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像风一样的 [书号3032948]

第32话 不想回忆的回忆

《像风一样的》 金涌泉/著, 本章共4108字, 更新于: 2019-09-19 19:00

“你不要看我家现在很有钱,其实我小的时候家里是很穷困的,在我没上小学之前一直是和爷爷奶奶住在S省的农村……”冯奕飞有些自卑的低下头,如果让他的那些小弟、女友们知道他其实只是一个农村娃,如果他家还是像小时候那么穷,恐怕没有人会愿意留在他身边了吧!不,会有人留下,那一定就是金烨枫,她的眼里丝毫没有鄙视,只是充满着鼓励和感同身受,他鼓足勇气继续说下去,“小时候,我对父母基本没有记忆,从我懂事以来,他们永远都在城里打工,逢年过节都很少回来。我经常被家里的堂兄弟、表兄弟欺负,他们都说我是没人要的孩子……虽然我那时很羡慕父母都在身边的孩子,不过却我并没有感觉到太空虚和寂寞,因为爷爷奶奶给予了我全身心的爱与教育:我的爷爷是老军人,为人处事十分端正,但他很固执,总是不苟言笑,对我也管教十分严格。我小时候经常跟小伙伴们去偷人家的玉米和鱼,我爷爷知道后都会暴打我一顿,但是我知道他很疼我,总是在我睡着了之后偷偷给我被打得青紫的身上涂药酒……我奶奶是个特别慈祥温柔的奶奶,非常的溺爱我,尽她的全部能力对我好,虽然那时候家里很穷,她和爷爷宁愿吃咸菜米粥也会给我炖肉吃,直到现在,我最喜欢吃、最想念的食物就是奶奶的红烧肉,只不过再也吃不上了……”

冯奕飞有点眼圈发红,连说出话来都有些呜咽,金烨枫并没有嘲笑他,而是握着他的手更紧了。

“后来,有一天,我的父母突然回来了,说要带我去J市,还说他们的事业成功了,以后家里再也不会穷了!刚开始我还很高兴,以为能和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一起去城里过富裕的生活,也终于成为有爸爸妈妈的孩子了。可是,那天爸爸和爷爷吵了一夜,奶奶也哭了一夜,妈妈很冷漠的哄我睡觉,还说小孩子不要参与,那是我第一次和妈妈一起睡觉,但我觉得一点都不亲,连她身上的香味都很呛鼻,还不如奶奶身上阳光的味道……再后来,我就被爸爸妈妈带到了J市,他们让我上了最好的小学,穿最好的衣服,吃最好吃的东西,刚开始,我觉得很开心,但是穿久了奶奶做的布鞋,总觉得名牌鞋很硌脚,完全没有爱在里面,要知道奶奶给我做的鞋子可是一针一线的把爱都缝了进去。我就到处找奶奶给我做的鞋子,可是妈妈说把它们扔掉了,实在太脏、太破了!那是我第一次跟他们发脾气,我一口气跑出家门,想要回去爷爷奶奶身边,可是我跑了很久也回不去,最后饿得昏倒在路边,最后还是被爸爸找到,带了回来……从那时起,我跟我妈妈就开始有了隔阂,而且我也开始养成了奢侈的毛病,乱花钱也没人管,因为爸爸妈妈觉得这样是对的,甚至是对我的亏欠,于是我花越多的钱他们就会给我更多……直到我家里的生意越做越好,我爸爸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妈妈每天就坐在门口等爸爸回来,要不然就自己哭个不停,我怎么劝也没用。再后来我知道了,我爸爸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刚开始我妈就在家里摔摔打打,要不然就喝酒发疯,我就只能躲在一边,生怕她会迁怒于我……我爸爸回来的次数虽然少,但是也会回来,极偶尔我们一家三口也会一起吃饭,但平静不了多久,他们两个就会吵起架来,我就只能自己回房间抱着被子哭,那是我真的好想爷爷奶奶……”

冯奕飞边说边就已经开始掉眼泪了,金烨枫心疼的把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温柔的抚摸着他的头发。

