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仙娇 [书号1223001]

119:轻红过往

《仙娇》 西湖糖醋鱼/著, 本章共3056字, 更新于: 2015-08-26 23:51

入梦之术可以进入一个人的梦境之中,然而这招对实力低微的修士很管用,稍微有些戒心或者有实力的修士,这种招式就极其容易被拆穿。所以秀暖莹选择更加稳妥的入魂之术。

所谓入魂,当然不是进入一个人的魂魄,它的原理和入梦之术一样,却比这个更加隐蔽。

秀暖莹实力境界不强,但她的神识却强得可怕,想要控制一个人的梦境,并且诱导她将发生过的事情在梦中展现出来,这对她来说并没什么难度,甚至算得上是轻而易举。

唯一棘手的还是那个很有戒心的修士,若是他察觉到这里的动静,赶过来瞧一瞧,秀暖莹的计划恐怕要泡汤。因此,哪怕使用了入魂之术,她依旧小心翼翼控制自己的气息。

幸好,她身边还有一只寻宝鼠辅助,大大减轻了她的压力。隐匿气息,仙兽寻宝鼠敢说第二,在这个修真界之中,就没人有这个资格称第一,秀暖莹每一步都进行得十分顺利。

为了不引起梦中轻红的警惕,秀暖莹刻意诱导对方在梦境中展现七情,也就是喜、怒、忧、思、悲、恐、惊其中情绪的场景。以光怪陆离的梦境降低对方的心防,确定差不多了,这才祭出自己的杀招,引导对方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展示一遍。

因为之前的喜怒哀乐,轻红此时的精神有些疲软,所以又梦见以前的事情,也没有引起警惕。秀暖莹以轻红的视角,见证了她从小时候到现在的所有精力。

原来,轻红的年纪比秀暖莹一开始猜测得还要小,她本来只是一个穷山村的孤女,父母双亡。一日,村子里来了一个身穿黑衣的苍老男人,也就是秀暖莹之前听到的声音主人。

这个男人一连买走了几个女孩儿,每一次都出手大方,然而那些女孩儿最后去了哪里,那时候的轻红根本不知道。村子里最不缺的就是赔钱货女娃,那些父母卖得也很开心。

女儿生下来就是赔钱的,就算养大了,也只能赚一笔聘礼钱。

现在有人愿意高价买走他们的女儿当大户人家的丫鬟,这些父母开心都来不及。有了这些钱,他们就能给自己儿子多买几个媳妇,自家多养几头猪,多买一些地,以后养老也有保障。

村里的人到处都在谈论这位神秘男人的慷慨和富贵,那时候还叫二丫的轻红动心了。

那时候的她并不知道自己即将面临什么未来,她只知道被这个男人买下之后,她就能吃得饱穿得暖,有高大的房子住,还有佣人伺候自己,过上皇后娘娘一样的逍遥日子。

抱着这样的富贵念头,轻红壮着胆子去见那个男人,对方看到自己并没有说什么,而是一边粗着眉,一边用苍老的手捏捏自己的手脚,甚至还到处摸了摸……

年幼的轻红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下意识想躲,但对方已经决定买下自己。看到那一锭又一鼎成色十足的金元宝,轻红天真地以为对方是好人,也就不在意他对自己毛手毛脚。

轻红被买走之后,被男人安置在一个十分大的院落之中,院内都是年纪轻轻的少女。

她们都生得好看,而且还会修炼男人给的东西,出落得越**亮。轻红也得到了这东西,并且按照男人的嘱咐努力修炼,一天都不敢怠慢,一心一意想着强大之后回报对方。

这样的日子过了几年,轻红发现自己身边的女子越来越少了。

有些人一旦消失就再也见不到,有些人消失几天又会出现,只是实力大跌,而且气色越发不好,问她们发生什么事情,一个一个都像是缝了嘴巴一样,一个字都不敢吐露。

轻红将男人当成父亲一样爱戴,也将这个事情告知对方,并且表达了自己的担心,男人只是和蔼地笑了笑。很快,轻红就知道那些少女都经历了什么。

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普通夜晚,才十六岁的轻红遭到男人的施暴,并且成了他用来修炼的炉鼎。他说轻红是什么天生阴体,是极好的炉鼎人选,修炼一次抵得上数百个女子的红丸。

秀暖莹一路跟着,看到轻红的经历,心中也生出了感慨。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轻红的经历的确令人惋惜。

