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像风一样的 [书号3032948]

第35话 白马少年是冯奕飞?

《像风一样的》 金涌泉/著, 本章共4116字, 更新于: 2019-09-22 19:00

“哎,实在太忙了,这几天好多事,弄得我晕头转向,游戏恐怕是真没时间玩了……”都忘记还有游戏这种存在了,不过她本来就对打游戏没兴趣,完全是冯奕飞强拉着他玩的,现在连他也不玩了,她一个人傻玩更是不可能的事了!

“是因为清风不玩了吗?你也就不玩了?”

“是啊,他现在比我可忙,基本也没时间玩了。”“清风”是冯奕飞在游戏里的昵称,她的昵称是“霁月”,是冯奕飞这二货起的名字,两人组合起来是“清风霁月”倒是还挺有诗意的,很有些混迹江湖的感觉。

“哦哦,大一新生总是很忙的,对新生活也很有紧迫感,时间长了就磨皮实了,不会这么玩命了!”

“嗯嗯,师父说的是,我爹经常告诉我,要多听前辈的教导!”

“看来你跟你爹关系不错啊,女孩都跟父亲贴心,因为据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

“嗯,这话还是有道理的,我爹对我可好了,比情人可好一百倍,要说我以后选老公,也一定要选我爹这样的!”金烨枫觉得自己这话说得有点不对,老爹虽然对自己超级好,但找老公绝对不能找老爹这样的,老爹可是个骨灰级的渣男,冯奕飞在他面前,也就是个弱渣——等级上绝对是秒杀!要不然清高又感情洁癖的老妈打死也不跟他过了呢……

“哈哈,你还没交男朋友呢?上次不是说有个你的师兄对你很有意思吗?”金烨枫还是很信任师父的,每次碰到师父,都会把她的事情和盘托出,基本是没有保留的,因为隔着网络,谁知道对面的人是谁,在虚拟的世界中聊自己的心事,这样反而更让人安心。

她也不是没想象过:或许师父是个中年大叔,虽然他自己说是个大四的师兄,但在她的想象里他是个胖胖的戴眼镜的师兄,不过或许“他”是个女人也未可知,也有可能是个帅气的小哥哥……

要说帅气的小哥哥标准是什么?金烨枫心里暗自捋了一下:冯奕飞颜值算是够高的了,甚至都是让她一见钟情的颜值指数;金烨飞的颜值也没话说,阳光帅气,绝对是穿着运动服的白衣少年本尊;李景灏师兄也很不错的,别人评价他是冰山帅哥,但他笑起来的月牙眼睛是很容易让人痴迷的,虽然她实在不敢正视。金烨枫真庆幸自己的幸运,身边有这么多帅哥,不会运气好到连师父本人也是个帅哥吧?

“你下线了吗?”金烨枫一直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完全忘记回师父的信息了。

“哦,对不起师父,发呆来着!”

“哈哈,你一个人大半夜的瞎琢磨什么呢?”

金烨枫赶紧翻看刚才的聊天记录,记得自己的确跟师父聊起过李景灏师兄的事,她便无所忌讳的跟师父讨论起来:“师父,不瞒你说,我现在也是很发愁的,这个师兄人其实挺好的,以前是我误会他了,但是我现在可有点怕他!”

“怕?为什么?如果不介意可以跟为师说说!”

“嗯,我挺怕他看我的,每次他看我的眼神都特别热烈,就像夏天的大太阳一样,快把我烤死了……他曾直接跟我说过,他心里只有我一个人……可是这是为什么呢?明明以前都不认识,也没有所谓的感情基础,他为什么这么喜欢我呢?实在想不明白这其中的逻辑!”

“哈哈哈,傻丫头,有什么想不明白的,恋爱这种东西怎么会有逻辑呢,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通过努力也说不定能变成喜欢。”

“师父,看起来你是很有经验的样子,我可不行,不怕你笑话,我基本上不算谈过恋爱……”

“哎,徒弟,二十岁之前没有谈过恋爱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你还有两年,要加油哦!”

