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任天堂流泪 [书号3085877]

第16章:负荆请罪

《任天堂流泪》 折春/著, 本章共2336字, 更新于: 2020-02-23 00:05

叶小清家传出一顿争吵后,深夜才平静下来。

乔允夏躺在床上,脚裸处痛得让她没办法入睡,坐起来看了看,肿得跟包子似的。

咬牙忍痛,倚靠床头望着床边柜上,秦子熙和叶小清送的生日礼物。

还有一沓叶小清洗好一人分了一份的相片,相片上四人笑得如阳光般灿烂,身后是一片盛开的向日葵,看着看着,微微湿了眼眶。

拿起秦子熙送的水晶球,里头,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少女站在紫薇树下抬头仰望一树繁花,打开底部开关,音乐响起,紫薇树一闪一闪,少女随着音乐律动转着圈圈。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份单纯的友谊也会有人阻挠?多想停留在小时候呀,那时候,天很蓝,水很清,妈妈也还在,他们也只懂得快乐。

时间总是无情的,不知不觉就夺走了很多她所珍惜的。

天空下起了雨,淅淅沥沥。

早晨,一束阳光偷偷溜进窗户,迷迷糊糊睡了一小会的乔允夏,在鸟鸣声中醒来。

因为脚受伤,没办法继续去上游家教,休养了一周才恢复。

这天,三人一早便去医院看望林素,还有叶小清的爸妈,说是看望,其实是赔罪。

一路上,叶小清爸妈给她上了好几堂课,反复都是让她诚恳认错求原谅。

叶小清是左耳进右耳出,面上点着头,心里却不情愿。

到了医院,正好遇到了出院的林素。

叶天荣连说了好几次对不住,林素却只是抬了抬手,“事情我可以不再追究。但是你们这个女儿啊,“无比嫌弃地瞅了叶小清一眼”回去得好好教育。多的我也不说了,希望我和你们这是最后一次见面,哼。”

说完,意味深长地看看乔允夏,扭着腰肢上了豪车。

留下愕然的几人立在原地。

“老公,这是怎么回事?”叶小清妈妈王林玲拉了拉老公衣角,问道。

“我怎么知道。”叶天荣手一甩,“回家。”

“对,赶紧走,等下她反悔了,让咋们出医药费就麻烦了。”王芬附和着,紧跟上老公的脚步。

“老巫婆良心发现了吧?”叶小清看着车子离开的方向,挠挠头,嘀咕道。“对了,为什么没见秦子熙?”

她妈妈听见她的话,返回来,一巴掌盖在她头上,“死丫头,说什么呢,很想坐牢是不是,人家肯放过你,你还想不通了?”

叶小清抗议地挑起眼皮向妈妈翻了个白眼,不敢出声。

乔允夏兄妹也很不解,秦子熙妈妈什么人,他们都了解一点,怎么突然就说不追究了呢?

而此时,秦子熙坐在房间的书桌前,手中拿了张照片,看了很久,照片中的女孩笑容灿烂,仿佛阳光下盛放的百合花。

妈妈出院回来了,家里帮佣都出去迎接,很大阵仗,他没有下去 。

这一周来,他夜夜失眠,总想起在校园林荫道上奔跑的她,风吹着她的长发,她回头喊他,“子熙,快点走,上课要迟到啦。”

他多想画面永远定格在那一刻,多想他还在上着永远不会毕业的高中。

喜欢上乔允夏时,是高二那一年,也是像这样的一个雨天。

那天,她的自行车到半路爆胎,正好天下起雨,去附近房檐下躲雨,她跑在雨中,转头对着他笑的刹那,他看见她的笑容在雨中盛放,世界所有的美景,在那一刻看来,都不及她的笑美丽,他的心,忽然闪过一丝悸动,脑海中的思绪也随之错漏了半拍。

他喜欢乔允夏,只要能看着她快乐的笑,他已知足。

只是这一份知足,被妈妈狠心给剥夺了。

他本以为可以留在华厘,和乔允夏一起念大学,想不到出了这样的事。

眼睁睁看着朋友去坐牢,他做不到。

林素打开房门进来。

秦子熙慌忙收起相片,执笔在纸上描摹,头也不抬。

“还生妈妈的气?”林素抚上儿子的肩,叹了口气,“她差点就杀死妈妈。妈妈也答应了不追究,可你还在生气,上寰帝本就是注定的,你却为了那些所谓的朋友,用不去寰帝念书做筹码要挟妈妈,儿子啊,该清醒了。”

“没必要再三强调,答应过你的事,我会做到。我说过会继续念寰帝,也不会再和他们联系。也请你记住自己说的话,别再去找他们麻烦。”

秦子熙心中堵着气,说话的口吻就有些冷。

林素听了,心里难过,“好,不想听,我也不念叨了,你以后就会明白我的用心良苦。如果被我发现你偷偷见她们,我随时都可以告她。”说完转身出去了。

房间寂静得可怕,铅笔被他一把折断,丢出很远。

想到以后大学校园里没有了乔允夏的身影,他很慌。

回了家,吃过早餐,乔柏宇出摊去了,出门前,叮咛了好一阵,让妹妹好好在家休息。

乔柏宇前脚刚走,叶小清就哒哒哒地进来,腰上绑着绳子,后背背了根长过头顶的扁担,走起路来像天线宝宝,很是搞笑。

还没到跟前,乔允夏已经笑的不行了,不明白她闹的哪出。

乔允夏的笑,让叶小清破了功,出门前照过镜子的,感觉还好啊,哪里那么好笑,“别笑,严肃点。负荆请罪,懂吗?家里没有荆,只能用扁担代替了。”

乔允夏笑够了,道:”你不说,我还以为是你爸妈对你的惩罚,让你背着扁担上班去。“

一提到爸妈,叶小清就一肚子委屈,“切,别提他们两个怕死的,好像我是他们充话费送的一样。”

乔允夏的笑顿时僵在唇边,上前去掀开她衣服看伤了哪里,看到她腰上的几条红印子,眼泪刷刷掉下来。

叶小清捧起她的脸,卷起袖子就给她揩眼泪,“哭什么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从小在棍棒下长大的,皮肉早就变厚了,这算不得什么。倒害的你为我的一时冲动埋单。对不起,你打我骂我吧。”

乔允夏抽掉她背上的扁担,再解开她腰上的绳索,拉着她在沙发坐下,“傻瓜,当时你也是为了护着我,怎么能怪你。“为了不再提起这个难过的话题,乔允夏想了想道:”你说咱两是不是和竹子离不开了?”

”嗯?“

叶小清懵逼地看着她。

乔允夏眼睛转了转,道:“你说我瘦的竹竿一样,你又背个扁担,扁担不也是竹子做的么。”

“哈哈哈,还真是。”叶小清顿时笑得前仰后合。

叶小清的笑,如同清晨和煦的太阳。让乔允夏看得出了神,她在想,像小清一样多好,就算前一夜经历再大的难过,一觉睡醒依然笑得灿烂,依然热爱着生活。

两个女孩寒暄了一阵,一看上班要迟到了,叶小清急急忙忙跑回家去锁门。

乔允夏收拾洗漱一番,骑上自行车,带上mp3,往上游骑去。

她不知道过去了那么多天再去,别人还会不会用她。

但是,无论人家用不用,也得去当面为自己的食言道个歉的。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