“大概在我上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我妈妈突然不在家里哭了,而是每天早出晚归,打扮也越来越妖艳,直到有一回……我爸破天荒的来学校接我回家,可是回到家里感觉怪怪的,后来……后来,居然发现我妈妈和一个年轻的男人在卧室里……我爸当时暴跳如雷,冲到厨房拿了菜刀就要砍我妈,那个男人早就狼狈的逃跑了,而就在我爸差点砍到我妈的时候,我用这只胳膊帮我妈挡了那一刀,当时真的很痛,但再疼没有我的心痛,这世上所有的人,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自己的母亲背叛自己的父亲吧……”

冯奕飞已经泣不成声了,金烨枫紧紧的抱住他的头,也和他一起痛哭了起来,她居然能看到当时的情景,仿佛身临其境一般,太痛苦了,心脏疼到要被撕裂了!一个不到10岁的男孩,居然要承受这样的伤害……

“从那以后,我家里就更冷清了,父母虽然因为经济利益没有离婚,但绝对是0沟通,我不记得有多久没三个人坐在一起吃饭了……我之所以交那么多女朋友,真的是因为我很寂寞、缺爱,开始我以为她们能够真心爱我,给我温暖,可后来我发现,她们全部都只爱我的脸和钱……所以她们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她们,来者不拒,反正最后她们也都会抛下我一个人,绝对走不进我心里……”冯奕飞从金烨枫怀里出来,坐直身体,他不想再哭泣了。

“虽然我从小家庭生活也并不幸福,但是我爹经常教我:做人要时刻向前看,我们都有自己需要奋斗的未来,并不会一辈子都跟着父母,我们也可以创造自己的幸福家庭,这一点是肯定的!”金烨枫鼓励的看向他,想送给他一朵最美丽、最真诚的笑容花,然后继续说到,“而且,你放心,我永远都不会抛下你的,我们一辈子都做好朋友,不离不弃的那种,你可以把我的地位放在你的女朋友们之上,我没意见!不信我们打勾勾,还可以盖章!”

金烨枫伸出小手指,鼓励的让他一起拉钩盖章:“以后在学校以外的地方,我都会拉着你的手,不让你再感到寂寞了,我会一直陪着你的!”金烨枫下定决心般坚定、认真的看着冯奕飞,仿佛是一场生死之约。

“谢谢你,枫丫头!”冯奕飞勾住金烨枫的小手指,无比感激的看着她,看来老天爷还没有抛弃他,让他遇见了金烨枫,这世上比所有人都对他好的人,只有她愿意走进他心里,她在他心里早就超越女友,是完全在这之上的、最重要的人……

两个人在桃花小径旁边坐了很久,静静的看着桃花海的起起伏伏,不需要说什么,因为心灵已相通的两个人,只要紧紧的拉着彼此的手,就能把温暖和鼓励传递给对方……

过了很久,直到太阳有些西斜,还是金烨枫的肠子先打破了“岁月静好”的状态:“呃……忘记了,中午还没吃饭呢,有点饿了!”肚子是最诚实的,她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

冯奕飞宠溺的笑了笑:“想吃什么呢?你好像很喜欢吃冰激凌!”

“你不饿吗?”金烨枫看看他,他也没吃饭,为什么肚子不叫,代谢慢么?

“饿!都有些头晕眼花了!根本站不起来……”冯奕飞故作虚弱的靠在椅背上,必须得配合她。

“啊?那你一定是低血糖了!你等着我啊!”金烨枫跟屁股上长了弹簧般一下就弹了起来,兔子似的跑开了,冯奕飞都没反应过来,只能望着她绝尘的背影傻笑。

“飞哥,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嫂子呢?”周灿的圆脑袋不知道什么时候钻了出来,毫无预兆的出现在冯奕飞眼前。

“你小子从哪冒出来的?”冯奕飞吓了一跳,这场景出现周灿,有点违和感。

“我……听说这边有很多桃花,所以带她来看看……”周灿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冯奕飞这才发现他拉着赵然的手,赵然看到冯奕飞也有点忸怩。

“你们两个?什么情况?”冯奕飞突然明白过来,却又觉得很不可思议,“这么快?你这小子!”

