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俘获老师大人 [书号1399256]

第三十九章 离别 (三)

《俘获老师大人》 山七/著, 本章共3099字, 更新于: 2015-11-12 22:14

晚上王倩全权承担了一回司机的角色,她驾着车自己的车把马伟彦几个人全部送回了家。而朱琦则还是留在家中陪宫野琉可睡了一晚。

可是过了今晚之后,他们就不得不正视即将离别的事实了。

是的,自从那一晚过了之后,离别的日子就能掐着手指来算了。

窸窸窣窣,时间就到了期末考的时间。

王烽在期末考试的时候申请了不参加考试,理由就是因为自己的手还没有康复。王烽在期末考的时候就全程都呆在了素问堂。

九叔还是和刚开始那样,没有一丝生气。每天都是死气沉沉的,甚至都不愿意去陪王烽下棋。

也是呆在九叔家中王烽才知道九叔的状态究竟有多差。九叔的饭量越来越小。大部分吃食都被九叔分给了小白。

王烽也曾经劝过九叔应该多吃些,可是九叔每次都只是说:“没什么好吃的。真的,没什么好吃的。”

这些日子里,九叔常说的就是九婶和他结婚以来,就从没有离开过他的身边。现在也不会离开他的身边的。

九叔总是会轻轻的呢喃:“等着吧,等着吧。用不了多久,我就回去陪你的。”

九叔在这段时间里总是会时不时哼上一段李叔同的《送别》。九叔说这几十年来,他身边的人渐渐离世,他自己也已经年近古稀。说到最后的时候,九叔的老眼之中甚至还会充盈着满满的泪水。

每次听见这些话,王烽的心里就会出现一阵阵的酸涩。

可是就是这种酸涩,整整陪伴了她三天。三天之后,王烽就又得尝到另一种酸涩。

期末考试考了三天,而这期末考试结束之后就是朱琦离开临海市的日子。

朱琦的火车票是上午九点。

可是凌晨两点的时候王烽就醒了。醒了之后就再也睡不着。他把自己脑袋下面的枕头抽了出来,抱在了怀里。就这么逼着眼睛,回忆着自己和朱琦的点点滴滴。刚开始的王烽都是笑着来的,可是渐渐地,王烽就笑不出来了。

等到凌晨五点的时候,王烽看到了自己的窗子上已经有了很重的雾水了——天就要亮了,朱琦也就要走了。

王烽拿起自己的手机,给朱琦打了个电话:“在干吗呢?”

电话那一边,朱琦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清落:“在收拾东西呢。那个,今天你会来送我吗?”

王烽沉默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自己会在这个时候沉默,可是他还是沉默了。但是沉默了半晌,王烽还是说话了:“我给你唱首歌吧。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瓢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王烽,你还是别唱了。”

“是不是我唱的很难听?”

“不是。只是我现在不想听。”

……

后来朱琦和王烽聊了很久,直到王倩来敲王烽的门的时候,王烽才把电话给挂了。

《送别》这首离歌听起来是那么的轻柔,可是真的唱起来的时候却又是这么的沉重。沉重到王烽不敢去面对。

就算是王倩敲门,王烽也不愿意起来,甚至都不愿意回应王倩。就这么赖在床上,直到王倩第三次来敲门的时候,王烽才回应了王倩的呼应。

“我要冬眠,不想起来。”

王倩:“那你不去送朱琦吗?”

王烽:“不想去了。你带着宫野去就好了。”

王倩听到王烽这种说话,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那你继续睡吧。”

王烽就这么躺在床上没有说话,直到他听到了黄子衿和宫野琉可出门的声音。王烽才开始从床上坐起来,但是他也只是坐起来,没有起床。王烽只是在床上开始摆弄自己的枕头。

现在王烽的枕头已经换成了朱琦送的枕头了。王烽很喜欢这个枕头。因为这个枕头是朱琦送的。朱琦说这个枕头睡起来很舒服,可是王烽并不认可朱琦的话,这个枕头睡起来并不是很舒服。但是王烽还是愿意技术枕着这个枕头睡觉。因为它是朱琦说的。

过了一会儿,王烽就接到了马伟彦的电话。马伟彦为王烽为什么不来送朱琦,王烽却给不出一个理由来。最后马伟彦在电话里声色厉荏地在电话里对着王烽咆哮:“你要是不来送朱琦,下午你走的时候,我也就不去送你!”

