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火云崖 [书号2544365]

31.敌人

《火云崖》 随疯而来/著, 本章共2499字, 更新于: 2020-09-05 08:00

从卧云院出来,江入云没有回到那间有师兄弟们护着的院落,而是一路走着,一路思索着,回到了自己那清冷却视野极好的两亩三分崖面。待得反应过来,人已经到了山崖跟前,其时日已西坠,斜阳懒懒地将光洒在崖面山,世界又重回安宁与孤独,江入云愕然醒悟,原来自己专心于想事情,竟然忘了自己目前的居所是客房了。

山崖,已然是他的家。

钻进柴屋取出茶具,烧上一壶水,泡开了半勺茶,然后坐在崖边细细地品着,望着远处山峰上云起云落,江入云突然想起来在那些杂书上看过的半阙诗:“深夜数瓯唯柏叶,清晨一器是云华。”原来一入茶道,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看得风清月朗。心中将所有事情都放下,江入云即刻感觉到无比的轻快。

原来人生可以过得这样跌宕起伏。

江入云第一次有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梦幻感。

两个月前,自己还是这山崖上一个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顽劣少年,两个月后,他竟然是这魔域当中拯救十族的英雄!这落差有点大。

如果只是一个英雄也就罢了,偏巧自己救的那帮人不是别人,竟然是魔域之中高高在上的十殿魔君!

“魔灵”啊!这个称呼并不是一般人能够得到的,自此,他能够调遣魔域中的任何物,甚至在一些情况下可以直接差遣魔君!千百年来,有几人能够拥有这样的权利!?

如果下一步做得好,跟着点微上人去了帝都,再在消云岭深造一段时间,自己岂不是未来北晋帝国年轻的一名政坛将星?

少年英雄,英雄少年,何其美哉!

从本性上来说,自己并不是个贪图荣誉的人,但是从世界的边缘走到世界的中心,这段原本看起来同登天一样的路似乎也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荣誉……”

脑子里面突然冒出来杂书上的一句话:“虚荣乃是毒药,戒之方可警醒,慎之则保无虞,贪慕之为自寻死路,何哉?权柄也。”

记不得这句话是哪本书上的了,但此话一出,江入云不知道是茶喝多了还是山风吹多了,突然出了一身冷汗。“世界的中心?不正是权力的中心?权力的中心又岂会是一帆风顺?”

想起这两天点微上人的一言一行,他在自己心中依旧高大、光明是没错,可是他的那些手段那一个不是江入云能看明白的?没看明白不说,自己几番也成了他手中的棋子,完成了抓捕并封印鞠荣花的事情!这策略、这手段,那可是比所谓的“英雄”不知道高出来多少层次!

突然,心中又出现了点微那句话:“你的目标要比他们高。”尊尊告诫的声音,依旧如同醍醐灌顶。

轻轻松松一句话,便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同时,这句话出现之后,自己便如同有了神通一般,竟然莫名卷入到了魔域上层的争斗之中!难道事情真的就只是偶然么?偶然的话为什么这句话会出现在两个月前?如果用巧合来解释,那也太巧了点!

虽说是冬日,但江入云脖颈,竟然冒了一层冷汗!

颤抖着手,江入云又烧了一壶茶,尽数灌了下去,方才用暖气将冷汗压了下去。

如此牛饮,倒是有些浪费了那些好茶。

身体上暖和了,心情上就哈了一些。

虽然说点微的手段让人捉摸不透,但是总体来说封印妖后并不算是什么坏事,这老女人纵横魔域几千年,虽出现的不频繁,但是名声并不好,封印她也不算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所以点微也不能算是坏人。

既然点微不是坏人,他又来自朝廷,自然也不会是危害天下生灵之人,跟着他定然也不会走到邪路上去,竟然走不上邪路,那么他江入云害怕什么?

想到此处,江入云方才冷下心头,将“魔灵”一事看得风轻云淡起来。魔族危机已解,自己今后就是跟着点微上人混了,魔域也不会太多踏足,“魔灵”什么的,也就是“烟花爆竹一场梦,醒来万事皆随风”了。

想至此处,心中的忐忑方才归于平静。

从怀中摸出来摩罗之眼,端视了半晌,直至日光消失,星斗初升,江入云才悟出来另一个道理:“世界上好看的东西,大多是透明的。”

方才微微一笑,为今天突然明白了这么多道理想奖赏一下自己,煮上一锅兔子头,庆贺一下,一道火红的烈焰流星般划过悬崖,准确无误地落在茶几之上!

“小傻鸟?”江入云呆了一呆。

这是怎么了?这家伙怎么又是周身火焰?难道又是在哪里被谁惹火了?今日午后江入云随着小厮去见点微上人,这家伙躲在被子里睡觉,莫非是被人一个不小心卷到被子里了?

这边正疑问着,小火鸟抬头瞅见他手中的摩罗之眼,眼睛瞬间从外翻状态换成了内翻,浑身火焰忽地熄灭,翅膀和脚都缩了起来,变成了一团正在瑟瑟发抖的毛球!

妖后的领域,它能感觉到!

嘻?这下有办法治你了!江入云笑道:“嘿,都说了你的火气别那么大,你就是不听,这下好了,这东西专治你的火气,你看……这东西是挂在哪里好?这里?”

江入云捧着摩罗之眼在胸口比划了比划,小坏鸟儿抖得像是筛糠,“啾”的一声叫得像是秋天里的蟋蟀。

“这里?”江入云又将摩罗之眼拿起来在脸上比划了比划,小坏鸟儿直接将头也缩了回去,只留下几只成羽在外面,看起来像是插了几根羽毛的毛线团!

江入云瞬时有一种报复的快感充斥全身。

月亮上来的时候,一锅兔头终是炖煮好了。江入云特意煮了半只兔肉,那是小坏鸟儿的食粮。出锅之前,撒上一些佐料,香味顿时四溢出来。

“哇!好香啊!”崖边山路上,突然传来一个青年的声音。江入云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但是又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便站起身来,向着来人笑道:“哪位兄台如此雅兴,夜晚了竟然驾临我这荒山孤崖,不怕半路被狼吃了么?”

“狼?”来人一边漫步走上崖面,一边笑道:“狼来了好,我听说这里的狼都是极品,杀狼取皮,将皮以晾干,然后软化、清理之后熟制,再用芒硝浸制,之后再次晾干,即得一张上好的狼皮。如果这些皮运至帝都那边,一张皮可以赚得五十金,所以狼来的多多益善,要是能来一群最好,来一群的话我这一趟夜路可就走的值了!只消二十只,便是千金。”

“啊?”江入云呆住。

这人真会算计。

会是什么人?

来人从月色下漫步走到江入云跟前,微微拱手算是行了一礼,眼睛却直勾勾地往江入云的锅里面瞅,待得看清江入云锅里面的一锅兔头在不住翻滚,直接抹了抹口水,然后转过脸又向江入云拱了拱手:“哇!原来是兔儿头啊!向来听说子午峪的兔子夏瘦冬肥秋长膘,兄台真是好手艺,竟然在这冬日寒夜里煮了这么一锅,看来自是吃兔肉的行家!美哉美哉!不知今日可否赏兄弟一口?”

来人抬起头,面色俊朗,锦衣泛着淡淡的月光,宛如夜游神,正是那日跟着海虹子一起冰封了冯明华的那个叫做“白羽”的青年人!

江入云脸色顿时冷了下来。此刻,这人来这里却又是为何?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