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像风一样的 [书号3032948]

第50话 你是我已经感染的病毒

《像风一样的》 金涌泉/著, 本章共4094字, 更新于: 2019-10-07 19:00

周清清也听到了客厅里的动静,她心慌的推开门,先看到冯奕飞正抱着金烨枫走进房间,而李景灏却满手是血的站在原地,她心顿时被狠狠的扎了一下,反射性的跑到李景灏身边抓起他的手。

“你在干嘛呀,怎么弄的!”周清清抢下李景灏手里的碎盘子,急忙把她拉到厨房的水池旁,一边冲水一边帮他把手上的碎渣挑了出来,她心里很自责,明知道今天冯奕飞回来,她真不应该把李景灏叫上来,“你不疼吗?去医院消消毒吧,我怕有捡不干净的碎渣,留在里面会化脓的……”

李景灏一脸木然,完全没有搭理周清清的意思,仿佛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傀儡,周清清心里痛极了,抱起李景灏的头大哭了出来:“你何苦呢,为什么要折磨自己,外科医生的手是多么重要,怎么能随便让手受伤呢?”

“手受伤……不行,我得马上去医院,如果我的手受伤了,就没办法跟枫儿一起弹琴参加比赛了!”李景灏突然跟着了魔一样起身就往门口跑去。

“等等,我陪你一起去!”周清清赶忙拿着他的大衣追了出去。

冯奕飞抱着金烨枫回到卧室,先把她放在床上,自己则跪在床前,因为金烨枫仍然不肯放开他的脖子,一直死死的抱着。冯奕飞虽然也不愿意放开她,但她烧得很烫,必须得让她先躺好才行。

“枫枫宝贝,你来躺下,把被子盖上,你现在还在发烧呢!”

“不要,我再也不放开你了!我怕放开了,你又走了……”金烨枫其实已经越来越无力,但意识里她只想着不能让冯奕飞离开她。

“好,咱不放,我哪也不会去!”冯奕飞只好半蹲半跪的窝在床前,虽然姿势很难拿,但他甘之如饴,原来枫枫宝贝也这么想他,真的很令他感动。

“你是没刮胡子吗?怎么脸这么扎……”金烨枫不自觉的在他脸上蹭了两下。

“这几天太忙了,真忘记收拾自己了,就想着得考好试,赶着回来看我的枫枫宝贝……”冯奕飞也不自觉的回蹭了她两下,“你的脸还是这么软呢,跟我梦里一样……”

“不许撩我,你这招对我没用……”

“没用我也要说,因为这是事实……”

“你又交了几个女朋友,有没有金发妹子,要带回来给我看吗?”

“一个都没交,你一个我都搞不定了!”

“你又套路我,我不需要你搞定……”

“是啊,从今以后我就要你一个人好吗?”

“什么叫从今以后,难道以前就不是吗?我不是从来在你心里都是第一位的吗?”

“是,是,以前是,现在是,一辈子都是……”

“除了套路,你就会骗我,你是个大坏蛋!”

“我有什么时候骗过你?真不记得了!”

“仔细想想……好想还真没有过呢!”金烨枫突然幸福的笑了起来,“有一次,我的初吻就是被你骗走的……”

“那不是骗,是明目张胆的抢好吗?”想到过往,冯奕飞也情不自禁的笑了,说起“抢劫初吻”的事,那是他今生做过最不后悔的事了。

“脸皮真厚,还好意思说!”金烨枫似乎烧得脸更红了,连呼出来的气都是热的,吹在冯奕飞的耳朵和脖子上,让他浑身的毛孔收缩得厉害。

“能不能让我看看你漂亮的小脸蛋?好久没亲眼看见你了!”必须得换个姿势了,要不然不知道后果会是怎样的,他试图转移着自己的注意力。

“看可以,但不允许你走开!”金烨枫这才肯放开他的脖子,复又用尽全力缠在了他的胳膊上。

冯奕飞也真的是好久没亲眼见到金烨枫的小脸了,她真的脸好小,因为发烧的关系,看起来脸蛋有些绯红,拼命睁开的眼睛显得更大了,胳膊细得能够一只手轻松圈住,她怎么瘦成这样了,明明走之前还好……不是号称李景灏做饭很好吃吗?他不是每天都来给她送早餐给她?为什么还没把她养胖?这个李景灏真是不靠谱,原来根本没办法把他的宝贝交给任何人,只能由他亲手照顾才行:他立即定下目标,在寒假结束之前,必须让金烨枫至少长五斤肉!

