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任天堂流泪 [书号3085877]

第18章:绝不求饶

《任天堂流泪》 折春/著, 本章共2371字, 更新于: 2020-02-26 00:16

“我曾掉过无数面子,凭借我自己的本事和能力,都一一赢了回来,你想让我成为笑话,还太嫩了点。“男人抬手抹了一把脖颈处的血,眸光将在场帮佣凌厉一扫,”你们都给我看好了,别让他靠近皓皓一步。”

“是,是。”

“是,董事长。”

一阵脚步声后,外头终于静下来了,乔允夏还心有余悸,怀抱里的孩子,竟镇定自若地对着她咧嘴笑。

“小混蛋,你给我滚出来!”伴随着一声高吼,画房门突然被喘开,在墙上来来回回的弹。

突如其来的震响,吓坏了一直淡定的孩子,他紧紧抓住乔允夏的衣服,把头埋在她怀里。

乔允夏想到刚才大厅里打啊杀啊那些话,自然地就生出了保护孩子的意识,把孩子藏在背后,拼死也不会让他动孩子一根头发。

当她的目光落到来人脸上,脑袋嗡嗡发麻,仿若被一道炸雷劈中。

他是欧阳璟!

她还来不及做出别的反应,来人已开始摔砸画房里的东西,嘴里还骂骂咧咧的,“小混蛋,让你画,什么都给你用最好的是吧,培养你画画是吧,老子就毁了这,让你画!”

画室里能摔的,都被他摔了稀烂,没有能摔的了,他抡起实木椅子摔向落地窗,玻璃轰然碎落。

玻璃碎片飞溅到脚边,乔允夏紧紧护住孩子的身子。

欧阳璟将目标转移到孩子,长臂一推,乔允夏便倒了出去,爬起来时,孩子已被他提着后领悬在空中。

追来的帮佣们一窝蜂涌了进来,哭劝着,“大少爷,求你不要伤害小少爷,董事长刚交代过的,您不能靠近小少爷。”

他们的劝说哪里有用,更加助长了他的仇恨和疯狂罢了,他眸光厉箭般将说话的人一射,“谁敢告状!”

帮佣们都是女的,看他那可怕的凶样,都不敢靠近,急得直哭。

“哥哥,哥哥,放开我...呜呜呜,放...”孩子被他面朝下拎着,喘不过气,脸色涨得青紫,声音断断续续。

欧阳璟提着衣领子狠狠地甩了两下,大手啪啪在屁股上盖了两掌,怒目瞪着孩子小脑袋,巴不得捏碎了他,“小混蛋,别叫我哥,我没有弟弟!”

“咳咳,咳,哥,哥哥”

就算被他痛恨,小虫子依旧一声声喊他哥哥。

“大少爷,他是你弟弟啊,你怎么忍心?”吴妈上去抢孩子,被欧阳璟推摔出很远。

乔允夏眼里蹭蹭冒出火星,拳头握紧,一鼓作气跨步而上,“放开孩子。”软软的拳头落在欧阳璟眉骨处,这一拳头的力道,在欧阳璟看来不过是挠痒痒。

欧阳璟眸光一眯,危险地射向给他挠痒的女人,是她!害他被关了五天的女人,好啊,今天在欧阳耀东那受的气,还有那天的屈辱,终于能够一并还了。

他大手一松,孩子直直落下,乔允夏倾身垫住孩子,吴妈慌上前抱了孩子。

“吴妈,把孩子抱出去,你们都出去。冤家狭路相逢,有些帐,是该好好算了。”

