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俘获老师大人 [书号1399256]

第三十八章 离别 (二)

《俘获老师大人》 山七/著, 本章共3119字, 更新于: 2015-11-11 23:34

素问堂里的气氛很是沉寂,或者可以直接说是悲伤了。

安静的素问堂里,王烽和朱琦就坐在一起,在他们的对面还是在沉睡的九叔。王烽两个人没有去叫醒九叔,这段时间他们一直都只是在逗弄小白。

可是狗是通人性的,这个时候的小白,似乎也变得很是压抑,不愿意动,不愿意出声,只是静静地趴着。目光里都透出了一种死寂。

黄子衿终于还是赶来了。她冲进素问堂的一刹那就看到了摆在桌子上的骨灰盒。

王烽的动作很快,立马就对着黄子衿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王烽这个时候不想去打扰九叔睡觉。

冬天啊,恨就是清冷的季节。素问堂里没有什么取暖的设备,只是在九叔的身边有一个炭炉。王烽三个人和一直爱斯基摩犬就尽量坐得里炭炉近一些,只是偶尔把手脚伸到炭炉边烤一下暖。

沉寂的时间有些久了,黄子衿终于按捺不住了:“王烽,九婶是因为什么原因去世的?”

王烽摇了摇头,还想再说什么,却被另一个声音打断。

“你九婶病了,脑瘤。”说话的人是九叔,九叔还是保持着那副睡着了的模样,只是嘴巴张开了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但是这样还没有完,九叔还是继续站起身来说了第二句话:“其实我没睡,就是不想说话而已。你们来了这么久也饿了吧?我去帮你们煮点儿面吃吧。”

王烽扶着九叔就要九叔坐下:“您老还是歇着吧。要做也是我们做给您吃啊。”

朱琦:“对,九叔。您饿了吧?我去给你买一些吃的吧。”

九叔摆了摆手:“不用了。吃不下啊。我活了这么一辈子了,也治了一辈子病,救了一辈子人。最后自己的老伴病了,我却一点办法都没有。真的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啊!”

王烽:“九叔,您的孩子呢?九婶都这样了,他们还不来看看嘛?”

九叔摇了摇头,语重心长地说:“一个多月前,我就带着你九婶去医院了。然后那个时候他们还是来陪着我们这两个老人的。但是时间长了,他们就坐不住了,他们忙啊,他们忙啊!实在是走不开了。我也就没有强求他们。他们在医院呆了几天就都走了。在前几天,你九婶走的时候,他们又来送了一程。他们还想把我接走的。可是我这一把老骨头了,实在是不想去这么奔波了,所以我还是选择回来了。回来了,回到这素问堂,才是我的家,才是我和老伴该待的地方啊。”

王烽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离开素问堂的。反正离开的时候,朱琦和黄子衿已经哭得不成样子了。王烽自己也是浑浑噩噩的。

一个月没看到九叔九婶,结果一看到就是这么一个场景。

王烽突然想起了自己看的一本书。书名是什么王烽已经忘记了,书里讲的什么王烽也大致忘得差不多了。王烽只记得书里有这么一段说的是每年的冬天都是老人们最难熬的日子。老人,在冬天的死亡率是最高的。虽说王烽知道九婶的死亡原因不是因为寒冷,但是九婶终究还是在这个清寒的季节离开了人世。

回到教室之后,朱琦就是趴在了桌子上。看见苦果的朱琦,很多人都在一位王烽可能是和朱琦吵架了。

马伟彦几个人还特意问了王烽到底是什么情况。王烽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这就是生离死别的感染力”。

马伟彦听不懂王烽再说什么,索性也就不再去关心王烽的事。反正还是那句老话,王烽想说的时候自然是会说的。

王烽的心情也很是不佳,所以下午上课的时候,他就又是再看电影。可是明明是一部喜剧片,他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王烽看电影看到一半的时候,徐继业突然拍了王烽一下:“王烽,你看啊,下雪了。这是今年冬天的初雪诶。可是好小啊。”

王烽看着窗外的雪,自己也是有些失落。虽说南方的雪很小,但是在北风呼啸的时候,人们还是能够感觉到那种湿寒的。这样的天气,王烽不知道九叔变得怎么样了。

“是啊,初雪啊。不知道这个时候那养狗的老人还有没有心情去扫一下门前的雪。”

“啊?”徐继业对于王烽的这种神神叨叨表示很是疑惑,想要问个明白的时候,王烽却又重新开始把心思放到电影上了。

生离死别这种事无疑是最能够令人悲伤的事情了。死别,王烽已经感受到了,而马上生离的滋味也要随着王烽一起到来。这个时候王烽突然害怕起离别的日子来了。面对分别,王烽突然在内心里升起了绝大的恐惧。

回到家中的王烽也都变得很是失魂落魄,干什么事都显得有些有气无力。

王倩在吃饭的时候,用筷子敲了敲王烽的碗:“在想什么呢?”

