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像风一样的 [书号3032948]

第31话 我真的很怕蛇

《像风一样的》 金涌泉/著, 本章共4097字, 更新于: 2019-09-18 19:00

“蛇……这里有蛇……”金烨枫脸色堪比刚才的女鬼,她瘫软的坐在地上,眼睛直愣愣的望着地上的“蛇”。

原来这部分场景是“蛇地狱”,头上、脚下、墙壁上到处都是蛇,这些模型做得还十分逼真,尤其是最深处的蛇王,两只散发着红色幽光的眼睛,紧紧盯着路过的人们,就连冯奕飞也会有些胆颤。

“枫丫头别怕,这只是橡胶模型,是假的!”冯奕飞飞奔过来,一脚踢开了她脚边的橡胶蛇,连忙扶住她继续往下瘫软的身体,“站起来,我们走,离开这就好了!”

“不行啊,我实在是没有站起来的力气……”金烨枫虚弱的扶着冯奕飞的胳膊,好像他就是她的救命稻草。

“你真的这么害怕,我以为你只是开玩笑……”冯奕飞感觉心有点往下沉,看着她苍白的脸,连嘴唇都失去了颜色,身体更是发抖的厉害。

“我……我从小就很怕……连图片都不能看……我真的是怕到连腿都软的地步,不是开玩笑……”金烨枫感觉自己的牙齿也开始互相碰撞,这里为什么突然变冷了?

“没关系,这里就这么一段,我们过去就没事了,后面就快到出口了!别怕,我拉着你,咱们慢慢走!”事到如今,冯奕飞居然有些后悔带她进来这里,前几天听说她怕蛇,还想骗她到这来,顺便嘲笑她、欺负她一下,很想看看平时淡定又傲娇的金烨枫,碰见害怕的东西会是怎样的狼狈相,可看到她真是怕成这样,心里不仅十分不忍,还有些像针扎一样疼。

“要不然我们回去吧……我实在走不过去……想到要从这么多条……呃,我真的爬都爬不动了……呃,胃好痛……”金烨枫害怕到胃部开始绞痛,再僵持下去,她恐怕真要全部器官都衰竭而死了。

“我看你站都站不起来,往回走也走不了那么远,出口就在前面不远了……”看她的样子,冯奕飞心里疼得不得了,他抱着虚弱的金烨枫,仔细的分析了一下当前的情况,“这样吧!你闭上眼睛,我背你过去!”

“你背我……”金烨枫半闭着眼睛,胃疼得不想再思考。

“就这么办吧!”冯奕飞快速的把刚才给金烨枫披在身上的机车外套整理好,并拉好拉锁,尽可能的把领子拉开盖在她的头上,他背对着她蹲在她面前,“上来,我背你过去!”

金烨枫在冯奕飞的帮助下无力的扑在他背上,他扶好她的腿,稳稳的站了起来:“闭上眼睛,我现在要冲过去了!准备好了吗?”

“好了……”金烨枫赶紧闭上眼睛,紧紧的抱住冯奕飞的脖子。

“走喽!”冯奕飞背起金烨枫,赴死般冲进“蛇地狱”,可不知道为什么,他越走就越觉得墙壁上的蛇并不可怕,眼前越来越近的蛇王甚至露出一副慈祥的表情,好像在说:“祝你们两个能幸福的永远在一起”……他突然觉得,虽然这么想有点对不起金烨枫,但是全靠这些蛇,才让他实现了愿望:现在完全展现出他很可靠、很有男子气概的一面,能够保护他最重要的枫丫头……看到眼前白色的光芒,他意识到离出口不远了,顿时觉得有点失望,不自觉的放慢了脚步,感受着背上柔软的家伙,她怎么这么轻呢?平时把食物都分给猫了吗?营养不良啊!以后多喂她点好吃的东西吧,要不然这么瘦,本来就发育不良了……哎,真希望这条路再长点,一直这么走下去才好呢……

