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火云崖 [书号2544365]

37.异域绣娘(上)

《火云崖》 随疯而来/著, 本章共2524字, 更新于: 2020-09-10 08:51

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时间已经是中午时分,江入云睁开眼睛,竟然发现自己还是打坐状态!这可是个好现象,某书上说“夜不倒单”,那是禅定到了一定程度才有的能力,自己竟然这么快就能做到,倒算是个奇迹。

不过,由于是白日做梦,梦中的情景已然忘了泰半,唯有剑士那已无生命的心和那随后的绝望呼声、还有两人的大概关系留在了他的记忆中。记忆最清晰的,还是那个被推搡的感觉。

做了这么一个梦,莫非自己是受到摩罗之眼中鞠荣花的魅惑领域的影响了?江入云呆坐半晌,却得不到肯定的答案。伸手到怀里去摸摩罗之眼。想要看个究竟,一模之下,怀里竟然空空如野!

江入云惊得快要跳起来,摩罗之眼那里面可是封印这鞠荣花的魂魄!如果丢失了他该如何向点微交代?

抬眼一看,有一物在石桌之上,银白中带红,中间还有一物透亮,十分惹眼。顺手拿过来,正是那颗摩罗之眼。江入云这才一颗心重新落回肚子里面。

奇怪的是,这珠子不知谁给加了挂绳,银色主体中加入了红线,绳子上用不知名的织法编出来数个不同的绳结,如花又如兰叶,总体看上去又大方又有深度。

用手拿起来,下面的流苏也是银色中加入红色的绳线作成,一枚金扣在珠子下面结成一体,将摩罗之眼紧紧收束在绳结之中,让整个挂件在华贵方面直接上了一个档次,看起来落落大方,十分适合佩戴。

江入云四处瞅瞅,却没见有什么人来过的痕迹。细细一想,却也回忆不出来这半天有什么动静。打坐的时候他的感觉可是增强了的,有些微的声音应该会感知到,但是他什么也没感觉到。

没有人来过,这摩罗之眼怎么会多了一层挂绳?

出了鬼不成?

想了良久,江入云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还有别的事情要办,只得做罢。

回到柴屋,却见小红鸟儿还在昏睡,于是将它揣起来装在胸前。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能感到这小坏鸟儿的翅膀在微微发抖。

“可能正在做什么噩梦吧。”江入云将它抚了抚,然后转到后崖从枯树上取下十余张晾干的兔子皮、狐狸皮背在身上,便步行下山了。

由于万灵堂大多数师兄弟修习的都是魔法,使用武器方面便大多都是以短兵器为主,长剑和非铁器类武器是常见武器,所以在万灵堂的兵器库中并没有很适合江入云使用的武器。当日对付鞠荣花时使用的长枪甚至由于放置时间过长,枪柄的木头都已经有些裂纹了,虽当时江入云走运,长枪枪杆没有立刻断裂,但是这枪明显已经不再适合使用下去。所以,江入云得去山下兵器铺看看有没有合适的长枪。

另外,他总不能一直拿着树干当长枪吧?

从山崖走到山下的福来镇,江入云足足走了一个时辰,这已经是他的最快速度了,不过两个月来的锻炼成效很明显,江入云竟然气不喘心不跳,浑身微汗,还精神奕奕,这倒是让他更觉得自己的选择没错。

在渠道兵器铺之前,照例他现在街上逛了一圈,街上吃的依旧不少,但是江入云并没有兴趣,便一路踱到了一张刺绣摊子上。原本街上出现刺绣没有什么新奇的,但是这一次刺绣摊子上的绣娘却与众不同,让江入云忍不住停下来多看了两眼。

这是两个异域绣娘,年龄与江入云相仿,头戴坠着珍珠的红毡帽,身着绣着金色花纹的锗红袍,腰间是一条一指余宽的绣花腰带,脸儿圆润,带着一抹天然的红,杏眼含情,蛾眉皓齿,举手投足之间带着一丝丝草原的豪爽之气,但是手中五指却与南方女子一般灵巧,上下如兰交织,让一根绣花针在两尺宽的白绫上上下翻飞,织出一朵朵各色的花纹图案。

“唔,北方女子也能有如此绣工,难得一见啊!”围观众人中有中年妇人赞道。

“就是!你看这小手儿,这么嫩的,看着真想摸一把!”也有中年汉子扛着农具,绿着眼睛留着口水道。

又有青年奇道:“北方是不是旱灾了,怎么好好地不在北方待着,跑到这中原之南跑营生来了?”

有人回答道:“嗨,哪年没有饥荒!听说这几年西戎那边可汗年龄大了,不太满意跟朝廷的关系,最近有人说,就是因为这两年年景好,朝廷这边大家过得好了,那边的可汗看得都眼红,所以最近在不断挑事呢!这些人可能就是因为临近边境,所以就逃难逃到这边来了。都是平头老百姓,到哪儿活不是活着?”

先头那妇人回头点头道:“对!我家官人也说了,最近魔君也下了旨意了,家中若有愿意学武的儿子,可以免收学资,去魔君府指定的派别学习武艺,说不定就是在为朝廷征兵做准备呢。”

“是嘛!这有这么好的事!?”

……

便在这时,刺绣摊子上一名中年大叔站起身来,理了理手下已经修好的布料,拱手带笑对众人道:“各位乡亲,各位乡亲!我格木图正如大家所说,来自于北方草原。初到贵地,只是为了凭着手艺讨一口饭吃,如果大家觉得我这两个绣娘手艺不错,大家尽可挑拣自己喜欢的成品买走,我们秀坊的刺绣,价格公道,绣品精美,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多多支持……”

格木图言罢,立刻有人就凑了上去,围着一堆刺绣成品挑拣起来。

江入云觉得有趣,便也上去看了看,取过一件绣品拿在手里仔细摸了摸。虽然江入云对此秀并不太了解,但是粗眼一看也觉得绣的很不错。北方刺绣的跟他们的人性格一般,多了一些好爽,少了一些柔和,的确是别成一脉,加之北方的织物棉麻较多,拿在手中便多了一分沉甸甸的感觉,想必这样的衣服穿在身上,在增加保暖功能的同时,也会多上一些北方的豪爽风情。

江入云这边正看着绣品,那边便有妇人笑道:“呀!这是哪家的哥儿,怎么这么喜欢凑热闹,嘻,该不会是看上人家姑娘得手艺不错,动了歪心思了吧?”

“就是,一个半大的小子竟然也这么喜欢绣品,这是少见呢。你说,他是不是有些早熟了?”有人应和道。

众人哄笑,方才那扛着农具的中年汉子更添油加醋笑道:“唉,你看这冬天过去了,快过年了,春天说到就到了,驴儿马儿都要配种了,何况是一个出毛儿的大小子?扈三娘,你家的女儿不是已经十三岁了,啥时候拉出来也露个面儿?”

那扈三娘恨声道:“你个挺尸的,怎么不赶快去见阎王,在这里凑什么热闹!”

众人又是哄笑。

江入云一时羞红了脸,怒从心起,当下便想拿树棍戳了这中年汉子。但捏了拳头,手下却动不了。心下却暗道:“不,不能动手。我现在是魔灵,是比魔君还要高一等的魔灵大人,不能跟平头老百姓较真。他们懂个屁。”当下也不说话,将绣品归还到格木图面前,转身立刻就走。

以江入云现下的外貌,就是一个书院的童生,肩上还挑着数张兔子皮,貌不出众,谁也不会在意他。

所以,还是赶紧走吧,跟这些大娘们没有什么理可议论的。

可偏巧在这时候,一只手从背后伸过来,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