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火云崖 [书号2544365]

1.子午峪(上)

《火云崖》 随疯而来/著, 本章共2990字, 更新于: 2020-05-03 16:58

按照三师兄墨子玉的说法,江入云大概就是废人一个,春困秋乏夏打盹,他全都占全了,且不说春夏秋对他来说是偷懒的好季节,冬天大雪一下来,他连进山砍柴都不去了,天天就知道吃了睡睡了吃,窝在他那间茅草屋里面羞于见人,就连每日必行的功课都不去,宛如快要懒死的一条虫。

每每大家聚在一起这么说的时候,其他人都在哈哈大笑,唯有小师弟冯明华不言语,溜到厨房将桌上的野味用油纸包包好,然后藏到自己的衣服之内悄无声息地退出饕餮轩,赶往一里外三师兄所说的那座看起来并不高的柴屋。

有时候会有人问:“怎么这么快就吃好了?嗯?衣服怎么有些鼓?是去喂外面那只狗么?”冯明华这时会点点头,淡淡笑笑,进而快步走开,并不理会那个问他的人。

当然,这么问的人一般也只有一两次的兴趣来做同样的事,问得多了,这位魔君之子也不回答,大家也就没了问的兴趣。魔君之子,惹毛了也是不好应付的。

天上的云低低地垂着,像是要掉下来,虽没有下雪,但是风吹得像刀子,刮着脸、揪着发,冷飕飕地直往怀里钻,让冯明华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子午峪两边都是高山,却不知道为何每到冬天会变得寒冷无比,甚至连风都会比较大,完全不似别的山林那样将风雪隔在外面,将山谷中的生灵拥在自己的怀里,赐之以温暖,养之以和煦,仿佛巴不得将自己谷中的万物都冰封了作罢。

这样的天气里送饭也是个辛苦的活儿。冯明华将衣服抱得紧了紧,生怕怀里的野味凉了,顶挡住迎面的风望着长天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一个堂堂魔族世子混成这样,惨了点。”他苦笑道。

风又强了点。

对于本门为什么在这么一个地方,二师兄齐正给出了原因。

他说,这正是师父选择这里作为万灵堂所在根本原因。子午峪环境冷酷,正是锻炼一身好本领的好处所。

如果万灵堂建在一个气候宜人的山谷里那会是什么景象?歌舞升平?人间仙境?然后大家喝醉了酒仙乐飘飘?

仔细想想,在这里样的画面里面是一群修炼魔法的人,会是什么景象?

那是堕落!绝对的堕落!

那样的魔族,会是什么样的一个魔族?

一个堕落的魔族!

所以万灵堂选择了修建在子午峪,这么一个能让人不忘修行初心的地方。

这大约是魔族的普遍想法,但是奇怪的是作为一个堂堂魔族世子,冯明华并不这么认为,这天气对其他人来说或许是锻炼的好处所,对于浑身上下没有一丝魔气灵根的九师兄江入云来说,却是一个要命的地方。

究其原因,其他人都有魔气灵根作为护身,而九师兄江入云则什么都没有。

他没有魔气,更没有法术,他要用自己的身体去跟彻骨的寒冷作对,这样就是在等死!如果老天是这样安排,这到底是要他的命还是要他练一身功夫?

江入云并不是一个有魔气的魔族中人,而是一个没有什么资质的普通人类!

这种情况下,作为一个师父,将一个没有魔气、有没有什么法术地普通人弄到子午谷中来,到底要做什么?

很多时候,冯明华很想问问为什么,但是却没有机会。因为在这里呆了八年了,他也只见过师父四回!

一柱香后,冯明华到了江入云的柴屋。

万灵堂所在的灵淼峰西侧是半斧崖,山崖天然如同斧劈而成,江入云的柴屋便倚着山崖而建。柴屋上积累下的雪已经有一尺多厚,但是柴屋看起来倒是跟它的主人一个脾气,虽有些变形,却终是孤傲地站在山坡边的崖壁下,依靠着山壁顶着白雪勉力支撑着,在风雪中虽战战而立,但却始终不见倒塌。

冯明华推开门,弓着身子钻了进去。柴屋虽然简陋,屋子里面却没有风。或许是积雪的缘故,里面尚有一丝温暖,没门外那么冷。

屋子里面一片黑暗之中点着一盏昏黄的油灯,油灯之前,坐着一个头发略微散乱的少年,少年大约十四五岁,比冯明华略大,脸形削瘦,正对着油灯仔细看着手中的一本书。

“九师兄?”冯明华呼了一声。

油灯前的少年转过身来,微笑着应了一声:“唔。明华来啦?”

