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最佳恶毒女配 [书号2687997]

八、老师来了

《最佳恶毒女配》 肆贰老爷/著, 本章共3017字, 更新于: 2017-11-15 18:33

枕溪死死拽住林征的手,边哭边说:“哥哥,你别再生我的气了。你那天说因为我的到来家里才没有钱给你买鞋,今天我就让妈妈给你买了。你别生我的气,以后不要再打我了。”

林征飞速地甩开她的手,往后蹦了几步,指着她大叫道: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什么时候让你给我买鞋了?”

“是我自己想买给哥哥的。”枕溪说道。

枕全的脸色一沉,直视着林慧,问道:“这鞋要两百多块?”

林慧支支吾吾没开口,枕溪倒是从衣包里翻出了买鞋的**递给枕全,说:

“哥哥可喜欢这鞋了,昨天看见就央着妈妈买。”

枕全把**递给林慧,说:“去把这鞋给退了。”

“退什么退,我都穿上了,一会儿还要穿着去打球呢。”林征叫出声来。

“这鞋太贵,退了!”枕全严肃地说道。

“不退!这鞋本来就是我的。”林征顶嘴道。

“你妹妹连件体面的衣服都没有,你好意思穿着两百多块的鞋?”枕全问道。

“那是她穷酸下贱,关我什么事?”

枕全指着的手指都在颤抖,声音好像是从胸腔里发出来的,他说:

“你给我滚!”

“今天这鞋要是买给枕琀的你会让她退了?说白了,还不是因为我不是你亲生的。”

撂下这句话,林征摔门就走了。

枕全指着大门看向林慧,说:“你看看你儿子说得都是什么话?”

林慧伸手抹眼泪,说:“孩子委屈了还不行?不过一双鞋,穿在他脚上就是糟蹋了?枕全,我真是看错你了,要知道你连双新鞋都舍不得给我儿子穿,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才嫁给你。”

语罢哭哭啼啼地回了房,枕全搓了搓手也追着过去,留下枕溪一人站在客厅。

枕琀站在卧室门口幽幽地看着她,说:

“姐姐,爸妈又因为你吵架了,你真是,太不懂事了。”

枕溪看了她一眼,转身去了厨房。

果真,半点吃的都没有,林慧把所有能吃得东西都藏得严实,铁了心要让她今晚饿肚子。

半夜的时候林征回来了,因着饥饿,枕溪一直没睡着,她听见林慧小声地在跟林征说话。

枕琀睡得正酣,呼噜声此起彼伏。枕溪赤脚下了床,摸着黑走到了门口,透过狭小的缝隙,她看到林慧和林征坐在沙发上说话。

林征说:“那个死丫头就是个祸害,她没来之前,你给我买再贵的东西爸也没发过火。”

林慧说:“她和她那个妈一样,活着就是遭人嫌弃。”

林征说:“要不我找我那帮兄弟收拾她一顿,让她赶紧滚回乡下去。”

林慧说:“不行,现在厂里你爸那些同事都跟看热闹似得盯着咱家,那丫头要是有个什么闪失,你爸的工作就困难了。”

林征说:“那怎么办?我真是一天都容不得那个贱人。”

林慧拍着林征的肩膀说:“你放心,等考完入学考试我就让她到X镇去打工赚钱,我让她赚钱供你和琀琀读书,到时候咱家宽裕了,你要什么妈都给你买。”

林征说:“那死丫头会答应去?她要是去了再偷跑回来怎么办?”

林慧说:“我让她去她必须去,等去了就由不得她了,她一辈子都别想回来。就算哪天偷跑回来了,你爸也不会让她进门。你爸那样好面子的人,绝对容不得家里出一个残花败柳让别人戳他脊梁骨的女人。”

枕溪一听到“残花败柳”四个字,整个脑子就炸了!

林慧是知道的!

林慧是知道X镇即将要从事的勾当!

从一开始,去纺织厂当学徒就是她的幌子。她的根本目的,就是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把枕溪给送进那个吃人的漩涡里去。让她用皮肉钱供林征和枕琀读书,让枕全和她彻底划清界限,让她死去的妈都因为她蒙羞。

真真是杀人不眨眼!

林慧好歹毒的心肠!

上辈子是因为外婆的及时制止她才躲过了如此阴毒的算计,那今生呢,她要怎么才能避得过?

