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火云崖 [书号2544365]

12.魔君

《火云崖》 随疯而来/著, 本章共2911字, 更新于: 2020-08-18 08:00

将一切收拾停当之后,已是入夜时分。

这“一切”,包括了将小鸟放在用柴草编起来的一个鸟窝中、用兔皮给它盖好以防着凉;用酒抹了自己的脸以避免伤口感染;将崖面平台清理干净以备明日继续练功;找一根新的树棍、将其削好,变成一杆看起来像是长枪的样子以备明日练武之用;最后再煮上一碗苦菜疙瘩汤填填肚子,给将冻成条的老鼠肉用水煮了给昏迷的小鸟身边放些备着,以防它醒来饿了要吃。

处理完这些之后,自己还有一项新的日程没有做,那就是练习内功。

《兵武》中的气功心法看起来并不太难,重在勤加锻炼,书上说这一方面将增强人的体质,另一方面作为枪法等实战功夫的底子,还能够锻炼凝气,以便增强枪法的威力,既然书中如此说了,那就是非练不可的,否则学习失败了,那可是要命的事情。在珍惜性命这件事情上,江入云还是知道什么是划算的。既然书上这么说,江入云便按照书中所说在柴草铺上盘起双腿,静静地开始打坐。

令人欣喜的是只是一个月时间,江入云已经能明显感觉到小腹在他入定之后便有一股暖流出现,这暖流说不出来的输服,丝毫不亚于当日怀揣小鸟时的感觉。虽然这暖流还不能温暖到小腹以外的地方,但是这说明他练习这气功心法已然有了效果,也证明了这套《兵武》着实不是哄人的玩意。江入云感觉自己的信心前所未有地膨胀了。

只是今日劳累了一天,暖流刚开始成团,他便不知不觉盘着腿睡着了。睡得迷迷糊糊的,他做了一个梦。

梦中,房屋明亮,他似乎站在家中堂上,大堂当中供奉着一位不知名的神仙,而梦里的他似乎也知道,他娘给他说了一门亲事,约定了今日双方见面。梦里的场景便是见面的场景。

不想第一次见面,那小娘子竟然一身红装,穿的颇像待嫁的新娘。这有些奇怪,虽然没经历过这些,但是他也知道首次见面,未婚姑娘穿成这样不太合适。

但江入云的心思全不在姑娘身上,而是想着那个看不清脸的娘!

即便她可能对自己不怎么样,但是她的相貌还是江入云极为想知道的一件事。江入云此时只有一个念头,如果能看见她长什么模样,至少将来遇见了以可以先行避开……

他试图用手去拉住那个还在跟媒人纠缠着怎么办订婚礼的娘亲,胳膊却看起来总是够不着她,怎么也拉不着。

这姑娘倒是很有眼色,过来拉住他的手,说“她忙着,等会再说。”江入云急了,想要推开她,但那姑娘似乎就此黏上他了,不止摸他的手,竟然还用手捧住了他的脸!

这是什么姑娘?

江入云在梦里有些诧异,惊呼“大胆!”,但是随后觉得她的手凉凉的、滑滑的,舒服至极,敷在自己脸上似乎能够将脸上的一些热和疼痛吸收掉,他觉得意志没那么坚定,也就不再挣扎了,只为那种凉彻心扉的舒爽。

身体上舒服了,眼前又恢复了一片黑暗,他又睡着了。

第二日。

江入云还未醒,便听见柴屋外有人在叫:“师兄!?师兄!?”

他浑身一个激灵,立刻从昏睡中醒了过来,这声音除了冯明华还能有谁?

“师弟!”江入云冲了出去,柴屋的门就此没了。

“师弟!真的是你!”来人头发当中一绺白发,不是冯明华还是谁?“想死我了!让我看看!”江入云一把拉住冯明华的手,将他转了一圈,然后看看腿,确认他的腿也没有缺失,叫道:“这些天没敢去看你,怕又是由于我连累你,你不怪师兄吧?”

冯明华也是上下打量着江入云,欣喜中带着担忧:“师兄,你的伤?你这脸上是怎么了?怎么脸上又黑又红的?”