“才几个月不见,你怎么变丑了,怎么邋邋遢遢的,好像个糙老爷们儿,是因为我发烧了吗?看你很不顺眼!”金烨枫也是才刚刚能好好的看着他的模样:他怎么变得这么不修边幅,尤其不可能不刮胡子的,以前他总是把自己打扮的闪亮亮的才能出门见人,现在——他眼睛里都是血丝,还胡子拉渣的,头发也乱的没样,这哪有以前的“冯少”的模样?

“跟你发烧没关系,我就是变丑了,想你想得越来越邋遢,回来就好了,你看习惯就好了……”冯奕飞的眼泪在金烨枫面前从来不用掩饰,毫无保留的淌了下来。他觉得有一些委屈,这几个月来他一直在努力,为了能够成为她喜欢的“海一样的男人”,他必须把以前荒废的时间都补回来,每天拼命的充实自己:看书、上课、听讲座、参加培训、去打工、锻炼身体,唯独没有时间打扮自己了,变丑也好,邋遢也罢,他只要他的枫枫宝贝对他刮目相看!

“你一个人一定很辛苦,我都知道,别哭了!”金烨枫心疼的抚上他的脸,温柔的为他拭去眼泪,“其实我骗你呢,你邋遢的样子也很帅,因为你变得有点‘海’的感觉了,我爱看!”

“要是把‘看’字换成‘你’字该多好,我肯定马上就不哭了!”

可能由于发烧的关系,金烨枫的脑子没有转过来,还懵懵的:“什么‘看’字换成‘你’字?”

“你刚才说了一句,‘我爱看’,来,试着把‘看’换成‘你’,跟我再说一遍!”

“我爱……混蛋,你欺负我发烧脑子不灵活,不理你了,滚远点!”不甘心又被他套路,金烨枫气得放开他,把头转到床的里侧,给他一个大大的背影。

“好好好,我这就滚远点!”冯奕飞站起身来,往门口退去。

“等等,你去哪?”听他说走,金烨枫又急得坐了起来。

“我去把脏衣服换了,洗个澡,刮个胡子,回来陪你睡,省得扎你,好吗?就一小会儿的时间,我保证!”

“哼,那我坐在浴室门口等你,我怕你跑了,得把你看得死死的!”金烨枫挣扎着裹起被子要下床。

“大宝贝,别折腾了,快躺好,你还是病人呢!你早就把我看得死死的了,我开着门洗澡好吗?一边洗一边跟你说话,我保证不会跑的!”看她又要折腾着下床,冯奕飞只得跑过来,把她按回被子里掖严实。

“那你必须随时跟我说话,你要是敢不回话,我就是爬也会爬过去的!”

“好的,我要不要干脆在这里脱衣服算了?”冯奕飞说完,竟然真的当着金烨枫的面开始脱衣服。

“你快滚出去!”

“我这不是想给你秀一下我的六块腹肌吗!”

“滚!”金烨枫使出全身的力气向他扔了一个抱枕。

冯奕飞笑着走到客厅,发现他刚才进门的地方有些凌乱,走过去一瞧竟然满地是血!谁的血?难道是李景灏的?他气得割腕自杀了吗?不过尸体在哪里?他扭头看到周清清的房间开着门,屋里的电脑还亮着,又走到门口,发现他们两个人的鞋都不见了,有可能是去医院了吧!

他回到厨房门口,用纸巾把地上的血擦干净了,心里想着:“至少不能让枫枫宝贝看见!”这才放心的走进浴室。

“你在外面瞎鼓捣什么呢?”屋里传来金烨枫不安的声音。

“没有,清清小姐姐出去了,门都没关好,我去把门关上了!”

“先把你的钱包和手机都放在我眼前!”金烨枫生怕冯奕飞离开,至少先断了他出去的路。

“遵命!”冯奕飞闻声急忙狗腿的跑进房间里,当着金烨枫的面掏出手机、钱包,放在她旁边的床头柜上,“身份证、护照、签证也都在这呢!都交给你保管了,老婆大人!”