梦境继续推进,轻红被男人当成炉鼎采补之后,并没有像其他女子一样渐渐枯萎,而是慢慢绽放出女性特有的美。虽然采补之后实力会下降一些,但也会以更快的速度赶上来。

男人震惊于这个变故,也更加迷恋轻红。也许是自小就将男人奉为神祗,经历那些事情,轻红虽然痛苦,但苦痛之后也隐约生出一份扭曲的爱意,她恋上这个男人了。

再之后,男人身边就只有轻红一个人,因为只有她一个人活下来了。

大概是十几年之前,男人偶然外出得到一份秘籍,正好是轻红能修炼的,她只要和其他男人结合运转秘籍功法,对方的阳气就会被她吸收殆尽,助轻红修为暴涨。

轻红对这个男人又爱又怕,抵挡不住他的坚持,收敛身份出没于各个欢场,陆陆续续害死不少人。她的修为增长很快,但绝大部分都被男人采补走了,一直维持到几个月前都是如此。

兽潮暴动,修真界大乱,也给了不少人浑水摸鱼的机会,轻红就是其中之一。

她下手的频率开始激增,甚至会拐带身家清白或者有些资质的女性送给男人当炉鼎,其中还有体质不错的男子。是的,那个男人修炼的功法男女不忌,只是男人更加喜欢女子罢了。

至于外头的亡魂炼魄阵,其实也是男人布置起来的,直到现在轻红还不知道那是干嘛的。

不管是男人养大又被采补死的女子,还是被轻红害死的,亦或者被她拐来的男女,尸体都埋在这个地方。不仅如此,男人似乎一点也不嫌弃那种腐烂的味道,甚至很享受。

轻红见识过越来越多的事情,也彻底看清了自己的内心,对那个男人的恨意和惧怕超过了爱意。她想要远离这个男人,只要远离了,凭借她修炼的功法和资质,肯定能在短时间内有所小成。那个男人生怕轻红跑掉,一直将她的实力控制在开光期到融合期之间。

因为轻红不被信任,所以她知道的事情都是她猜测的,或者亲眼见过的。

秀暖莹看着梦境走到最近一段时间,深深叹了一声,正准备从轻红的梦境中退出来,却发现外头有动静。暗暗蛰伏起来,生怕自己的踪迹被人发现了。

过了一会儿,房间内出现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色衣袍中的男人,他在轻红的房间内巡视一圈,然后低声喃喃道,“难道又是我多疑了……轻红这个女人,竟然也妄想着逃脱本座的控制,简直是不知死活。要不是看在她还有些利用价值……呵呵,本座早就……”

最后的话男人几乎是含在嘴里说的,秀暖莹不敢仔细听,生怕对方发现自己。

当然,依照两人之间的恩怨情仇,哪怕不停,她也知道男人要说什么话,无非是早就将轻红杀掉之类的话。轻红的遭遇虽然令人同情,但被她残害的人难道就不无辜么?

可怜或者弱小,这不是逃避责任的借口。

所以,不仅仅是这个男人要干掉,轻红也不能放过!就算秀暖莹一时动了恻隐之心,愿意将她放走,轻红就愿意从此不干老本行了?老老实实修炼,哪里有滚床单快?

男人苍老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房间内响起,轻红入梦十分深,因此此时也睡得十分熟,并没有被这阵声音吵醒。

对于这个状态,男人也不觉得奇怪,他之前不久还将轻红狠狠采补过一次,她会觉得虚弱困倦是正常的,这种状态要维持几天才能完全缓过劲来。

“呵呵,再过一段时间,本座就不需要这样不听话的棋子了。”男人说完这话,又一次环顾四周,这才像是鬼魂一般飘着这走了,整个人融入夜色之中消失不见。

秀暖莹等了许久,直到天边即将发白,她才小心翼翼从轻红的梦中钻出来,躲回寻宝鼠身上,借着血契联系回到自己的身体。

秀暖莹一直在原地打坐静修,维持血契之间的联系。等那一缕神识回到自己的灵识之海,相关的记忆瞬间就被吸收干净,她也知道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柳随风为她护法了一夜,除了山野间恼人的蚊虫,还没其他可疑生物接近过。

“道友,事情办得如何?”柳随风打了个哈气,见到秀暖莹起身了,立马困意全无。

秀暖莹蹙眉说道,“事情还算顺利,至少有些事情是明白了……轻红的同谋,或者说控制指挥轻红的人,果然是那个洞府的主人,也是一名鬼修,而且还是兼顾双修之术的鬼修。”

柳随风听得一愣一愣的,过了良久才明白过来这是什么意思,顿时惊异地睁大了眼睛,“兼顾双修的鬼修?难道轻红是……不会吧?这种例子,我还真是第一次听到。”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