少年少年老成,额上有一道淡淡的伤痕,眼中略带着一点玩世不恭的放荡,嘴角叼着一根干枯的稻草,单手粘着一本薄薄的书,身上是一件已经结了好几个补丁的旧衫。由于衣下塞了不知道什么御寒的装备,整个人看起来就有些臃肿。

“今天四师兄弄了只狍子,大家好好吃了顿,我给你弄了些来,乘着现在还热赶快吃点。四师兄的手艺,味道还是很不错的。”冯明华一边弯着腰走过去,一边从怀里掏出来油纸包展开送到江入云的手中。

江入云将书放下,将油纸包接了过去,冯明华又道:“狍子肉大家没吃过几回,我尝着味道极好,没有一点腥味,就连炖出来的汤,都被大家喝了个精光。呃……汤不好拿,我就没有弄。”

江入云轻轻一笑,道:“辛苦你了,有肉就成了,还要什么汤?等到天气暖和一些了,我去山里抓几只野鸡,咱们细细的炖汤喝。野鸡肉,比观里面养的那些鸡要好吃多了,肉嚼起来特别带劲,就是熬汤也不错,再在里面放些醋,下些面条来吃那绝对是一道美味……”

说着说着,他言语慢了下来,脸色微微暗淡又亮起,他的眼角多了一点点寒意道:“这些老孙子,今天没有为难你吧?小爷这两天没去,他们是不是又用我来嘲笑你了?”

冯明华摇了摇头,凑出一脸笑道:“没有。好歹我也是魔族十大魔君的儿子,就算他们想要对我使什么坏,那也是要看看我爹的面子的。”

“你别骗我!人穷志不能短,就算打不过,也要把拳头挥过去。就算我没那个力气,可这份窝囊气不能憋在心里,要不会心理变态的。”

“没有没有真没有。”冯明华拨浪鼓一样摇摇头,指着饭食:“快吃吧,等会凉了就要热,你那个罐子再多烧几次就要裂了。”

江入云呵呵笑笑将书放下,然后仔细捏起来一块块残肉块,就着馒头慢慢开始吃。虽然柴屋中没有风,但是依旧冷得像是冰窖,在这里待久了,自然江入云的骨头都是坚硬的,所以,他的动作都有些不太灵活了。

冯明华叹了口气:“等明天,我将狍子皮问四师兄要过来,给你弄一身新皮装吧,你身上这兔子皮时间太久了,都已经不保暖了,该扔掉了。”

“兔子皮?”江入云贼特兮兮地笑笑,“一张兔子皮怎么能够?兔子那么小,小爷我这么大,裹在身上连心口都挡不住。”他将胸前的扣子解开,敞开青衫,露出青衫下面层叠了三四层的衣衫。

那些衣衫颜色鲜亮,材质上好,明显不是江入云可以买得到的。

“宏老头的衣服!?”冯明华吃了一惊。

江入云嘿嘿一笑,却将衣扣扣了起来,道:“别,你要过来恐怕我也穿不上。狍子皮这种上等货,怎么可能穿到我身上?四师兄即使愿意给,其他人也会觉得这是一种浪费,恐怕他们会当着所有人的面从我身上扒下来,那可就不划算了。”

“我可不想在露天里生生给冻死!再说了,咱虽然没有魔气护体,但是身子还算强壮,你瞅瞅,这么冷的天不还是病没生,也没冻死么!”

师父经常不在子午峪,万灵堂的所有事情,都是由本门的三位年长师兄代为处理。

三位师兄法术高强,又都是成年人,他们从来看不起浑身上下毫无一丝长处的九师兄,除了按照师父的要求传授魔法功课那是应尽的责任之外,他们根本不太搭理他,因此要是真的有人将江入云身上的狍子皮给扒下来,恐怕他们也只是皱皱眉头,根本不会这种事情当做事情,全当这是门中师兄弟们之间的一个玩笑。

可是师父即使在,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师父是个阴晴不定的脾气,正如八师兄所说的那样,依照师父的脾气,冬天如此寒冷,他都会说这是一处修炼的好地方,即便这些家伙们当着师父的面扒了江入云身上的狍子皮,他也只会看看所有人,面无波澜道:“如果想要,就要靠自己的本事把他抢回来!实力比什么都重要!”然后双手一抱,转身就进了他的“文殊斋”,根本不理会这种小孩子之间的玩笑。

冯明华苦笑,脸上既是担忧,又是疑惑,指着江入云的身上问:“这衣服你怎么弄来的?”

“自然是偷来的。”江入云答。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