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仙娇 [书号1223001]

097:前去西州

《仙娇》 西湖糖醋鱼/著, 本章共3140字, 更新于: 2015-08-10 23:56

孤开云这辈子的儿子缘分很浅薄,老婆小妾弄了一堆,女儿生了十几个,但儿子却只有这么一棵独苗苗。好不容等他长大了,修炼多少也有些出息了,却遇见了这么一桩事情。

之前还和冯焰谈笑风生,杯盏同饮的孤开云,看到自家女儿兼大弟子躺在担架上哼哼唧唧。因为失血太多,他的脸色带着几丝病态的苍白,右臂的伤口很刺目,一下一下撞击着他的心。

“吾儿啊……吾儿啊……告诉爹爹,是哪个不要脸的小贱人伤了你?爹爹一定要让对方付出千倍万倍的代价!”孤开云几乎是老泪纵横,抱着一脸脆弱的儿子痛哭。

牺牲几个女儿他都不在意,之前那几个被送出去的,现在都死得差不多了。对孤开云来说,这些女儿的出生就是为了这个儿子做准备,死了就死了,他连眼皮都懒得眨一下。

然而唯一的独子出事,哪怕只是伤了一根汗毛他都会心疼,更别说现在断了一臂。

那个少宗主疼极了,心中除了怨毒的念头,还有不少懊悔之意。他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去一品灵膳坊挑衅会落得这样的下场,他就不任性地跑过去了,然而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不过这一丝懊悔很快就被怨毒淹没,整个人陷入疯魔一般的状态。

他第一个恨的就是不乖乖听话的孤长乐,若是这个死丫头不跑,自己也不会一时想要出风头追了过去。自己不追过去的话,他一定不会落到这个地步!

第二个恨的就是秀暖莹,就是这个女人一剑砍断自己臂膀!若是她落到自己手中,一定要让这个女人在自己身、下哀求,然后丢给别人,活活弄死,下场比自己还要凄惨千倍万倍。

第三个恨的就是一品灵膳坊,不把他们弄得倒闭关门了,他死了都不甘心!

他疼得抽搐一下,然后用完好的一只手紧紧攥着孤开云的衣袖,喘息一下,一边流着泪,一边断断续续说道,“爹爹……我……我好疼……好疼……一定要替我……报仇……”

孤开云猛地点了点头,通红的眼眶留下两行热泪。面对儿子的要求,他怎么可能不答应,忙说道,“嗯嗯嗯,爹爹答应你,一定不会让伤了你的小贱、人好过!”

孤开云被儿子的伤势刺激得有些疯狂,然而秀暖莹却不知道这事情,她和湛清禅师联名拜访穿云门。只是他们并没有看到穿云门的掌门,招待他们的是一名颇有地位的年轻长老。

双方刚刚见了礼,秀暖莹先是表明拜访之意,然后话锋一转,提到永乐宗挑衅的事情。

“依照我看,他们恐怕是故意挑衅,试探一品灵膳坊的虚实。所以我就将他们全部打发了,只是这样一来,难免会引起永乐宗的怨怒,我怕自己离开之后,他们又会上来找麻烦。”

秀暖莹知道眼前这位长老看似年轻,本身却是个相当有城府的人,若是在他面前耍花招,反而不好。既然瞒不过,还不如一开始就说清楚了,大家坦坦荡荡地说话。

那名看着很年轻的长老听了这话,顿时爽朗笑道,“道友请放心,不过是一个小小永乐宗罢了,还能翻出什么浪花?只是道友过些时间还要赶去清华宗,我怕他们会在半路拦截。”

秀暖莹的实力不高,但她的辈分很强大。便宜师傅在修真界的辈分可是很高的,作为他的弟子,秀暖莹的辈分自然也不低。若是仔细计较,面前这个长老还得称呼她一声【妙蓉师叔】。

“我倒是无事,他们若是追上来了……”说到这里,秀暖莹嘴角露出一丝诡谲的笑意,眼中冷意闪烁,“那便是自寻死路,全部留下来,一个都别想走!”

年轻长老见状,心中暗惊,但很快就恢复平时镇定自若的模样,丝毫看不出半点儿异色。

秀暖莹用眼神暗示一下身后的孤长乐,她顺从上前,屈身跪在地上。

年轻长老一见,问道,“道友,这是什么意思?”

秀暖莹叹了一声,将认识孤长乐的来龙去脉说了个清楚,顺便简略说了一下她的身世,“我怜她可怜,本想将她们母女安置在灵膳坊,让她们能安安稳稳过了下半辈子……哪知道孤开云是个狼子野心的狠人,竟然连自己的妾室都能送到旁人床上,甚至连父女情面都不顾念。”

要是摊上这么一个爹,孤长乐的确是挺可怜的。

年轻长老哦了一声,问道,“既然如此,道友现在的意思是?”