金烨枫大大的白了他一眼,虽然这么做她的确很像一个害怕老公离家出走的妻子……

她稍微安心的钻进被窝里,不一会就听到浴室里响起了水声。踏实下来后,浑身的酸痛感又明显了许多,头也比刚才更晕了,她模模糊糊的想起,刚才李景灏和周清清都在呢,光顾着冯奕飞了,他们两个去哪了?哎……李景灏看到冯奕飞回来,肯定会不开心,那怎么办呢?一会儿必须得问问冯奕飞,到底该怎么办……光想着这些,她的意识就越来越远,浴室里的流水声越听越像催眠曲……

冯奕飞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干净自己,回到卧室的时候发现金烨枫已经睡了过去,看着她皱着眉头的睡颜,他不禁甜蜜而苦涩的笑了笑,摸摸她的额头,发现似乎没那么烫手了,也许李景灏刚才已经给她吃过药了,毕竟是学医的……

他看到床头上已经化掉的冰袋,突然想了起来,赶紧跑去翻行李箱,把早已准备好的冰贴拿了出来,撕下一贴贴在金烨枫的额头上,这样方便多了,他满意的笑笑;又想到B国的医生说过,如果在大腿内侧也贴上两贴,降温效果会更好,要不要帮她贴上呢?他擅自脑补了一下……不行,光想着画面就让他血脉喷张,还是等她醒来让她自己贴吧……

冯奕飞想了几秒钟,又打开衣柜翻出了一条运动裤穿上,这才踏实的钻进金烨枫的被窝里。钻进去才发现有一团很膈人的东西横在中间,他抓起一看,原来是他高中时候经常穿的卫衣,哈哈!原来,枫枫宝贝也会抱着他的衣服睡觉,他心里莫名的填满了蜜糖……

他不禁抱住金烨枫娇小又滚烫的身体,这让他冰凉的皮肤瞬间温暖了起来,他是不是应该更加冰凉一点能帮她降温呢?要不然他去外面站一会儿,让自己更凉点再回来吧!可是意志力实在战胜不了金烨枫对他的吸引力,因为他怎么也放不开她。

他抚平她皱着的小眉头,通红的小脸蛋让她看起来楚楚可怜的,她的嘴唇好干,都有点脱皮了,喝水太少了吗?要不要帮她湿润一下?冯奕飞咽咽口水,凑近她的嘴唇……

“不许亲,我这是病毒性的,会传染你的!”金烨枫推开他,把头扭过去,原来她醒了。

“额……有一种没能得逞的挫败感!”冯奕飞委屈的把头埋在金烨枫的头发里,抑制着内心翻腾的蚂蚁军团。

“别这么不知好歹,我是为你好,我现在还在生病呢!”金烨枫仍背对着他,完全看不见她的表情。

“这么说,等你病好了就可以了吗?”

“你是不是没有女朋友,欲求不满了?也不能拿我当垫背的,滚开,不要碰到我!”

冯奕飞都怀疑她是不是已经退烧了,怎么变脸变得这么快呢?刚才粘着他不撒手的是别人吗?

“不敢,在女王大人面前不敢轻易亵渎!为了赔罪,我给你揉腰吧,你不是说腰疼吗?”遇到心爱的女人,千万不能硬顶,要低三下四才是正道,冯奕飞熟知这个理念,“是这里疼吗?这样揉揉会不会轻松一点?”

冯奕飞的大手轻轻的覆盖住金烨枫的腰,本来以为会是柔软的触感,没想到除了硬邦邦的骨头就是僵直的肌肉,他心头一酸,怎么瘦成这样呢?

“每个关节都疼啊,腰部最疼,就好像所有的肌肉和筋膜都粘连在一起了……”被他揉一揉,虽然觉得腰部松泛了一些,可来自全身关节的酸痛,还是让她意识很模糊,她也想赶紧好起来,想跟冯奕飞说好多话呢,他好不容易才回来了……

“不怕,你哪里疼我都帮你揉,揉到你好了为止,我会一直陪着枫枫宝贝的,哪都不去,放心吧!”冯奕飞情不自禁的吻着她的头发,就算头发上也有病毒,他也认了,金烨枫本来就是他的病毒,他早就已经感染了,这永远无法治愈的病毒……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