枕溪扶着墙,一步一步,慢慢地回到了床上,她使劲用被子把自己裹紧,可就算这样,她还是忍不住地打颤发抖,浑身哆嗦。

她在想,她上上辈子是不是撅了林慧家的祖坟,才让林慧和枕琀如此作践她的一生。

还好,一切重来了,她还活着,枕琀还没长大,一切都来得及。

第二天吃过午饭,枕溪跟林慧说想要出去走走。

林慧巴不得她整天在外面瞎玩没时间复习,立马就答应了。

枕溪在街面上转了半个多小时,才悄悄地钻进了精品店里。

老板说她姓徐,让枕溪管她叫徐姨。

枕溪今天一去,徐姨说枕溪昨天做得发卡已经卖出去了,她已经把所有材料都准备好了。因着枕溪说不要太张扬,她把工作台搭到了休息间里,锁上了门,就由得枕溪自己在里面折腾。

一个下午,枕溪做了18个发卡,从徐姨手里领了18块的酬劳。枕溪担心林慧会翻她的包,于是把钱寄存在了徐姨这里。

晚饭的时候回家,林慧也没跟她说多余的话,枕琀和林征把她当做透明人,半句话不和她说,倒是枕全跟她说:

“你才来没多久,是该多出去走走,和同龄的小朋友在一起跳跳皮筋什么的,显得人活泛些。”

枕溪没应声,没有哪家的父母在孩子即将考试之际会鼓励她整天出去玩的。说到底,枕全和林慧的想法是一样的,根本不想让她去读书。

接连几天,枕溪的午后时光都是在精品店的小黑屋里度过,从徐姨手里领了小几十的酬劳,加上外婆之前给的五百块,枕溪一起交给了徐姨。

不是她对这个人全心全意的信任,是她实在没别的办法了。不仅是林慧,现在连枕琀都成天在翻她的东西,这钱是彻底藏不住了。

这天结束后,枕溪跟徐姨说:“这两天我就不来了。”

“怎么了?家里有事?”

“嗯,家里有事。”枕溪强忍住心里的悸动说道。

她今早去撕日历的时候突然想起一件事,差不多就是这两天,她村里的小学老师就该来家访了。

枕溪想了又想,怎么把家访能达到的效果最大化。她把干燥温暖的被褥上重新洒了水,赤身裸体地躺进去,一晚上就成功感冒发热。

她挺着发热的身子,在林慧的指使下洗衣服煮饭,跪在地上擦地板。

来家访的老师推开门看见的,就是她单薄身躯跪在地上的模样。

“丹丹!”戴着厚重眼镜的斯文老师惊讶地叫了一声。

“李老师?您怎么来了。”

枕溪刚从地上站起来,身子一歪,立马就摔到了地上去。

老师把她抱在怀里,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叫道:“你身上怎么这么烫?”

枕溪摸了摸额头,虚弱地说:“是吗?我感觉不到。”

李老师抱起枕溪就往外走,眼睛瞪着林慧,说:“孩子烧成这样了还让她跪在地上擦地板,你真狠得下心。”

枕溪歪在老师的怀里,闻着她身上温暖的皂角和阳光的味道,脑子有些不清醒,真想就这么睡过去。

可是她不可以,她还有许多许多的话要跟老师说,她狠劲咬了一下舌头,让自己迷糊的脑袋清醒过来。

老师把她送到了医院,跟她说:“我来镇上办事,你外婆知道了,就托我来看看你。你现在这个样子要我怎么跟你外婆交待?”

林慧站在旁边,笑着说:“老师来家访怎么也不提前打声招呼。”

“提前打招呼让你们做好准备吗?不这样我都不知道你这样虐待孩子。”

林慧还想辩解,老师制住了她的话,说:“你把丹丹她爸给我叫来,我跟她说。”

林慧没有动作,说:“丹丹她爸正在上班呢,老师有什么话跟我说吧。”

老师一下子怒了,站起身来直视着林慧,说:“你是不是觉得我是村里来得就可以不把我当一回事?我告诉你,我是正经大学毕业的,去村里教书是支教,我的同学在哪里上班的都有,你是不是要我直接去找派出所说你们夫妻俩虐待孩子?”

林慧一听,忙出去给枕全打电话。

老师拉着枕溪的手,说:“你别怕,凡事有老师在呢,有什么委屈跟老师说,老师给你做主。”

枕溪死死咬住嘴唇,可还是在偏头的时候哭了出来。

老师摸着她的头,说:“怎么还哭鼻子了呢?之前你整天和村里的小男孩打架也没见你哭。马上都是要读初中的人了,假期有没有在认真准备?”

枕溪深吸了口气,说:“妈说,我考上实验班就去读书,考不上就去邻镇打工。”

老师摸着她头的手一顿,但语气还是故作轻松地说:“她说了不算。现在是义务教育的年代,没人有权利让你放弃读书。你好好准备,就是考不上实验班也可以去读书的。”

“老师,我困了。”枕溪说道。

老师摸了摸她的脸,说:“你睡吧,没事,老师在呢。”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