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俘获老师大人 [书号1399256]

第二十一章 给九叔的礼物(一)

《俘获老师大人》 山七/著, 本章共3244字, 更新于: 2015-09-16 20:27

黄子衿本来是一路小跑,一路加急地赶往杨霞所在的地方的,可是马伟彦的突然出现一下子就挡住了她的去路。

“马伟彦,王烽呢?他人在哪儿?”

“黄老师,你这么急是要去哪里啊?”

“我去找杨霞啊,然后和杨霞一起去找王烽啊。快告诉王烽在哪家医院。”

这是时候马伟彦露出了一个微笑:“黄老师,我就是来带你去王烽那里的。请跟我来吧,王烽去了学校外面的一个中医馆。”

“中医?被狗咬了应该去打狂犬疫苗啊。他怎么去找中医了?”

“我也是这么说的。可是王烽不听啊。王烽说那是我们的一个误区。中医也能治狂犬病的。”

“这王烽怎么这么不靠谱啊?快带我去找他吧,我带他去医院。”

马伟彦等的就是黄子衿的这句话,他领着黄子衿走向了学校的后门。走后门也是王烽特意吩咐的,因为后门黄子衿不熟悉,很容易就能把黄子衿带得不知道东南西北。

马伟彦带着黄子衿去后门就开始走街串巷,总之就是各种小巷子胡乱穿梭,目的就是为了让黄子衿找不到来时的路。其实去王烽所在的地方有一条可以直达的捷径,可是王烽不想让马伟彦带黄子衿走那条路。

“马伟彦,怎么还没到啊?我们都走了多久了。而且,话说王烽这是找的什么破中医馆啊?这路怎么这么绕啊?”黄子衿在接完李景山询问情况的电话后,也不耐烦地跟马伟彦抱怨了起来。李景山想要来找自己,可是黄子衿发现她现在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描述她的位置,更不要说能够指点李景山怎样来找自己了。首先她本身就是一个路痴,现在又跟着马伟彦七弯八绕,她早就已经迷糊了。

其实这也是王烽设定的一部分,只要求一个人给黄子衿带路。因为人多的话,黄子衿可能会叫其他人去把李景山他们也带过来。

“黄老师,你别急啊。马上就到了。”马伟彦看到王烽所要的效果已经达到了,就不再绕弯路,直接带着黄子衿走向王烽所在的地方。

素问堂——这就是王烽所在的地方。这是一家很老的中医铺子。可是因为西医的发展,中医渐渐都没落了,而且现在很多药房都是中医药一起卖的,所以像素问堂这种小铺子已经是彻底失去了生意。在临海一中附近只有少数几个人还会来这间中医铺子歇歇脚,至于看病——那还是免了吧,看病还是西药来得快,中药的效用实在是太慢,也太麻烦,根本就无法满足现代人的生活节奏。

不过王烽时常喜欢来这间铺子歇歇脚,虽说铺子里现在只有一对老夫妇。周围的人都喜欢称呼这对老夫妇为九叔和九婶,至于他们的本名,却是渐渐地被人们所淡忘了。王烽以前在初中的时候去公园下棋,也因此认识九叔,他和九叔是棋友,虽说他的棋力和九叔比起来实在是差的可以。

不过初次见面的时候王烽的表现让九叔吃了一惊。那个时候王烽拿着手机,一边玩手机,一边和九叔下象棋,可是一连下了一个下午,九叔硬是一局都没赢。事后王烽才告诉九叔,他那个时候手机上正在鼓捣一个象棋游戏,他把难度调到了最高级,然后九叔下一步,他就跟着九叔的下法在手机上下一步,等到手机方面回应一步,他就在自己和九叔的棋盘上下一步。

后来王烽就经常和九叔下棋,只不过他就再也没有赢过一局。不过因为和九叔相处久了,他渐渐地教会了九叔在网上下棋。而且时常会去九叔的店里坐坐,陪九叔九婶说说话。

黄子衿赶到素问堂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她跌破了眼睛(此处仅作为大吃一惊解释)。

“王烽你这是在干吗?”

“黄子衿,你来了?你看不出来吗?我在拔火罐啊。”

此时的王烽**着上身坐在大堂里和九叔下棋,而他的背上却有个几个透明的玻璃罐子。

“黄子衿,你也来拨火罐吗?”王烽瞟了一眼黄子衿,然后说出来了这句话。同时王烽也看到了黄子衿身后的马伟彦给他使了一个眼色,然后按照王烽原定的计划,马伟彦也就迅速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你有病吧?我一个女生像你一眼坐在大厅里拔火罐?”黄子衿也是气不打一出来,“快点跟我走,被狗咬了还在这里拨火罐,像话吗?”