冯奕飞背着金烨枫走出鬼屋,却没停下脚步,而是继续往刚才的桃花小径走去。他不想被潘娟娟和王凌打扰,想必他们两个应该在鬼屋出口徘徊,还是离他们越远越好。

冯奕飞心想,以后还是不跟这么多莫名其妙的人一起出来玩了,平常要是金烨枫不打工的时候,还是约她出来看电影吧,就两个人,看动画片都没关系。等到放暑假的时候,一定组织大家去趟海边或者爬山,当然金烨枫必须得去,可以和她一起看星星,不管是海边的还是山里的星星都很美,还可以听她讲八大行星的排列顺序……

金烨枫在冯奕飞背上逐渐缓过了神,发现自己已经不在鬼屋里了,而是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很多艳羡的目光包围着。这家伙是什么情况?背起来没完了,这是要去哪啊?本想开口让他放下她,却怎么也张不开嘴,现在下来——她的内心是抗拒的,因为很想让他多背一会……两个人也不是第一次靠这么近了,闻着他身上的味道,感觉特别安心,呵,不小心发现他后背的衣服上破了个洞,这混蛋,准是又背着她偷偷抽烟来着!抽烟耍帅,小屁孩才干的事,身体健康最重要,跟他念叨过多少次了……

“放我下来!”金烨枫突然冷着脸在冯奕飞耳边大叫。

“嘶……你吓死我了,干嘛在别人耳边大吼大叫的,放你下来就是了!”冯奕飞不情不愿的把金烨枫放在路边的座椅上。

“你怎么对你的救命恩人这么凶,我又怎么招你了!”冯奕飞蹲下身子,跟她目光齐平的看着她。

“你又抽烟了吧!我闻到你身上的味道了,还有,你后背的T恤上有一个被烫坏的洞!”金烨枫故意超凶的瞪着他。

“呃,你是狗鼻子吗?我每天换的衣服的,怎么会有烟味!”冯奕飞赶紧抓起衣服闻一闻。

“我说闻见的是烟味吗?我只是说‘味道’,是你不打自招了!”

“呃,你居然也套路我……”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要抽烟!现在多少人得肺癌的,空气污染本来就很严重,你还自己作死,而且你答应过我不再抽的,你居然骗我,我生气了!”金烨枫连珠炮似的骂他一顿,骂完之后却把头偏到一边,不打算再理他。

“女王,你也理解我一下,那么多小弟面前,我不抽烟没有老大的范儿啊!”冯奕飞低声下气的解释道。

“小屁孩啊你,你当老大的不抽烟,以身作则,给小弟们做榜样,大家都身体健康,不是很好吗?”一说到身体健康的问题,金烨枫就滔滔不绝,尤其对抽烟这档子事深恶痛绝!她最爱的姥爷就是因为抽烟太多,导致肺癌去世的,而且她有很多叔叔大爷,也都是抽烟很凶,不是常年咳嗽,就是有慢阻肺等十分痛苦的疾病,甚至最终也患上了肺癌很年轻就离世了。所以她爹从来都不抽烟,她从小就知道抽烟对人体伤害很大,不仅对自己不好,对身边的人也不好。

“我怎么觉得你是关心我才这么说呢?”冯奕飞有些开心,干脆直接坐在金烨枫旁边,一副好兄弟之间勾肩搭背般搭上了她的肩膀。

“废话,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我不关心你谁关心你!”金烨枫本来完全无所谓于被他搭肩膀,可凭着对他的了解又感觉有点不对,警惕的打开了他的手,“我告诉你,少来这套,你是不是又想套路我!”

“没套路你,我答应你了,以后不抽烟就是了!我保证!因为你承认了关心我嘛……”

“行,就再相信你一回,下次再发现你抽烟,就绝交!”

“好,都听你的,女王!”冯奕飞觉得心里特别温暖,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他不禁用手支着头含笑的看着金烨枫,“枫丫头,我觉得你比我那些女友们都对我更好呢!”