毕竟是见多识广的穿云门长老,他长得年轻,却不意味着实际年龄也很小。作为穿云门年纪最小的长老,他的城府可不低,一下子就看出秀暖莹的打算,却不准备主动收下。

“我本来是想将她带回清华宗安置,只是这里距离清华宗太过遥远,路上说不定还会遭到永乐宗的伏击。我一个人尚且能来去自如,若是带着她,恐怕会碍手碍脚。但若是丢着不管,她也逃不过孤开云的报复……所以,我想能不能将她安置在穿云门,也好寻求一个庇佑。”

兑换点和灵膳坊都给穿云门带来巨大的声望,凭借两家现在的关系,这么一个小忙自然没问题。只是……孤长乐曾经是永乐宗的人,中途改投其他门派,穿云门不可能让她进入内门。

秀暖莹看出长老的犹豫,又说道,“我也知道长乐的天赋不佳,若是进入内门,恐怕会引起其他弟子的不满,对她的人际交往也不利。所以,就想问问能不能让她在外门?”

年轻长老仔细一想,若只是将孤长乐收入外门,这倒是没问题。

秀暖莹做了退让,年轻长老自然也会投桃报李,给一些特殊关照,他说道,“既然如此,那便安置在外门好了。不过她毕竟是道友嘱咐照顾的人,待遇一应等同内门弟子。”

年轻长老卖了个面子给秀暖莹,跪在地上的孤长乐听到这些话,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又不由自主地涌出眼眶,怎么收也收不住,只能对着长老和秀暖莹深深跪拜下去。

她打小就像脱离宗门的掌控,带着娘过上普通人家的生活。好不容易看到一丝光明,生母惨死,她也变成永乐宗追捕的人,对自己的未来产生了绝望,甚至是自暴自弃。

现在柳暗花明又一村,一切有了崭新的开端,怎能不开心?

孤长乐被一名弟子带下去了,秀暖莹又叨扰一会儿,主动起身告辞。

回去的路上,一直沉默不语的湛清禅师突然说道,“妙蓉道友果真像师弟说的那样,是个宅心仁厚的人。那位孤长乐女施主的事情,你本可以袖手旁观的。”

湛远不止一次湛清面前夸赞秀暖莹,闹得湛清都想要怀疑,是不是师弟动了凡心?

现在近距离接触秀暖莹,他倒是隐约有些明白了,秀暖莹的确值得湛远夸奖,相当温柔。

秀暖莹啊了一声,似乎没想到会被突然夸奖,她旋即笑道,“宅心仁厚?也算不上吧,真正宅心仁厚的人,怎么可能二话不说,一上来就将人的手臂给砍断了?帮助孤长乐,只是因为看着她,就好像看到以前的自己……那样的茫然无措,对未来产生前所未有的绝望……”

湛清禅师摇了摇头,说道,“那人本就是罪有应得,妙蓉道友只是断了他一臂,而不是要了他的命,在如今的修真界来说,道友算得上是宅心仁厚。”

秀暖莹都被湛清说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她实在是没有他说的那么好。

“湛清禅师,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还是准备去其他州么?”秀暖莹还要顾着几个地方的灵膳店,灵膳机关人若是出了事情,除了她再无其他人能修理,一时半会儿走不开。

湛清禅师想了想,说道,“一谷二殿三门十宗,光是南州这里就有二门中的穿云门和紫霄门,十宗中的清华宗、法华宗以及名声不大好的和合宗。如今妖兽狂潮得到很大的遏制,大多宗门属地也是歌舞升平,反而比以前还要繁荣……贫僧想去西州看看……”

修真界共有五州,东州、西州、北州、南州和中州,中州的实力最强,南州还算繁华,西州之地却是灵气贫瘠之处,只有血炼门和长歌宗。

在西州,除了两个大宗门以及其他小宗门的属地,大部分地域都是凡人国度。

西州的修士也是最少的,换而言之,那里的兽潮暴动应该也是最泛滥最厉害的。

湛清禅师准备去西州看看,哪怕只能救下几条性命,此行也算是有收获。

秀暖莹从储物空间中取出一个装满二品三品丹药的乾坤袋,这些东西是她平日里闲着无聊炼制的,“既然如此,湛清禅师将这些东西都带上吧,也算我的一片心意。”

湛清禅师脸色带着细微的错愕,似乎没想到会收到这么一份厚重的礼物,“这……这么重的礼,贫僧不能收下,还请道友自己收好。”

秀暖莹笑了笑,强迫湛清收着,“此去路途凶险,谁知道路上会遇见什么事情?你怎么说也是祁玉的师兄,若是你出了事,祁玉那个孩子也会伤心吧?对于性命来说,什么东西都是身外之物……这些东西能在危急关头保你一命,有什么不能收的?”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