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任天堂流泪 [书号3085877]

第21章:生活很苦

《任天堂流泪》 折春/著, 本章共2114字, 更新于: 2020-03-07 00:45

林荫道笔直延伸着,仿佛没有尽头,乔允夏低头走着,踢着脚尖的小石子,静静听奶奶说。

“大少爷十二岁就被送去国外跟爷爷生活

,几个月前和人打架,心口上扎了好深一刀啊,差点就没命。董事长把他接回来,伤才好,就惹了事。这样对待弟弟,不记得是第几次了。”

原来他心脏位置那个疤痕,是和人打架留下的。

“大少爷这孩子,本性不坏,他只是病了,希望你不要恨他。医生说他患了多重人格症。”吴妈突然停下来,扯起袖子揩泪。

天空阴沉沉的,有鸟儿在狭长的天际飞翔,乌云低低笼下来,似要将飞鸟吞噬。

人与人的一生,都不相同,却又一样,不同的是人生路程和路程上遇到的人和事,一样的是,都要走向生命的尽头。

乔允夏把脚下的小石子踢出很远,垂了垂眼眸,欧阳璟又不是她什么人,恨,不至于,最多是憎恶他的行为作风,“可能是不了解他的本性,以为他原本就是这样一个人,也是很不能理解他所做出的事。”

吴妈抬起眼眸看眼上空翱翔的鸟儿,又叹一口气:“唉,大少爷是个可怜的孩子,他的妈妈死后,就变成这样了,从前很乖巧的。”

在别墅区门口别了奶奶,乔允夏骑着自行车往市中心去。

她要找两份能错开时间的兼职,暑假结束,凑一凑,能还一部分债。

想起奶奶刚才说欧阳璟最近变得这样易怒,是因为他妈妈生前给他定制的生日礼物,也就是那辆机车被损坏了,那是他最珍惜的宝贝。

她想,就算因为宝贝的东西不小心被损坏,他那天也不应该对那对母子下狠手。

东西坏了可以修补,人心出了裂痕,却是致命的,他又可想过,他那天的行为,会给那个小男孩留下怎样的阴影?

乔允夏努力踏着自行车,城市的喧嚣满满鼓在耳中,沿路的繁华和市井气息缠绕在一起,像是电影布景般朝身后卷去。

这儿的人,每个都行色匆匆,日复一日地沿着生活轨迹前行,流逝了时间赚来了金钱,花着金钱,流逝的却是年龄,而大部分人赚来的金钱,大多散在柴米油盐上。

人生,就是这般矛盾,谁都不想这般活着,却不得不这样活着。

脑袋里想着事情,注意力便无法集中,人行道上,乔允夏骑着的自行车差点擦到人。

“哎哎哎,骑车不规范,亲人泪两行呐。”那人操着一口方言,说得十分逗趣。

等红灯时,乔允夏看见前面站的人背包里掉出样东西,这时绿灯亮起,那人直直过了公路。

乔允夏只好捡起,追上去叫住那人。

一看就知是算命先生,一致的山羊胡,黑眼镜,背上背着大包袱,手里提着小板凳,出摊呢。

算命的不疾不徐,先捋了捋山羊胡,拿掉黑眼镜,绿豆大的眼睛把乔允夏上下看了看,嘴里发出啧啧啧的声音。

还给他的定西也不接,乔允夏递得手都酸了。

妈妈说过,十个算命有九个瞎编,所以乔允夏对他们没什么好印象,“先生,您包袱里掉的东西,还你”,遂把手再往前凑了凑。

许久,算命的才道:“它现在在你手上,已经不属于我了,以后你就是它的主人。”

乔允夏看着自己手里像福袋又不是福袋的蓝色挂绳小袋子,比一元硬币大一点,袋面正面绣了一个八卦阵,阵中绣了个不认识的字,“不好意思,我身上没钱,而且也没打算买下它。还你。”心想,故意掉一样东西被人捡了,再让人买下,她才不会中了套路。

算命的爽朗笑了笑,习惯性地抬手捋胡子,山羊胡被他捋得油光水滑的,“此物只赠有缘人,不谈金钱。自古有福就有祸,有好就有坏,祸福相依,好坏参半,姑娘,此物能为你驱凶结运,但最终选择还是在你自己啊,你的双脚已经踏入了一道厄运之门,若再不回头,覆水难收!”

乔允夏听得起了鸡皮,一把将东西塞还他,跨上自行车,踩得飞快,“谢谢你好意提醒,我从不算命的。”心想,信他个鬼,糟老头子坏的很。

看着消失在路拐角的背影,算命的摇摇头又叹叹气,戴回眼镜,“可惜,可惜了,覆水收不回了。”

乔允夏一心扑在找兼职一事上,转过街角就把将才的小插曲给忘却了。

奇怪的是,她只是抱着试试的心态分别进了一间餐馆和一间服装店去一问,老板都愿意聘请她,而且时间还能够错开,让明天就来上工。

出了服装店,乔允夏掐了掐脸颊,很疼,不是做梦。

一天打三份工,她掰指算了算,能攒好多钱呢,仿佛已经看见了美好的未来在向她招手。

她已来不及要马上见到哥哥和小清,与他们分享这份喜悦,回家路上,原本踩得酸痛的双腿顿时充满了力量。

天空只砸了几滴雨下来,乌云在慢慢散去,露出天空蔚蓝的底色,西边的天空,云彩红彤彤的,如同浸染了调皮孩子打翻的红墨水。

而此时的叶小清,就坐在自己家阳台边,今天她很难过,感觉日子过得糟糕透了,就像远处暮色降临的远山,黑魅魅的,怎么也望不到头。

那黑渐渐的压下来,一直被困在心底深处的那头巨兽,随着黑夜的降临,就要撕破她心口的肌肤逃出来。

日子明明可以过得很幸福,怎么就过成了这般模样了呢?

想起爸妈刚才说的那些尖酸刻薄的话,她的心如同被揉进了一把碎冰,扎心且寒心。

她的爸妈,是传统的农村父母,总说她是要泼出去的水,所以做梦都想要个儿子,这么些年来,医院没少去,偏方也没少吃,年近四十了,就是怀不上。

今天一早又去了医院,医生说想要自然怀上很难,试管是唯一办法。

巨额的费用,这个家庭根本无力承担。

两人回了家便把气都撒在她身上,怪她不是个带把的,还问她要钱。

她只有十八岁,刚踏入社会,哪里来的钱?

不是儿子,就活该被嫌弃吗?

想着,眼泪刷刷就掉了下来,这一刻,去tm的坚强隐忍,想哭就放肆地哭吧,因为暮色里,没有人看得见她的眼泪。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