夏沿河岸路踩着自行车,微风拂面,伴随着阵阵花香,她深深呼吸,心神惬意,清秀的脸颊上自然地浮现一抹笑意。

经过和哥哥的努力,终于能够还上一部分的债。

昨晚她借叶小清手机给秦子熙发了信息,早晨八点半在别墅区后门会面。这是时隔一个多月,他们的第一次见面,仿佛昨天才分别,却又好像已经好几年没见。

乔允夏远远的就看见他站在别墅区门口。

看着逐渐行近的乔允夏,秦子熙有种仿若隔世之感,她脸蛋热得红扑扑的,却还是那么好看,也瘦了一大圈。

乔允夏下意识地看向他身后,他妈妈不在,她舒了一口气。

“子熙”“允夏”

两人同时喊彼此,而后相视一笑。

本以为许久不见会生疏,但还是一样默契。

“边走边说吧。”乔允夏推着自行车,与秦子熙并排往里走。

秦子熙接过自行车来推着,“你又瘦了一圈,风或许能刮走。”

乔允夏笑道:“那我只好祈祷别起风喽。”一起长大,她是能听出他语言里的关心的。

两人就这样静静的走着,没有过多的言语,却也不觉尴尬。

秦子熙第一次希望这条路再长一些,最好永远走不到尽头,这样就能一直陪着她看着她。

乔允夏打开帆布包,拿出一沓钱递过去,打破了沉默,“子熙,感谢你借十万块钱给我家应急,凑了一部分,先还给你。余下的,会尽快还上。”

看着递过来的钱,秦子熙眼底有一阵灼痛,这些钱,他从来没想过要他们还,可也是因为这些钱,让他的朋友们被妈妈羞辱,最终变成了这样的结果,“允夏....”

“快拿着,请你转告阿姨,剩下的会尽快还上。”

乔允夏抢先截断了他的话,把钱塞给他。

她知道秦子熙要说不用还,这是不可能的,欠了别人的就要还,天经地。再说,她还的不止是欠的债,更是在拾回从他妈妈那里失去的一份尊严。

“家教时间就要到了,我先走了。”

乔允夏说着,跨上自行车,仓惶地离去,生怕多和他待一秒,就会被他妈妈看见。

更怕自己这种低微的人把他从高处拽下来,他妈妈说的对,金子和银子一起会发黑,何况自己只是一粒尘埃。

一起长大的友情,放在心里就好了,并且永远也不会改变,只是换了一种方式继续这份友情。

秦子熙立在原地失神了好久,迈出的脚步都是木然的,他不明白,到底是什么,让一份纯粹的友谊,变得如此小心翼翼?

就要到欧阳家时,一辆拉风的跑车呼啸着从身后驶来,带起的风夹着浓烈的汽油味。

车子在欧阳家大门口停下,滴了两声喇叭,很快就有人来开门。

一个穿着得奢华的女孩从车上下来,绕到后打开尾箱,提出一个大盒子,递给开门的用人。

她的脸有种惊为天人的美,浑身却是投射着一股子傲气,让人难以接近的傲气。

用人提着大盒子,领着她进了门,并未留意身后的乔允夏。

乔允夏停好自行车,有些犹豫又尴尬地按响门铃。

等了许久才有人来开。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