可是就算马伟彦如此对王烽说话,王烽也不打算改变自己的注意,他是真的不敢去送朱琦。

王烽躺在床上,手里抱着朱琦送的枕头。

下午的时候王烽就也要离开临海去美国了。王烽的东西还没有收拾。宫野琉可告诉王烽不用带太多东西,因为到了美国之后,王艳华会帮王烽把该买的东西都买好的。但是王烽不想这么做。王烽给自己找了一个包。王烽没有行李箱,因为他平时并不出门,所以也用不上行李箱。王烽给自己找的包是自己以前用的书包,所以并不是很大,但是王烽比对了一下——这个包塞一个枕头还是可以的。

使劲揉吧揉吧,枕头就可以放进书包了。但是在这种肉的过程中,王烽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枕头里面有东西硌手。王烽不是很确定自己的感觉,于是这一回他开始很仔细地摸索着这个枕头的奥秘。而结果就是,这个枕头里面真的有东西。

王烽拉开枕头的拉链,里面是一个被缝好的布包。王烽摸了一下布包——东西就在这个里面。王烽记得朱琦说过这个枕头是她自己亲手做的,里面装的是荞麦壳,据说用荞麦壳的枕头睡觉不会落枕。王烽想了很久,还是狠下心来把这个布包给剪开了,然后王烽就在一堆荞麦壳里面找到了一个本子——这就是朱琦在上课时时常去写写画画的本子。

王烽打开一看,这个本子里面竟然就是朱琦的日记,准确地说本子前面是日记,后面就都是画。

朱琦会画画,王烽在很久以前就知道,朱琦喜欢画一些漫画之类的人物画。王烽也见过朱琦的画作,很好看。可是等到这个本子上的画全部都是王烽他自己。

朱琦在本子后面一部分的空白页画满了王烽的漫画形象,有王烽正在吃东西的,有王烽趴在桌子上睡觉的,有王烽正在玩手机的,有……而本子的前面的朱琦日记。记载的全部都是朱琦和王烽之间发生的事。日记的题目也是值得玩味——全部都是“喜欢王烽的第几天”之类的。

王烽快速地翻看了一下这本本子上记载的内容。然后就拿着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八点二十。还有四十分钟朱琦的火车就要开了。

王烽拿着这本本子就冲出了家门。然后到马路中间,双臂张开……

“你有病吧?是不是想死啊?”有一辆车在王烽前面停了下来,司机从里面探出了头对着王烽大骂。

王烽走到司机的面前:“大哥,我这也是没办法,你也看到了,现在没有出租车。求您了,捎我一段路吧。”

“没空,老子也在赶时间呢。我等去火车站接人。”

听到这话,王烽的眼睛一亮:“巧了大哥,我就是去火车站送人的。捎我一段吧。”

开车的男子愣了一刹那,却是无奈地点了点头。

在车上的时候,司机就问王烽:“我说哥们儿,你这么不要命的拦车,是去送谁啊?”

王烽:“大哥,不怕你笑话啊。是去送我女朋友。”这一回,王烽知道自己的这句话不是开玩笑的,而是真正衷心的这么说的。

“好了,理解。话说哥们儿你急吗?急得话,我开快点儿。”

王烽:“只要您方便,您就是飞起来,我也乐意啊。”

王烽一说这句话,开车男子就把油门踩到了底……

八点四十分,离火车站还有30公里左右的路程。王烽却已经在路上堵了七分钟。

开车男子回到车里之后就对王烽说:“哥们儿,没辙了。前面堵死了。交警说,现在是春运期间,这样赌下去,赌个四五个小时都是很常见的。”

王烽无奈的笑了笑:“得咧。大哥,这事儿不怪你,我这就下车跑过去。这一百块钱就当是油钱。”王烽扔下一百块钱就转出了车门,也不管身后开车的男子在向他招手大喊不要他的钱。

刚开始的四公里王烽就没有停下过脚步,可是四公里之后王烽就再也没有力气再跑了。基本上就是跑一段歇一段。可是即使是这样,王烽也还是每次开跑就最少是两公里以上的路程。王烽的体力消耗实在是太大了,他还在商店买了两回矿泉水,每次都是一拿到矿泉水就是往嘴里灌。就这样才能缓解一下他那如火烧一般灼痛的肺和喉咙……

十一点,王烽赶到了火车站。

不愧是春运,火车站已经是人山人海了。王烽站在火车站门口的时候才注意到时间已经到了十一点了。

王烽就这么站在火车站站了几秒,然后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实在是没有力气再站起来了,他的腿都放佛不再是自己得了。可是就是这样他还是没有赶到。不但没有赶到,还晚了这么久……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