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俘获老师大人 [书号1399256]

第五十六章 没事你坐什么黑车啊?

《俘获老师大人》 山七/著, 本章共3270字, 更新于: 2015-10-23 23:20

黄子衿走了之后,王烽也就要离开酒吧。说实话,比起喧闹的酒吧,他更喜欢宁静的咖啡厅。

马伟彦拦住王烽:“王烽,你身上还有多少钱?”

王烽:“还有几张红色毛爷爷。”

“我们几个快没钱了。”

王烽最后把自己的银行卡交给了马伟彦,最后还把自己的密码告诉了他。之后就是四个人开始分头寻找黄子衿。

似乎是黄子衿再一次把自己的手机号存入了黑名单,所以这一回无论王烽怎么打电话,所得到还是只有无限循环的机械提示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就在王烽感到无所适从的时候,王烽突然接到了宫野琉可的电话。

“欧尼酱,你今晚不回来了吗?”

“宫野,你就在家好好休息吧。千万别乱跑,记得把门窗锁好,我今晚不打算回去了。”

“可是……欧尼酱,我害怕。”

“你怕什么?又不是没有一个人住过。”

“这不是昨天晚上看了恐怖片吗?”

“那也是昨天看的。”

“我不管,我就是怕啊。”

“暗黑女巫还怕这个吗?”

“暗黑女巫怎么就不能怕鬼了。我在中国可是只有你这么一个亲人,你要是不管我就真的没人管我了。”

“我现在走不开身啊。”

“那你在哪里?我去找你啊。”

“我在xx景区,你自己搭计程车过来吧。到了再给我电话。”

“好哇,欧尼酱,你竟然真的去旅游了,而且还不带着我。”

王烽不想理会宫野琉可的唠叨,就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王烽在街上徘徊了良久,都没有找到他所想要找到的人。而且更让王烽烦躁的事,在他完全不知所措,甚至有种就此作罢的感觉时,天空突然下起雨来了。

王烽找了一个屋檐开始避雨。再一看时间,却发现自己离开酒吧已经过了将近半个小时了。

王烽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依然是宫野琉可。

王烽一接电话就感觉到不对劲了,因为宫野琉可哭了。

“欧尼酱,私を強奪された。”

“说中文啊。”

“我被打劫啦。呜呜……”

王烽用一只手扶着额头:“你现在没什么事吧?报警了没?”

宫野琉可:“我报警了。可是我不知道我现在在哪里啊,警察叔叔问我的在哪里的时候,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说。欧尼酱,我好怕啊,你快来救我好不好?”

“你把事情的经过跟我仔仔细细一丝不漏的说一遍。”

“哦,好吧。我出门的时候,就去找出租车啊,可是等了好久都没有看到出租车。然后我就看到一辆小轿车停在了我身边,然后里面有个叔叔就问我要去哪里。然后我就说要去你那里。你也知道我又不认识路的,结果那个叔叔就把我带到了一个小树林子里。然后就要对我做不好的事……呜呜……”

“然后呢?你怎么了?”王烽这句话的声音特别大,弄得周围的行人都把目光投向他,可是这个时候的王烽已经接近了抱走的边缘,又是狠狠地一眼瞪了回去,“看什么看,再看的话,你信不信老子打死你?”

很多人因为王烽的这句话都收回了目光,甚至远离了王烽一些距离。可是并不说所有人都愿意忍让王烽。有几个壮汉当场就不乐意了:“小子,你很嚣张啊。有胆你再说一遍。”

王烽没有多说话,而是把手机塞回了口袋,也不管电话那头宫野琉可哭得有多伤心,欧尼酱叫了多少声。直接就冲向了离他最近的一个壮汉。

几分钟之后,王烽从地上爬了起来,抹了抹嘴角的鲜血,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又继续把手机拿了出来,此刻他的手机屏幕已经充满了裂纹。好在大致还能使用。

王烽重新拨打了宫野琉可的电话,可是宫野琉可的电话却是显示着正在通话中。

王烽突然变得很失落,或许在这一刻他突然理解了李景山的心情了。可是他和李景山的情况有完全不同。却还是那句好说得好。人的幸福都很雷同,人的悲哀却是千差万别。

王烽拦了一辆出租车,告诉司机他要回临海市的市区。

在出租上没多久,王烽接到了宫野琉可的电话。电话一接通王烽就迫不及待地问:“你现在在哪里?能认识回市区的路吗?”

宫野琉可:“我不认识路啊。刚刚anhou欧尼酱你又不说话,我真的好害怕。然后警察叔叔就给我打电话。说是可以用GPS锁定我,他们叫我不要动,他们马上就会过来找我的。”

王烽:“那就这样说,等警察叔叔接到你了,你再给我打电话,然后告诉我,你将会去哪个警局好不好?”