“我也没想到,今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觉得小然很可爱,幸运的是小然居然愿意跟我组队……”周灿圆圆的脸红起来还真有点可爱,以前冯奕飞觉得他虽然衷心,却有点笨,真是懒得看他。

“好好对人家!”冯奕飞拍了一下他后脑勺,算是给予了祝福,“还有,以后好好学习,别每天打打杀杀的了,考上个好大学,跟人家好好交往!”这次冯奕飞好像一个大人谆谆教诲道。

“好……”周灿憨厚的笑笑,不好意思的抓抓后脑勺。

正在这时,金烨枫抱着一大堆食物,风风火火的跑了回来,边跑还边喊:“大飞,吃棉花糖吧,还有酸奶,这些都是能快速升血糖的,你头还晕吗?”

“我还以为你会买个大鸡腿给我吃,怎么全是甜食?”

“你笨啊,血糖低的时候当然要吃碳水化合物才能快速的升血糖,鸡腿主要是油脂和蛋白质,你见过给晕倒的低血糖病人吃鸡腿的吗?上课又不好好听讲!”金烨枫嘴里埋怨他,却还是赶紧把棉花糖和酸奶往他嘴里怼。

“哦!不过还好,没想到这个棉花糖这么甜啊,甜到心里了,你也尝尝!”冯奕飞笑着也撕了一块棉花糖塞给金烨枫。

“我觉得还好吧,没你说的那么夸张。”金烨枫倒是认真的品味了一下,觉得他形容的太夸张了。

“嗯,那只能说你比棉花糖还甜……”

“好啊,你又套路我!”

“飞哥……”周灿和赵然在一旁看着两个人如若无人之境的秀恩爱,都不知道如何是好,留也不是走也不是。

“周灿?还有赵然?你们两个……”金烨枫这才发现他们两个人的存在,而且两个人手拉着手,她一时没适应过来,张大了嘴,蒙圈的看了一眼冯奕飞。

冯奕飞点点头,表示已经了然了:“就是你想的那样,这不是挺好的吗?周灿这小子,虽然有点笨,但人还是很老实的。”

“这样啊,好是好,不过,这也太快了吧!你们两个是以前就认识吗?”金烨枫还是表示不能理解。

两个人都摇摇头,周灿马上接过话:“算是一见钟情吧,我看到小然就觉得很想和她在一起,正好有机会两个人一组,能说上话,算是我傻人有傻福了……”

“原来如此,就是太惊人了,你可要好好加油啊!”虽然还不是太能想明白其中的逻辑,但看到周灿真诚的笑容和赵然羞涩的表情,金烨枫还是愿意给予祝福的。

“你以为全世界的人民都像你脑子这么轴吗?”这次轮到冯奕飞白了金烨枫一眼。

“我脑子轴?你这话什么意思?”金烨枫有点不高兴的瞪着冯奕飞。

“嫂子,我都明白,你怎么老不答应飞哥,我们都能看出来飞哥对你的意思……”话还没说完,周灿的后脑勺又被冯奕飞狠狠的拍了一下。

“谈恋爱了就别再一天到晚胡说八道了,滚远点,别让老子看见!”冯奕飞刹那间又恢复了老大的模样,气急败坏的把周灿赶走了。

“你怎么突然这么激动?他都有女朋友了,能不在人家女朋友面前那么不给人面子吗?你这个大哥,当得也太没情商了吧!”看着周灿拉着赵然急匆匆的跑开,金烨枫认为冯奕飞有点太过分了。

“让他胡说八道,口没遮拦的,会怪我这个大哥没教好!”冯奕飞余怒未消,愤恨的瞪着周灿离去的背影。

“他也没说错什么呀!”金烨枫一本正经的说,“外人都以为咱两是男女朋友关系,因为看似牵手、拥抱这种行为是只有男女朋友之间才会有的。不过我不介意啊,我心里很坦荡,我们就是:‘最重要的朋友、超越性别的友谊’,这是我心里认定的,管别人怎么理解!这是三观的问题,你不能强迫别人!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

“是,女王陛下说的对,您教训的是!全都听您的!”冯奕飞在心里叹了口气,这家伙实在太轴了,算了,现在就这样吧,反正日子还长着呢……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