“小王,你被狗咬了吗?”听见黄子衿的话,九叔的眉头也是一皱,“那还是别下棋了,快些去医院打疫苗吧。”

“九叔,不急,疫苗待会儿去打还是可以的。说好了,我待会儿还要刮痧了。下完这局先。”王烽不以为然地笑了一笑,“将军了,要小心了,千万别再马失前蹄了。要是再输给我你脸上可就不好看了。”

“输给你就输给你,有什么了不起的。臭小子,你应该去打几针疫苗再来的。打完疫苗再来找我也不迟啊。”

“老人家说的是。王烽,快点跟我走吧。”黄子衿更是伸出手来要去拉王烽,可是王烽哪里会如黄子衿的意。

“别碰我。跟你讲,男女授受不亲。而且我现在老上火了。必须要拨拨火罐去去火。你说我容易吗,好不容易放个假,本来以为可以好好玩玩的,结果就是因为你家的狗,毁了我一整个假期。你难道不应该给点儿赔偿吗?”

黄子衿目光一敛,看着王烽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怒色:“你这人真的是有病吧?我现在不就是要带你去打狂犬病疫苗吗?”

“你才有病了,你全家都有病。你家养狗不给狗打疫苗的吗?既然你的狗已经打过疫苗,那不就没什么事了吗?”

“你这人怎么这样?难道你就不怕自己真的染上狂犬病吗?”

“坐那里,给我等着。最多一个小时。我就跟你走。”

“谁会等你一个小时啊。你不走的话,我自己走。”黄子衿转身就要走,可是这个时候她才发现马伟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偷偷地溜走了,“马伟彦哪去了?”

“蠢货,这还用问?回去了呗。”王烽看着面前的九叔,发现九叔正笑吟吟地看着自己。他也不禁还了九叔一个微笑。

九叔才不会担心王烽染上狂犬病呢。别说王烽没有被狗咬,就算王烽真的被狗咬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昨天王烽才刚刚打过狂犬病疫苗。

九叔已经习惯了王烽的这种喜欢搞怪的性子,前些日子九叔的那出远门的儿子托人给九叔夫妇买了一只哈士奇过来,结果昨天中午王烽来这里玩的时候因为逗狗,被哈士奇给咬了。当然,哈士奇的性格很是温顺,平时不咬人。但是哈士奇动性大,玩得疯,王烽在逗狗的时候,那哈士奇没注意嘴上的力度,就在王烽的小腿上来了一口。后来王烽去打疫苗的时候还特意问了一下医院的人,这才知道哈士奇这种好动的够并不是很适合老人们养,九叔这才把狗给送人了,省得这狗哪天玩得嗨的时候又把人给咬了。而且两个老人也实在是没多大精神头去陪这哈士奇玩。

九叔不知道这黄子衿和王烽是什么关系。可是九叔知道王烽的本性不坏,这一次,虽然不知道王烽又在打什么主意,可是九叔还是愿意看看热闹,不多说话。毕竟这素问堂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

“来吧,姑娘。先坐会儿吧,喝喝茶。”九婶此时也从后堂走了出来,她的手里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面有些一个茶壶和四只茶杯,看茶壶嘴上还在升腾的热气就知道这壶茶还是刚刚砌好。

黄子衿很想就这么离开,也是她刚刚来的时候就已经领略这里的道路复杂状况,她没有信心自己能不能在短时间内找到出路。但是看着王烽那不紧不慢的样子,她又觉得分外生气,这里是说什么她也呆不下去了。黄子衿提起脚来就要迈出素问堂。

“黄子衿,别走啊。我有话要跟你说,快过来。”王烽旁边还有一张椅子,此时的他正在示意黄子衿坐到他的身边来。

所谓借坡下驴,人家给了你一个台阶下,你要是还在这里跟着人家犟着,你就真的连一头驴都不如了。黄子衿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她虽说很气愤于王烽的态度,可是她也知道今天的事是她理亏在先,她就是在怎么讨厌王烽,也不能就这样撇下王烽不管。

“王烽,你还是快些跟我走吧。我们去打疫苗好不好。”黄子衿走到了王烽的身边,还没有坐下。

“黄子衿,我们两认识这么久了。就没有一次好好相处过,这一次,我们都放下以前的恩怨,两个人好好谈谈好不好。”王烽捡起一颗棋子,不知道该下在哪里是好。

“好吧,你说吧。我听着呢。只是你快点儿说,我还要带你去打狂犬病疫苗呢。”

“不急,疫苗24小时之内打都行,也不差这点儿时间。”王烽终于把自己手中的棋子放了下去,“你先看看这间中药铺子,说说你的看法吧。”

“很不错啊,很干净,给人的感觉很好。”

“可是你想过没有,就这么一间铺子,已经没有多少人会再来了。你再看看这里的两位老人家。不要说客人,他们已经连他们自己的儿女都很少能够再见到了。先不说这是不是中医的没落,只说这是不是留守老人悲哀。我喜欢和常来这素问堂坐坐,不只是因为九叔九婶人很好,也是因为他们很孤单。”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