和宫野琉可的通话结束之后,王烽就打通了马伟彦的电话,告诉他自己要先回市区了,让他们继续去找黄子衿,千万不能让黄子衿再出事了。马伟彦听出来了王烽的状态有些不对,可是他也没有多问。还是那句话,他知道王烽的性格,王烽这种人如果有事的话,你硬是要要问是肯定问不出来的,但是等到他想说的时候,他就会自己把所有的一切全部都说出来。所以马伟彦最后只能是回应王烽自己尽力找黄子衿,并且告诉王烽需要帮忙的时候记得再打电话给他们。

王烽到达市区的时候,宫野琉可的电话终于再一次打了过来,然后王烽就告诉司机改道去警察局。

或许真的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吧。在接到宫野琉可的电话之后,他又接到了徐继业的电话——徐继业找到黄子衿了。

王烽:“黄子衿现在怎么样?”

徐继业:“状态不算差,就是喝了点儿酒,但是没醉,清醒得很。还有就是刚刚还哭过。王烽,你要过来吗?”

“你打电话通知其他人吧,顺便通知李景山,让李景山好好照顾黄子衿。告诉李景山,要是黄子衿掉了一根毫毛的话,老子就是拼着下辈子在监狱里呆着,我也要灭了他。”

沉默了半晌,徐继业试探性的问道:“王烽,你是不是出事了?”

“没什么。你们好好照顾黄子衿吧。没什么就先这样说吧。”

就这样王烽在浑浑噩噩中赶到了警局。

王烽赶到警局的时候,宫野琉可正坐在警局里喝奶茶。这个警察局并不是王烽以前进的那一个,而是另一个分局。所以里面的警察没人认识王烽。

有个警察就问王烽:“你谁啊?有什么事吗?”

王烽指着宫野琉可:“我是那个女生的哥哥。”

这个时候宫野琉可也看到了王烽,立马就放下了奶茶,扑到了王烽的怀里:“欧尼酱,你可来了。”情绪激动下,宫野琉可竟然又哭了出来。

王烽很轻柔地摸了摸宫野琉可的头发,没有像往常一样揉乱她的头发,而是小心地帮她把头发慢慢理顺:“没事了,没事了。我们回家吧。”

王烽在警局陪着宫野琉可做了一个登记之后,就带着宫野琉可离开了警局。

王烽:“宫野,你身上的味道好难闻啊,到底是什么味道。”

宫野琉可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那个坏蛋叔叔要对我做坏事的时候,我就把下午炼制的除魔药水倒在了自己身上。然后那个叔叔就没有对我做坏事了。”

王烽此刻终于算是缓解了一下心情,然后嘴角微微上扬,却是笑了出来:“看来你个丫头有时候还是蛮机灵的吗。也算是黑暗君主保佑吧,你个女巫没什么事就好,钱没了的话,让宫野先生和王小姐再打来就好了。”

宫野琉可看着王烽:“欧尼酱,你受伤了是吗?你脸上有很多淤青诶。我们去医院吧。”

王烽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带着笑意然后作出满脸嫌弃的样子,把宫野琉可推远了些,并且用手在自己鼻子前扇了扇,弄得宫野琉可娇气地把嘴撅了起来。

就在回家的出租车上,王烽却是再次接到了马伟彦的电话。

“王烽,快上QQ,我们视频。”

王烽不知道,马伟彦为什么会如此着急,却也是快速同意了来自马伟彦的视频邀请。

然后在王烽的手机屏幕上就显示了这样的一幕——在那景区的某条不知名的街道上,马伟彦几个人打着伞站在街道中央,其中徐继业更是为黄子衿也撑着一把伞;而在黄子衿的面前,淋湿了一身的李景山正在单膝下跪,手里举着一枚钻戒;而这些人此刻正被一群行人围着。从手机你传来一阵一阵的呐喊声:“答应他,答应他。”

王烽可以想到李景山肯定是经过了一阵深情的告白外加虔诚的认错,然后再开始求婚的。可是事情的紧张永远不止是这样,因为接下来的一幕,就是黄子衿伸手让李景山为她戴上了戒指……

王烽的手机滑落了,弄得旁边的宫野琉可感觉到好是奇怪:“欧尼酱,你怎么了?刚才视频里的人是谁啊?”

王烽看着宫野琉可,突然目露凶光:“都是怪你,如果不是你,我就可以先一步找到她。也就不会有这件事的发生。”

“欧尼酱,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

“没什么?你回没过去好不好。你也看到了中国的国情根本不适合你生存。”

“欧尼酱,你这是要赶我走吗?我不要,我不要。”

王烽看着再次流泪的宫野琉可,怒气却也不自觉地笑了下去。是啊,她今晚受到的惊吓已经够多了,不能再吓她了。于是王烽只能无奈地说一声:“你说你没事做什么黑车啊?”

这个时候坐在前面的出租车司机不乐意了,直接回过头来说:“诶,你这句话可不能乱说。我这绝对不是黑车。”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