“瞧你说的话,女朋友‘们’,好意思吗?渣男本性!”金烨枫都懒得冲他翻白眼了,不知道老这么翻下去会不会得巩膜炎。

“我的意思是说,你在我心里也比她们的地位都高,如果说她们是我的后宫嫔妃,一定是正宫皇后的存在!”冯奕飞大言不惭的说道。

“你有点羞耻心吗?谁要做你的皇后,想得美!”金烨枫虽然不想得巩膜炎,但还是不自觉的翻起白眼,“我要是生在古代,也绝对不会嫁给一夫多妻的男人,皇帝都不嫁,让我当皇后都不稀罕!我要和我的白马少年,‘一生一代一双人’……”

“行,为了我的枫丫头,我不当皇帝,不要后宫了,我决定忍气吞声,当你的白马少年了,跟你‘一生一代一双人’去!”冯奕飞居然一副扼腕顿足的样子,好像立刻就要去赴死。

“滚一边去,别侮辱我的白马少年了!”金烨枫不想再搭理他,而是抬头看书上的桃花,自顾自的沉浸在对白马少年的幻想中:如果是他,会不会也说这样没皮没脸的话呢,肯定不会,因为他一定是一个沉静自持,心中有海的男人……

冯奕飞也不屑的转过头:“少女幻想症又犯了,做个梦就认定人家了?说不定他也是个后宫控呢,你就只是其中之一,这还‘一生一代一双人’呢,哼!也只有我把你摆在秒杀一切异性的位子上,还不感激本少爷!”他有些生气的撸起袖子,不小心露出了左手臂上可怕的伤疤。

金烨枫没理会他的碎碎念,倒是被他的伤疤吸引了注意力,早就想问他这个伤疤是怎么回事了,总是没机会,平时穿短袖的时候他总会带着长护腕遮盖住,极偶尔的情况下,才会不经意的露出来。

“你这个伤疤是怎么弄的?平时你不都是遮盖住的吗?”金烨枫不禁尝试着抚摸了一下他的伤疤,仔细看,创伤挺严重的,好像是被刀砍过的样子。

“这……”冯奕飞收敛起平时玩世不恭的表情,突然变得深沉起来,表情也越来越骇人。

“你……是不是经历过什么不开心的事……”金烨枫有些犹豫,可想了想,还是继续说了下去,“你不愿意说也没关系,但是从很久以前我就发现了,你之所以这么频繁的换女朋友,是因为你内心寂寞,我经常看到你一个人的时候独自叹气……我想,你这个大少爷肯定经历过什么才会变成这副渣男样子的,这不是你的本性……我偶尔能看到你笑起来很天真无邪,我想那才是真正的你吧!所以我想做你的朋友,陪你走出这些寂寞……”

金烨枫温柔的握住冯奕飞放在座椅上的手,她很想把一些温暖传递给他,因为自己的原生家庭也很不幸福:疼爱她的爹跟母亲三观不一致,不得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分开了;她的母亲是个非常严肃高冷的人,很少能得到她的温情;她的继父更是个道貌岸然的家伙,只不过她能感觉到他很爱她的母亲,她也就是为了母亲的幸福,忍受着一切。她也时常感到这种压抑的生活无边无际,但是她还有爹,虽然不生活在一起,但会经常见面、通电话,她爹经常给她一些正能量的鼓励,教她做人要积极向上,所以她锻炼自己,经常去打工,一方面是让自己多学社会知识,另一方面也是尽量能少呆在家里。其实在她努力之余感到寂寞时,也经常会独自叹气,所以她能跟感受到冯奕飞内心的寂寞,还能产生共鸣。

冯奕飞不可思议的看着金烨枫真诚的脸,他真的没想到,金烨枫居然能看到他的内心,这世上从来没有人愿意走进他的内心,没有人真正关心他在想什么。虽然他有那么多女朋友,也只是各取所需,逢场作戏。就连他的父母也没有意识到他内心的空虚、寂寞和恐惧,唯独眼前这个女孩,看起来淡定傲娇,却观察入微,最重要的是能走进他心灵最深处,差一点就能触及到他的灵魂了,就差那么一点……

“这些……我从来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小弟们觉得我这条伤疤是跟人打架时受的伤,很像被刀砍的伤疤嘛……看起来很酷吧!”冯奕飞苦笑着,深吸一口气,他决定把他不愿回忆的秘密与他最好的朋友分享,“其实,这的确是刀伤,不过是我老爸砍的……”

金烨枫虽然惊讶,却没有打断他的意思,而是静静的聆听着,把自己不愿意面对的回忆翻出来,的确是非常痛苦的。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