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火云崖 [书号2544365]

41.不是囚犯的囚犯(1)

《火云崖》 随疯而来/著, 本章共2327字, 更新于: 2020-09-14 22:56

二月初二,天气并不好,是个阴天。

从天明时分,万灵堂的院内就已经是人山人海了,鉴于安全问题,宫宜安不得不在院中安排了俗家弟子维持秩序,在山路上每隔几十米派人守着,防止因为人员拥挤有人掉下山崖。

当然,这种事情一般不会发生,但是在这个特别时刻,做一些安保工作还是有必要的,特别对于让点微选中的魔君子弟放心上路是特别有必要的。

来送别的这些人大多数人都是魔君的家眷,但也不乏与魔君有千丝万缕关系的好事者,他们大多数是来围观的,而其中忍不住悲伤起来的个别人,则基本上都是是魔君子弟的直系亲属。

看看时辰不早了,到帝都还有大半个月的行程,点微上人向宫宜安及众位魔君拱了拱手告别,然后走向大路,上了那辆豪华的特使专车。

豪华专车的后面,是三辆豪华的双驾马车,这是江入云和众位魔族子弟乘坐的车架。这三辆车的车厢也十分宽敞,整车由铜铁做骨,上等红木做厢体,外侧以金箔包边、以纯钢打造的紫藤架做装饰,车头上镶嵌着一面青铜虎头,看上去极具气势,虽没有特使专车那么**,却也颇具档次,清楚的标记出来乘车之人的身份和地位。

车队前后各有50人的铁骑,个个精神抖擞,只是与点微来时相比,此时铁骑换成了魔君的侍卫,自然在气势和装束上大不如前者。

特使专车在山路上慢慢跑起来,后面的三两车厢也紧跟着慢慢远去,而万灵堂前的山路上,则是响起来一阵阵难舍的呜咽之声。

特使专车后的第一辆车中,江入云依旧在闭着眼睛打坐,看起来外面的一切跟他没有关系,而他也不想跟外面的一切有什么关系。

车厢中坐着三个人,一个是画魂,一个是卓不凡,一个是镜儒。

上车之时,江入云已经与三人见过,但从上车到马车开动,江入云就这么闭着眼睛静静地坐着,并不说话,所以画魂、卓不凡、镜儒三人也就不说话,一个望着窗外,一个低着头想心事,而另一个则不时瞅瞅这个,不时瞅瞅那个,过一会又掏出一面手牌,不住地翻转着。气氛有些沉闷。

江入云并不想首先打破这沉闷,所以他就这样闭着眼睛打坐。他感觉这一路上会出些状况,但是又说不出来会出什么样的状况,所以,他需要闭目养神。

这三人江入云是通过冯明华的介绍知道他们的底细的。

画魂在众人之中年龄最长,有八百七十七岁,是翼君的第五个儿子,眉毛微白,面色冷峻,鼻子高挺,略带点鹰嘴的形状,一身墨色的长衫薄如羽翼,看起来像是一团移动的黑雾。

翼族以行动敏捷见长,莫非他的移动方式会是雾状?

通常雾状的东西让人看不透,画魂的外表便如同他的衣着一样然人总觉得那下面会有什么。

这个人,有些深度。江入云如此评价。

卓不凡是青面魔君的十子,如同他老子一样,脸上微微带着青绿色,有些像是未成熟的甜瓜,加之脸型偏圆,发髻在头上挽成两个发团,看起来更像是自田中采来的一个成了人形的甜瓜精。也就是说,这个人从外表上以人族的标准谈不上英俊,反而更像一个魔族。

他在青面魔君府的境遇还不如冯明华。

但是,据说此人通晓咒术。

江入云为此还专门去书院查过咒术是什么。细细一看,竟然惊出一身冷汗。

仙术、魔法一般都可以看到攻击过程或者施法过程,也就是有迹可循,可是咒术却是一个另类,它可以通过被攻击之人接触过的、拥有过的、与之名字、外形相同的人偶等等很多种物品实现。虽然它具体来说还是属于魔法中的一类,但是其攻击方式与其他魔法完全不同,让被攻击者防不胜防,甚至不知不觉之间便会中招,所以无论是仙灵派还是魔派、甚至人族,都对咒术深恶痛绝。

但不可否认,咒术却有其巨大的杀伤力。

可能正因为如此,所以即便天下各族将咒术所有的数书籍、传承都毁过无数遍,这东西还是屡禁不绝。而卓不凡却是当今魔族子弟里面为数不多通晓咒术的一个。

当然,这也只是传说。有多少可信度,却是个问题。只要他不当着大家的面展示,谁也不知道传言到底是真是假。

掠过了前面那两人,相比较画魂和卓不凡,镜儒倒是颇具传奇色彩的一个人。

首先,这个人是冰陵君的第三子。

看冰陵君的封号便知,他这一族以水系、冰系魔法见长,而修炼这一系魔法之人,从来都是冰雪性子,沉稳而孤僻,刻薄而寡恩。有人说,这一族的人恐怕都不是爹生娘养的,大约都是从冰疙瘩里面孵化的,就是基于这样的原因——这一族的人,不善于外人沟通,还傲娇至极。

但是镜儒却是个例外。

镜儒在魔族子弟中人缘好的出奇,每当他出现,人群总是不自觉的便会逐渐聚集到他所在的地方,打哈哈的、聊天的、说事的……反正就是两个字:热闹。谁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而他的魔法更是独成一脉,别人的“玄冰晶”魔法都是把人往死里冻的,他的“玄冰晶”魔法把人冻住,这人却是过一会就会从气息奄奄的状态,恢复到生龙活虎!

能把魔法使得像是仙法一样的人,在魔族里面不多。而镜儒便是其中一个。

其次,这家伙博学,懂得东西很多,就比如现在,江入云能够分辨出来镜儒手中拿着的这面手牌是朝廷之物,却不知道他究竟是干什么用的。

朝廷之物流落到魔域的东西并不多。

再次,这个人很花心。这一点也与他族中的任何一个人不同。

如此三个人,年龄均比江入云要大上许多,但是出于常识上的考虑,大家都认为他们同在一个车厢中是比较合适的。或许正因为如此,车厢中的气氛便如同外面的天气,有些压抑。

便在这时,镜儒终是耐不住性子,笑骂道:“这哪里是上学的样子嘛,把人关在车厢里,跟囚徒一样。前面是一队押送囚徒的士兵,后面是一队押送囚徒的士兵,再加上前面车厢里那位押运的长官,这半个月的时光,还不把人给憋死?”

“嘿,镜老弟这话说得我爱听,不过这一回咱们本来就是要进一个笼子里面养上两天,既然如此,又何必在乎这一段路程?您说对不对?魔灵大人?”画魂微微笑着说道,然后将话题递到了江入云这里,眼睛里满是试探。

从地位上来说,江入云也是押送他们的一个长官。

江入云睁开眼睛,淡淡反问道:“大家都在一个笼子里面养大的,还在乎移到另一个笼子里面继续养两天么?”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