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任天堂流泪 [书号3085877]

第22章:财阀世家

《任天堂流泪》 折春/著, 本章共2816字, 更新于: 2020-03-10 17:05

暮色像是倾倒在空气里的墨水,迅速扩散开。

坐在水泥栏上,叶小清只觉身体像缺氧般浮在半空,泪眼迷蒙中,她看见乔允夏踩着自行车回来了,河岸边唯一一盏路灯把她的身影拉得很长,穿过路灯后,她就融入了暮色里。

“允夏,你说,如果我从这跳下去,会不会死?”叶小清在水泥栏上站起,比出要飞翔的姿势,大声道。

正在停自行车的乔允夏丢开车,大脑空白地跑过去,“如果你敢跳下来,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你。”紧绷着目光盯住上头,生怕她真的跳下来。

看着急了团团转的乔允夏,叶小清收回眼泪,捧腹大笑起来,“哈哈哈,逗你玩的啦。”

“很好玩?”

乔允夏两手一甩,跑回家去。

这轻轻浅浅的一声质问,其实满含怒气,她不允许在乎的人拿生命来开玩笑。

其实,有那么一刻,叶小清是想要跳下来的,她想,是不是她死了,她的爸妈才会追悔没有好好疼爱她,才会觉得其实没有儿子也可以过日子。

不过一刹那,她就后悔了,不被喜欢,更应该好好活着膈应不喜欢自己的人,这才是她叶小清。

去乔允夏家哄了好久,乔允夏才原谅了她。

乔允夏摘着菜,见叶小清一脸愁苦地耷拉着肩,不用问也知道,她爸妈又因生儿子的事打她了,叹了叹气,“实在憋得难受,肩膀借你。”

话落,叶小清就张着嘴巴朝她瘦弱的肩凑了过来,乔允夏一把摁住她脑门,“是借你靠,不是让你咬,想什么呢?”

叶小清咧齿一笑,“你不是不知道,我心情不好就想咬东西。”

“呐,咬吧。”

乔允夏没好气地把手中正摘着的菜杆子塞在她嘴里。

叶小清咬着菜杆子,杵着下巴,长长吁了一口气,“这日子过得让人真喘不过气。”

“下次他们再想打你,别搭理,来我家,把门锁上。你有我家钥匙,打不过,跑还不行么?”

叶小清吸了吸鼻子,扬起亮晶晶的眸子,一脸无所谓地咧嘴笑,“别提他们了,他们打了我那么多年,我还没习惯那就是我的错。”一把拉住乔允夏,迫不及待地道:“对了,快和我说你的情况吧,家教到底成了没有?”

乔允夏又怎么看不出叶小清是在故作逞强,叶小清被打的时候,她拉劝的次数已数不清,因此叶小清的爸妈一直很不喜欢他们兄妹,说他们多管闲事。

乔允夏便把今天遇到的事都告诉了叶小清,听完后,叶小清嘴巴张成了0型,“世上怎么会有那么巧的事,你教的孩子是欧阳璟的弟弟?有个这样的哥哥,那孩子也太可怜了吧。”

乔允夏看了看厨房窗户外,怕哥哥听见,打了个手势让叶小清小声些,“千万不能告诉哥哥我在欧阳璟家做家教,哥哥一定不让我去的。答应过小虫子的,我不想再食言。”

叶小清捂了捂嘴,放低声音道:“放心吧,我不说。“心不在焉地帮乔允夏摘着菜,”关于欧阳璟妈妈死亡的事,我有在网上看到过,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说他妈妈本来就患有抑郁症,又跟他爸爸离了婚,才想不开自杀,当时新闻铺天盖地都在指责他爸爸,没几天那些消息都被删除了,还有些更恐怖的,说是什么小三的阴谋啦,还有就是谋杀啦,想想这个欧阳璟也蛮可怜的,因为妈妈的死患了多重人格,听着都起一身鸡皮疙瘩。”

乔允夏在洗菜,水龙头哗啦啦响,叶小清说的话她没大听清,欧阳家的家事如何,她一个外人是不关心的,她唯一关心的是怎么教好小虫子。

接着,乔柏宇回来了,两个女孩便没再说这事。

不知道为什么,三人聚在一块的时候,总会想起秦子熙,但大家都不提,免得伤怀。

吃过晚饭,两个女生都坚持要跟着乔柏宇去出摊,乔柏宇拗不过,只好答应了她们。

而此时的秦子熙,很不好受,每天除了吃饭,其余时候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儿子。”林素在门外扣响房门,手里端着一盘水果。