乔允夏不大的声音回荡在画室里,两手交握,活动活动筋骨,还真发出了咔嚓声。他打哥哥和子熙的仇,今天终于能一并得报了。

欧阳璟嗤笑一声,那挠痒痒的拳头,根本入不得他的眼,本想找一个打女人的理由,没想到她自己找打来了。

“小夏。”吴妈很担心。

但是下一秒,这担心就显得有些多余了。

只见乔允夏啊哒地喊了一声,横空凌起,右勾拳加左飞腿,稳准狠地落在了欧阳璟眼眶和脖颈。

很显然,欧阳璟轻敌了,刚才第一拳,不过是她的热身而已。此刻眼眶和脖颈都传来一阵火辣辣的剧痛,他到抽一口凉气。药效上头,整个人也昏昏沉沉的,想还手,却浑身乏力。

四周围观的帮佣看得一阵冷汗,敢打大少爷的人,除了董事长,只有她。

“你们快走啊,我不想伤及无辜。”乔允夏再次收紧拳头,喊道。

吴妈反应过来,急忙抱着孩子往外走,“哦哦,好好,小心点,别太用力。”到了门口,转头看了大少爷一眼,似乎在说你自求多福吧。

帮佣们惊呼着跑了出去。

乔允夏两手叉腰,与捂着眼眶的欧阳璟三目相对,挑衅地扬起眸子,“你不知道吧,我可练过跆拳道,那天不出手,是不想毁了淑女形象,但是如今看来没必要了。对付你这种人,就得狠,不然你以为我软弱可欺!”她的跆拳道不精,最多能防防身,体育老师教的,是让她们在遇到危险自保,从不准她们用来打架,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她不会出招。

面对这样的险境,就算打不过敌人,她也得装出很足的气势,吓唬吓唬敌人也是一种战术。

乔允夏其实也轻敌了,正在洋洋得意间,欧阳璟搞偷袭,长臂一伸,捏住了她的喉头,“很得意是吧?我也还没告诉你,我是跆拳道黑带。”

呸,乔允夏暗暗在心底啐了一口,黑带又怎么样,黑带也经不住我一口咬下去,那天不也咬的你求饶了么!

乔允夏心里这么想着,轻蔑之色就一星半点地浮现在了脸上,被欧阳璟看见,牙都差点咬碎。

而欧阳璟的黑带是真的,他爱打架,跆拳道自然是必不可少的刻苦学过。

他虽然是黑带,但此刻也敌不过一粒药,脑袋实在很昏,连看人的眸光都有些涣散,随时想倒地呼呼大睡。

乔允夏一眼就识破他的虚弱,眼冒金星地咳嗽两声,两手抓起他捏住自己猴头的手腕,背脊一顶,劲涌肩头,一个过肩摔把欧阳璟摔了四仰八叉。

乔允夏满意地擦了擦掌,居高临下俯视着地上龇牙咧嘴抚着后背的欧阳璟,“黑带是吧?有种起来,继续单挑,别只会吹牛。”什么淑女形象,都滚一边去,这种人就不配看他淑女的一面。和叶小清一样大大咧咧不服就干的性格,才是她乔允夏,之前是因为妈妈的离去而伤心欲绝,对世事都充满了消极,如今,她乔允夏又满血复活了。

满脸怒火的欧阳璟,徒劳地挺了挺身子想要爬起来,身子一软,眼前一黑,直直躺了下去,连想撑起眼皮都是一种奢望。

一直以来,他都以施虐为乐,他总是喜欢别别人向他求饶,当那些人匍匐在脚下向他求饶时,他心里总有说不出的快意,而今天,他拜倒在一个弱鸡女人的脚下,简直奇耻大辱!

“喂,喂,”乔允夏见他忽然昏了,吓得不轻,用脚踢了踢,没反应,用力摇晃,还是没反应,“你你,不会死了吧?我没用多大劲啊,这么不经打,那你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说到最后,声音开始发颤。

哪知大手忽然一捞,揽住了她的腰,整个人就趴了下去,横在他的心口上。

底下的人被她压得闷哼了一声。

慌乱地爬起,拉了拉衣襟,胡乱瞥了一眼躺着的人,一动不动,颤抖着手伸到他鼻尖探了探,还有气,这才舒了一口气。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