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俘获老师大人 [书号1399256]

第二十六章 抱枕事件的后续

《俘获老师大人》 山七/著, 本章共3205字, 更新于: 2015-09-19 20:36

黄子衿回到了家中,直接把自己锁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把史努比的抱枕塞进了橱柜里。她家里的确缺一个抱枕,可是这也不代表她就会去使用王烽给她的抱枕。

黄子衿躺在自己的床上,父母来敲门来叫她吃饭,她却只是隔着房门告诉他们自己已经吃过了。躺在床上纠结了一会儿之后,黄子衿给李景山发了一条道歉的信息。

黄子衿躺在床上纠结的时候,王烽正在教室里和马伟彦下五子棋。当然,还是那种在自己的本子上下的那种。

马伟彦在输了几局之后,轻声地问王烽:“你明天准备干吗?”

“上课啊。还能干吗?”王烽头都每天一下,依旧专注地看着棋局。

“我是说黄子衿那边。”

“哦,你说黄子衿啊。那你觉得今天黄子衿是不是看出了什么不对劲来了?”

“我觉得有那么一点点儿。”

“那从明天开始就暂停黄子衿的攻略。先把她晾一晾。”

“为什么?不是应该趁热打铁吗?”

“你还年轻你不懂。我这招就欲擒故纵。当然趁热打铁也是要的,从明天开始展开进行针对李景山的攻略。”

马伟彦看了王烽一眼,然后点了点头。王烽早就跟他说过,在拿下黄子衿之前要先解决李景山。不过王烽是不屑于去用阴谋诡计去陷害李景山的,比如雇某个女人带着一个小孩子去和李景山“认亲”,然后让黄子衿看一看现实版的陈世美。

马伟彦看向王烽:“你打算怎么做?”

“慢慢来。高中有三年的时间,我们不急。”

“是你根本就没有想好该怎么办吧?”

“认真下棋。”

“不要转移话题。”

王烽抬起头,顶着马伟彦:“小马啊,我们是好哥们儿吗?”

“是啊。怎么了?”

“那有你这样逼你的好哥们儿的吗?能不能不要老是拆我的台,好歹给我留点儿面子啊,给条活路好不好?”王烽一脸无辜地看着马伟彦。

马伟彦的嘴角往上弹了几下,话说王烽哪有脸来批判他不给人留活路?王烽兴致来的时候,那才叫不给别人留活路。可是马伟彦终究还是没有计较这个。

“好吧。这回就放过你。但是你得告诉我今天下午你和黄子衿两个人干了什么。为什么黄子衿最后从这里发火?”

“别跟我说这个。你一说我心里就难受。”

“好哥们儿你都要瞒着吗?”

“你真的想知道吗?”

“少废话,快点儿说。”

王烽突然坐直了身子,两只手搭在马伟彦的肩膀上,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然后才慢慢地说:“我对黄子衿表白了。”

因为这句话,马伟彦的嘴先是张得很大,然后又慢慢闭拢,转而用鄙视的眼神斜视王烽:“你在藐视我的智商吗?这谎话也说得太明显了吧?”

“你的智商还用侮辱?真不知道是谁给你的自信啊。”王烽看着到马伟彦似乎还想反驳他,于是又接着说话,而没有给马伟彦说话的机会,“好吧,我说实话。我问黄子衿我长得怎么样?”

“然后呢?”

说到这里,王烽的嘴突然撅了起来,然后就趴在马伟彦的肩上开始假哭:“黄子衿说我是她见过的人中长得最丑的那个。”

“黄子衿这句话说的怎么这么难听?难道她不知道有时候实话才是最伤人的吗?”马伟彦笑着骂了一声。

“马伟彦,我伤心的不是这个。我伤心是黄子衿她骗我。”

“她怎么骗你了?难道还有比你丑的?”

“有啊。”王烽突然抬起头慈祥而温柔的看着马伟彦,同时停住了假哭的声音。

“你这个目光是什么意思?”马伟彦的表情变得很是微妙,和王烽相处这么久,他当然了解王烽的习惯。

王烽没有回答马伟彦的问题,而是转为另一种语气对着马伟彦说:“马伟彦,你有么有察觉到,今天晚上,那个李司音一直看向我们这里?”

“我也有这种感觉。”

“一个人的感觉是错觉,那么两个人的感觉是?”

“事实。”

“回答正确。你说她为什么看着我们?按理来说她应该看着徐继业才对。难道是班主任让她好好监察我们的情况吗?”