“这是谁规定的?为什么是二十岁,不是二十五岁或十八岁呢?这个数据有什么根据?做过人群实验吗?出自哪篇文献?”

“……似乎没有办法沟通,你们医科生都要这样说话吗?”

“是我故意矫情!”

“为师竟然无言以对啊,徒儿!”

“哈哈哈哈……”金烨枫发了一堆“哈哈”给师父,因为她真的很想笑,师父这个人很让她放松,不管TA身份如何,性别如何,反正就是很愿意跟他(暂且用他吧!)聊天,比起跟冯奕飞说话,不是有患巩膜炎的风险就是肉麻的要死;跟李景灏说话,不是有患心肌缺血的风险就是快被烤死……跟师父说话,绝对称得上是正常而轻松了!

“别再笑了,徒儿,为师的脸已经没地方放了!”

适度的幽默感,还是很能让人放松身心的,金烨枫内心里十分感激师父。

“好了,我不笑了,我得多谢师父的教导,我会努力在二十岁之前获得完整的人生!”

“为师很好奇一件事,你能跟为师说实话吗?”

“什么事?”

“在你心里,如果是非要发展成恋人关系,你是更偏向清风还是那个师兄呢?”

“啊?很突然的问题,不过倒是很好回答:当然是两个都不可能了!一个是我好朋友,另一个是我不知道怎么面对的人,都没有发展的可能性吧!”

“好出人意料的答案哦!突然很同情他们两个……”

“同情?为什么?”金烨枫表示很不理解。

“通过你给过为师的信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两个人都非常喜欢你。你居然一个都不选,他们两个岂不都是痴心错付了,不值得同情吗?”

“啊?师兄也就罢了,你说清风他也喜欢我吗?我觉得不可能,他对我只是普通朋友的纯友谊,两个好哥们儿之间,怎么可能产生喜欢的感情呢?他可是有超多女朋友的纯种渣男!”

“切,有哪个男生会把自己不喜欢的女生摆在比女友还重要的地位上呢,记得你以前跟为师说过,他为了你都跟她女朋友分手了呢!”

“那不是为了我分手的,只是因为那女生老欺负我,还当着全校人的面羞辱我,实在太过分了,他也是气不过……”

“这难道不是为了你吗?他女友欺负别人的时候,他们两个分手了吗?你这小丫头片子为什么这么迟钝呢?”

“啊?”金烨枫有点不适应师父说的话,与其说不适应,更应该说,师父的话狠狠的戳痛了她的心,这事的确有些严重了,以前小雅经常说类似的话,她都没当回事,这次从师父口里听到,真是吓得她七经八脉都揪在一起,心里甚是恐慌。

“吓到了吗?”

“有点……不过,我实在想不明白,这没道理的,我们是朋友,他本身就有女朋友,那她们算是什么?而且他从来没跟我说过喜欢我的话……”

“那也许是为师想多了也说不定,如果不介意,不如改日你多给为师讲一些你们之间的事吧,为师也真的很好奇,你跟清风奇葩的关系……”

“嗯,好的……”

“今天太晚了,你也早点休息,改日再聊!”

“好的,师父晚安!”

看到师父发过来“晚安”表情,金烨枫才下线关了电脑,胡乱洗了把脸就钻进了被窝。

金烨枫躺在床上,直直的望着天花板,根本闭不上眼睛,今天可真是莫名其妙的一天,先是被周清清拉着去报名社团,又不小心听到李景灏的演奏:李景灏这个人真是太出乎她意料了,不仅做饭好吃,居然也能弹得一手好琴!让她不禁对他的过去产生了好奇,对别人都很高冷,笑起来却很温暖,而且那么炽热的目光是源于什么样的动力,他到底是在什么样的环境里长大的呀?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喜欢自己呢?真是未解之谜……

更让她看不透的是跟冯奕飞的感情,师父居然说了那样的话,小雅和清清也都说过类似的话,好像周围的人都在说,自己为什么长久以来都能不在意,一直顶着这些压力呢?冯奕飞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如果说他喜欢她,为什么还要交那么多女朋友?而且从来没对她说过,朋友之间会隐瞒这些吗?这绝对不符合逻辑……可是仔细想想,他那天的确说过:“枫枫,我们在一起吧!”