王烽:“没什么。就是在想过年的时候这间房子会怎么处置。”

宫野琉可这个时候就扬起了头来,抹了抹嘴上的饭粒:“房子留着,明年我还是会回来的。欧内桑可以在这段时间看家的。”

王烽看了一眼宫野琉可一眼,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有人敲门了。

王倩打开门一看,却是朱琦。

朱琦:“我把我那个门迎的工作给辞了,工资也都结算了。马上就要走了,今晚特意来找你们聚一聚的。”

王烽:“那你身后的背一个大包是要干什么?”

宫野琉可这个时候也注意到了朱琦身后背着的包,精神头立刻就来了:“是不是给我的零食?”

朱琦:“不是零食,是礼物。”

朱琦把背上的包卸了下来,然后慢慢打开,现实从里面拿出一个八音盒:“宫野,这个八音盒就送给你了。说实话现在还继续送八音盒好像有些老套,但是你又什么都不缺,我也是在是不知道该送你一些什么。”

宫野琉可:“八音盒也挺好啊,我很喜欢。”

朱琦继续从背包里面拿出了一个礼盒:“王倩姐,这里面是一只钢笔。我也没什么钱,买不上什么特别好的钢笔。只是要你别嫌弃就好。”

王倩接过朱琦递过来的礼盒,叹了口气:“总算是知道王烽刚才在想什么了。看来分别的日子就快到了,这种感觉真的不是很好。”

朱琦抿了抿嘴,还是继续从背包里面拿出了一个小枕头:“王烽,这个枕头是给你的。听说你最近总是抱怨落枕什么的,这个枕头蛮软和的,你就用着吧。”

王烽:“我落枕不是因为枕头的问题,只是因为害怕压着双手所以睡姿不好罢了……不过我那个枕头我早就想换了,刚好你送过来,就暂且用着吧。”

给三个人派完礼物之后,王烽就看到朱琦的包里还有些小零碎:“还有要送给谁的礼物吗?”

朱琦点了点头:“还有孙鑫他们的。”

王烽:“那就打个电话给他们,让他们都过来吧。刚好还能都一起聚聚。”

等到马伟彦几个人赶到王烽家的时候,王倩已经重新叫好了一桌外卖,还准备了一些啤酒。

一个这个架势,所有人就都明白了今晚的主题是什么了。

王烽现在的手伤还没好,甚至举起一瓶酒对于王烽来说都是有些困难的,所以这一回众人都是用杯子喝的酒。但是王倩的要求很严格,就是坚决不能喝醉。谁要是控制不住量,喝醉了的话,她就会亲自帮他/她醒酒。宫野琉可甚至还拿出了新炼制的丹丸。并且当成命名为:醒酒丸。

可是最后真的喝起来的时候几个男生就真的控制不住了。女生还好,喝到了一定的量就可知住了,但是王烽几个男生则就是一杯一杯往肚子里送。

或许也是因为酒精的麻醉作用,宫野琉可给王烽塞了几粒“醒酒丸”,王烽都没有做过多反应,只是随便嚼了嚼就咽下了肚。

在这种气氛的感染下,众人都变得有些刚开了。在那一晚,几个人把以前说开了或者没说开的话题再次说了个透彻。甚至包括朱琦是否是喜欢王烽,王烽是不是喜欢朱琦的问题都被提了出来。

是啊,这个时候要是不说出来,或许以后就再也没有就会说了。

所以当马伟彦举着酒瓶子问朱琦有没有喜欢过王烽的时候,朱琦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马伟彦似乎也接着点儿酒劲壮了壮胆,举起酒瓶子据对着王倩大喊:“王倩,你要我怎样才会喜欢我?”

王倩却比朱琦要冷酷得多,只听见王倩淡淡地对着马伟彦说了一句:“告诉我,你要我怎样才会不喜欢我?”

一句话把马伟彦说得立马就垂下了脑袋,王烽还在一旁安慰他呢,可是安慰到最后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话了。总不能当着王倩的面说王倩不值得马伟彦则么喜欢吧。最后王烽一跺脚,就对着马伟彦吼:“今晚,不是来着谈情说爱的。我们是来缅怀即将到来的离别的。”

马伟彦还摆了王烽一眼:“那你也没有资格说我。过几天你送完朱琦就没事了。我送完朱琦还得去送你。我要送两回你知道吗?”

王烽:“屁!你第二回送的就是我,我还是一样得离别两回。”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