最近母子间疏远了,她想和儿子谈谈心。

听着烦人的敲门声,秦子熙干脆戴上耳机放起音乐。

看来儿子是铁了心不开门,林素无奈地端着水果下了楼,坐在沙发里打了好几通电话,然后吩咐帮佣们准备饭后点心和茶水。

没过一会,一帮贵妇就陆续来了,还都带了自家孩子。

房里的秦子熙摘下耳机便听到楼下传来女人的说话声和笑声,看来是妈妈又邀请阿姨们来家里打麻将。

“儿子,儿子,家里来了客人。阿姨们都说很久没见你了,想看看你呢,快出来打个招呼。”林素再次上来敲门,对儿子,她有的是办法,这孩子懂礼貌,家里来客人基本都会去打个招呼什么的。

“知道了。”秦子熙淡淡回应一句。

林素得意一笑,转身下去。

秦子熙下楼来,只见偌大的厅里,坐满了人,倒也都熟悉,这次不一样的是,多了好些孩子。

贵妇们一见他,各种夸赞,都离不开温和、帅气、善良、礼貌、优秀。

听着别人夸赞自己儿子,林素在一旁眉开眼笑,目光却时不时瞄向坐在沙发一角的女孩身上,那女孩才是她今天邀请贵妇们来的目的。

女孩是财阀世家的千金,祖先还都是高官,若能和她家联姻,秦家就是飞上枝头的凤凰了。

虽然以自家这种条件去攀高枝不太明智,但她有个优秀到让人羡慕嫉妒的儿子,抛开家庭条件,儿子就是她的底气,林素心里想着,便伸手挽上一旁那女孩妈妈的臂膀,眉开眼笑地吹捧道,“妹妹最近用的什么护肤品,这皮肤,白瓷似的,可羡慕死人了。”

女孩的妈妈高傲地抬手用指尖点了点自己脸颊,笑道:“也没用什么,自然是最贵最好的。”

秦子熙看着这样的场面,只想逃离,妈妈请来这么多朋友,就是为了享受彼此之间阿谀奉承的虚荣么?

林素哈哈笑道,“天生丽质的人,说什么都对的,看看娇娇,那倾国倾城的模样,和你真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呢。不知哪家小子有这福气,能娶了娇娇。”开了个头,便步入正题,看着沙发里的女孩,“你看看,静静坐在那,像是一副画似的,太美了。”

这夸赞,正中女孩妈妈的心,心花怒放地笑着捏了捏林素的臂膀,一点也不谦虚,“我跟她爸都长的好,全遗传给她了,有时候我自己瞧着这个宝贝女儿,也觉得在欣赏一副美画呢。”说罢,对着女儿招手,“曼娇,快过来,来和阿姨打个招呼。”

女孩身上散发着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高傲,扬起头,冷冷哼了声,随即站起来,抱着手,狭长的冷眸朝这边一扫,“别打鬼主意,除了欧阳璟,谁我都看不上,能娶我的人,只有欧阳璟“,把头扬得更高了,露出白皙的天鹅颈,长发一甩,迈着杏步往门口走去,慵懒地说了句,”我回去了!”

她的话,让原本叽叽喳喳的厅里鸦雀无声,贵妇们的笑容都僵在脸上,有些则看好戏地将目光望向林素,看她怎么下台,一心想攀高枝,还没开始攀呢,树已经被别人连根拔了去,能不好笑么。

女孩妈妈见女儿这么大脾气,也不指责,反而觉得千金小姐就该这样,对着门口外侯着的司机说了声,“杨师傅,送小姐回去。”转头对贵妇们笑道:“我家宝贝,不光样貌随我,脾气也随我,大家别见怪。”且她心里也觉得能和自己家门当户对的只有欧阳家,秦家她根本看不上,经常和她们在一处玩,不过是打发无聊时光和喜欢被她们吹捧,不然怎么会搭理她们。

看着女孩曼妙的身影消失在厅门口,林素只觉脑瓜子嗡嗡地疼。转念一想,财阀家的千金,要不是这样的性子,那才真奇怪呢,拉着女孩的妈妈笑道:“倾国倾城的样貌随你,七巧玲珑的脾性也随你,让人羡慕得不得了,时间还早,打麻将去?上回还没打尽兴呢。”

打麻将是贵妇们消遣时间的其中一个活动,林素邀请了,自然都很乐意的。

林素正要让儿子回房间画画去,才发现儿子早就离开了。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