想到这里,她惊得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他什么意思?不是开玩笑,真的想在一起?两滴冷汗不自觉的从她额角流出,滴在被子上碰撞出了巨大的响声,吓得她赶紧蒙头钻进了被子里,不会的!不会的!不会的!他肯定是开玩笑,这混蛋成天胡说八道,没有一句正经!如果是真的,他为什么没有再提起?因为肯定是玩笑话,他经常说这些,没事就自称老公、老婆的,他就这德性,肯定是开玩笑,肯定,肯定以及肯定……

金烨枫从心里不希望和冯奕飞成为恋人关系,因为如果他哪天再有了新的女朋友,他们两个就不可能再变回普通朋友了,也许就从此形同陌路了,她不要失去他!他在她心里可是比恋人更重要的,甚至可以说是家人,一辈子都不想失去的那种!而且她相信,冯奕飞也是这么想的,这点默契还是有的,所以无论谁怂恿,他们都绝不可能往恋人方向发展!!!

金烨枫想通了这些,突然就释怀了,嗓子眼上的大石头稳稳的落回了心湖底,也渐渐的有困意袭来……

眼前又变成了灰蒙蒙的一片,金烨枫在浅睡眠中意识到自己又要见到白马少年了,这次能不能拉住他问个清楚呢?

金烨枫似乎也骑在马上,不远处是很多穿着白色铠甲的人,她肯定是在队伍之外的视角,她直觉的知道她要找的人在队伍的最前方,于是她拉紧缰绳拼命的让马儿往前跑,她什么时候会骑马的?别纠结了,这是在梦里……她拼命的跑啊,跑了很久、很累,终于找到了队伍的源头,她看到了梦寐以求的背影——她的白马少年。

“等等我,拜托你,等等我!”她用尽力气的喊叫着,希望他能停下来。

他真的回头了,她却看不清他的脸,似乎除了因为灰蒙蒙的雾气,银色的头盔也把他的脸都遮住了,这次他居然说话了:“你来送我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我去了,你一定要等我平安归来,你等我!”

“别走,别走,告诉我你是谁,你要去哪里,我要怎么等你呢?求求你告诉我!求求你了!我已经等你很久了,可是我还是等不到你!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求你告诉我,别走!”这次她也触碰到了他冰冷的铠甲,冷得冻人心脾,但她还是死命的拉住了他。

可是他并没有回答,只是用冰冷的、戴着铠甲手套的手抚摸了一下她的脸。本来她准备好接受刺骨的冰凉,却意外的,在接触她皮肤的一瞬间,手套消失不见了,居然是一双温暖的大手抚在她脸上。这一瞬,周围的场景也还跟着变换了,变成了四壁都是旖旎的红色,仿佛是洞房花烛的房间,白马少年换上了红色的衣服,只是他的手一直贴在她脸上,是那么温暖,让她眷恋无限,可红色太耀眼了,她还是看不清楚他的脸,她不禁抓住抚在她脸上的手:“你到底是谁,我猜你是我前世的夫君对吗?你可以不回答我,如果是就点点头,如果不是就摇头……”

可惜他并没有任何动作,只是悲壮的说了一句:“你快走,相信我会去找你,你等我!”

“等等,别走,告诉我你是谁,我到底要怎么等你啊!”这次红衣服的白马少年,拼命的推开她,她仿佛看到远处跳跃着火焰,烤得她很热,恍惚间,她看到了他悲伤的眼睛:黑曜石般的眼睛,那么深邃,揪得她的心就要从嘴里跳出来了……

“奕,你别离开我……”金烨枫使劲一蹬腿,从梦里惊醒了过来,胸口顿时疼得像被戳穿了一般,身上也如刚从火焰里出来,滚烫滚烫的,汗竟沁湿了衣服的被褥。可是她完全没空理会这些,因为她为什么管白马少年叫“奕”呢?而且她刚才看到的黑曜石般的眼睛,那不是冯奕飞的眼睛吗?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