“呃!没事,没事,”江入云笑道,然后将那日与海虹子一战之后的事情细细说来,又将脸上的伤势来源也说了,不过冯明华对江入云的小恩人倒没什么心思,只是关心他对于兵法和武功的体会,他自然对这一块也比较有兴趣。两人无话不说,这一席话直说到直到日上三竿,时间接近晌午。

冯明华也说了自己这些天的遭遇。

原来,冯明华是被三师兄送回家里去了,三师兄虽然没有对冯明华家中人说海虹子的事情,但表示了这是师兄弟切磋过程中的失误,冯明华那时重伤未醒,三师兄就说担心在万灵堂冯明华的不到好的照顾,便将其送回了家,谁也不知道其中的真假,只能默然接受,并对三师兄墨子玉表示感谢。

冯明华的母亲虽心有疑惑,但是迫于万灵堂的地位以及目前自身的处境,也没敢说什么,只一个劲的流泪。待得冯明华醒来,将事情原委详细告诉母亲,冯明华的母亲才咬着牙抱着冯明华放声大哭。如果是得宠的魔君世子,万灵堂哪里会家庭送回家,那一定是悉心治疗,直到冯明华恢复到跟原来毫无差池才会将他敲锣打鼓地送回家!

失宠的冯明华,自然只有失宠的待遇!

不过,现在看来两人全无大碍,这是最好事情!其他事情先放到脑子后面,将来再细细分解!年少不知世事难,想那么多皆是枉然,两人嬉笑一番,又是一片阳光灿烂。

江入云在石坪上搭起青年留下的全套茶具,两人又就这冯明华带来的点心细细品了一刻茶,直到微微细汗发了出来,才舒爽大笑。人生在世,似乎吃饱喝足才是真道理。

“哎呀!忘了一件事!”江入云突然想起来早上还没看看那愤怒小鸟的情况,它脱力昏迷,要是到现在还没醒那就得想想办法医治一番,但在柴屋中看过小鸟的新窝之后,放心地走了回来。

昨日放在鸟窝边的老鼠肉已经不见了,而鸟儿的呼吸也平稳,应该是又睡着了。

“那你父亲怎么说?难道堂堂魔君世子被打成重伤,魔君就不觉得心里不舒服?”江入云问。“世子”是法定的魔君继承人,就算魔君对冯明华父子亲情比较淡,堂堂世子受重伤,那可是举族之耻,堂堂魔君怎么可能丢得起这个面子?

冯明华喝了一杯茶,苦笑道:“我爹都要娶第十三房姨太太了,还顾得上我?”

江入云一愣,骂道“混账!”

冯明华噗嗤一笑,道:“的确是混账!”

当世冯明华这一族魔君,也就是他爹——冯子英,年龄已是一千六百七十二岁,一千六百多年的时间里没有一个子嗣,别的魔君在他这么悠长的生命中已经是子孙满堂了,但他偏偏就是膝下没有一儿半女。

但奇怪的是,作为堂堂第十殿魔君,他竟然也不着急,除了纳了一房族中女子为妾室,竟然对这事并不太在意!千年的岁月里对此丝毫不以为意!

这情况一直持续到十三年前冯明华出生。

冯明华出生了,冯子英在子嗣问题上却又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去了——他恨不能赶紧生出一支部队的儿女,几乎是一年一个,纳妾的举动就一直没停过!更奇怪的是不管是族中的女人还是平常人类女人,他来着不拒,见一个收一个。

当然,这些女人长得都还不错。

这就苦了原本是原配夫人的冯明华的娘——云氏夫人。

一千多年的时间里,魔君膝下无子,她承受的是责备,这在外人看来,魔君不可能身体有恙,没有子嗣,这问题十有八九就出在她身上。外界流传的版本里,甚至说的更夸张,说是虽然魔君纳了一房妾室,那也是她要独占魔君宠爱,妾室根本就在她的虐待之下怀不上魔君的子嗣,或者她暗地里对妾室做了手脚,让妾室根本生不下孩子。

冯明华出生了,魔君纳了妾室,这流言就基本是坐实了,而魔君此时对她的态度也如同外界传言的一般,发生了极大的改变,不再宠着她,将她赶到了偏僻院落独居,而那些新纳的妾室们也很是争气,两年一个,冯明华十二年时间里呼呼呼地多了十几个弟弟妹妹!

而冯明华,也就没有了其他魔君世子的那些待遇——他被送到了万灵堂,这个凭自己实力才能出人头地的地方而不是有专门的师傅来教导。

这让云氏夫人如何能不能不委屈?

或许是魔君心虚,冯明华的世子地位却一直没有被动过。这算是云氏夫人唯一值得安慰的事情。

这些,都是外人众所周知的事情。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