王烽和马伟彦不知道李司音为何看着他们。但是李司音却知道的一清二楚。

在傍晚的时候李司音收到了她哥哥李景山的信息——“司音,帮我注意一下王烽,我总感觉王烽再打你嫂子的主意。而且今天王烽还给你嫂子送了一个大抱枕。”

因为这样子的一跳信息,李司音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好好注意一下王烽。说实话,如果只是说王烽在打黄子衿的主意的话。李司音是说什么都不回信的——开什么玩笑,一个学生会喜欢自己的老师,这是小说里的剧情好不好?但是李司音也知道李景山不会骗她,既然李景山说了王烽给黄子衿送了一个抱枕,那么王烽就一定给黄子衿松了一个抱枕。可是王烽为什么要给黄子衿送抱枕?那是学生该给老师送的礼物吗?怎么看都不像吧?

李司音很是疑惑,她甚至想去直接问问王烽到底想干什么?不会是又想做什么恶作剧吧?王烽那个恶作剧之王的名头可不是空穴来风随随便便就传出来的。李司音甚至想把这件事告诉彭丽,可是她怕彭丽再去和黄子衿闹矛盾。

上次李景山来向她打听在这个班上谁最有可能骂黄子衿的时候,她就已经意识到了彭丽和黄子衿之间有一根不能碰的导火线,那就是王烽。李司音那次为了化解彭丽对黄子衿的怨恨和误会,甚至把黄子衿已经和自己的哥哥谈恋爱的事情告诉了她。这次要是这件王烽给黄子衿送抱枕的事让彭丽知道了,谁知道彭丽又会干出什么事来。而且这一回李司音手上可没有筹码去化解彭丽对黄子衿的芥蒂。所以李司音决定这件事千万不能让彭丽知道。可是她又想知道王烽为什么要给黄子衿送这样一只抱枕。

看见王烽有把目光调向她的时候,李司音也刚好下定了决心。李司音拿起笔就给王烽写了一张纸条。并且让身后的人传给王烽。

“王烽,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送一个抱枕给语文老师。”

王烽看到这张纸条的时候,眉头立即就走了起来。给黄子衿送抱枕的事,只有他寝室的四个人外加黄子衿本人知道。如今李司音也知道了这件事,那么说明李景山也知道这件事。王烽不相信徐继业会背叛他,把这件事告诉李司音;同时王烽也明白黄子衿没有理由把这件事告诉李司音;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黄子衿把这件事告诉了李景山,然后李景山把这件事告诉了黄子衿。

“你怎么知道这件事的?”王烽还想再确认一下自己的猜测,于是就给李司音回了这样一句话。同时王烽又叫马伟彦写张纸条给徐继业,让徐继业和马伟彦对对口供。最起码要让徐继业知道,王烽的那个抱枕不是王烽特意买的,而是王烽远在美国的妈去年给他买的。这个谎一定要撒圆了,不能够留有一丝破绽。

“我不瞒你说,这件事是我哥告诉我的。你也不要瞒我好不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送一个抱枕给语文老师?”

“好吧,我实话告诉你,本来想把那个抱枕扔掉的。恰巧遇上了语文老师,就把这个抱枕给她了。不过你可以让你哥转告黄子衿,让她放心,那个抱枕是干净的,还没有任何人用过。”

李司音看着王烽的这张纸条,说实话,这句话她并不是很相信。可是她也明白。王烽既然这么说了,哪怕她有再多的疑惑,王烽也不会再给她第二个答案的。

李司音没有再给王烽传纸条,因为她知道已经没有必要再去写纸条。李司音看了一眼徐继业,犹豫了些许却还是给徐继业写了一张纸条,问了一下王烽给黄子衿送抱枕的原因。虽然在李司音看来

可是李司音的动作还是慢了一步。徐继业那边马伟彦已经打好招呼了。不但是徐继业那边马伟彦打好了招呼,甚至连孙鑫那一边,徐继业都顺带地打好了招呼。现在李司音不管是要去问谁,也不管她要去问几次,都不会得到第二个答案。除非她去问黄子衿,或许能够得到一个稍微不一样的答案。但是李司音会去问黄子衿吗?答案是明确的,那就是不会。而且哪怕就是李司音会去问黄子衿,黄子衿或许也不会把答案告诉李司音,就好像黄子衿没有把答案告诉李景山一样。

但是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所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既然做了总会留下一丝蛛丝马迹的。就好像,今天下午有人看见马伟彦抱着一个巨大的抱枕站在学校的后门不知道在等谁。而那个人就是彭丽的好朋友高雅兰。

所以在彭丽和高雅兰之间就有了这么一段对话。

“彭丽,你说马伟彦会不会谈恋爱了?”

“马伟彦?不像吧?我初中和他是一个学校的,我知道马伟彦有喜欢的人了,但是那个人不在临海一中啊。”

“可是我今天下午看见马伟彦站在学校后门,抱着一个很大的史努比。很明显是要送给某个女生啊。”

“那又有什么?他要给谁送娃娃关我们什么事?”彭丽说完这句话之后,突然想到了某种可能,转而惊喜地看着高雅兰,“难道说,你喜欢马伟彦?”

“……”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