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仙娇 [书号1223001]

095:找上门的麻烦

《仙娇》 西湖糖醋鱼/著, 本章共3162字, 更新于: 2015-08-08 23:26

孤长乐啜泣着,因为脸太肿了,那半边脸的眼睛也被挤成了一条线,看着十分可怜凄惨。她也不敢继续哭下去,要不然将秀暖莹彻底惹毛了,对方不理会自己了,她就完蛋了。

更别说她们只是萍水相逢,秀暖莹已经帮自己很大的忙了,自己若是再找她,倒有些不识好歹。可是她现在真的遇见了麻烦,想来想去,只有秀暖莹能救自己了。

秀暖莹在这里停留不了几天,她还需要去下一个灵膳坊呢,所以就建议孤长乐先去接人,“你先别哭,有什么话慢慢说就是了。你不是去永乐宗接你娘了么,怎么变成这个样了?”

永乐宗距离这里也算不上多远,一去一回,按照孤长乐的脚程,两天足够了。

孤长乐本来还能克制住的,但是听了秀暖莹的话,反而越发委屈起来,“真人,我本来是去宗门接娘的,但是哪里知道娘在前几天因为得罪了主母,竟然被丢给了和合宗的人……”

孤长乐的娘虽然是个低贱的洗脚丫鬟,但本人也颇有姿色,不然当初也不会被永乐宗的宗主借醉强要了。只是她没有灵根,连伪灵根都不是,空有容貌,并没有其他价值。

这些年虽然过得辛苦,但她的容貌并没有衰弱多少,反而因为身子骨变差,多了几分弱柳扶风的病态之美。因为生育过一个女儿,她的眉宇间又有着黄花大闺女所没有的温和媚态。

孤长乐独身出门猎杀妖兽,积攒一些修炼所需的东西,生母一直呆在永乐宗。

她以为这样很安全,哪里晓得自己回去之后,竟然收到母亲已经亡故的消息!

说到这里,孤长乐的双眸通红,眼泪不停地留下来,眼中闪烁着浓烈的恨意,“那个和合宗的畜牲,竟然看上了母亲,父亲也是畜牲,竟然毫不芥蒂地强迫母亲去服侍他……”

和合宗是一个双、修采补的宗门,宗门弟子不管男女,身边总养着不少辅助修炼的炉鼎男宠和女宠。他们有句话十分出名,可以一天不修炼,但不能一天没有温香软玉。

不过,他们出门在外,也不可能随时随地带着家养的炉鼎啊。需要修炼的时候怎么办?抢夺无辜陌生的男修或者女修,甚至是普通没有灵根的凡人男女,经常是修炼一次就没了性命。

孤长乐的母亲被她父亲当做礼物送给了那名和合宗的修士,下场如何,秀暖莹自然猜得到。

至于孤长乐为何变成这样,她心中隐约有些猜测,果不其然,又听孤长乐继续说道,“我本来是想要接母亲离开的,却听到了这个消息,一怒之下去找那个禽兽理论……但……他竟然丝毫不为所动,一点儿都不顾念母亲侍奉她二十余年的恩情……还说这是她的荣幸……”

孤长乐生泪如雨,哀戚地说道,“不仅如此,他还想将我也送给那个肥头大耳的畜牲当炉鼎,说……说只要我服侍好他,到时候自然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这话听着就是骗小孩的!”

一个清白的姑娘落到和合宗的男修手上,这一生直接废掉,孤长乐又不傻,怎么会不知道?

秀暖莹在话本中见过不少渣男,但这么过分的却是少有。

怎么说一夜夫妻百日恩,就算不顾念女儿的面子,也该想想自己头顶上的颜色,这个男人为了讨好一名和合宗的内门弟子,竟然连自己的女人和女儿都能牺牲!

“所以你就逃了出来?”秀暖莹问这话的时候,眼神之中带着几分审视。

出门在外要小心,哪怕是一个实力不如你的人,若是算计得好,一样会阴沟里翻船。

“若是不逃出来,再过一晚,到时候我只能被送到那个畜牲床上了……”

孤长乐抹泪,她虽然有些心计,但说到底也只是十来岁的丫头,对这样的未来还是会惧怕的。仔细说起来,她也不是算计秀暖莹,而是希望对方能搭救自己一把,谋一个未来而已。

“原来是这样……”秀暖莹神识猛地散开,一品灵膳坊外的确围了一圈人,看服饰应该是一个宗门的人,她扯了扯嘴角,说道,“你和我过来,这事情不能就这么结束了。”

认真计较,这件事情和秀暖莹并没有关系,但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她既然帮了孤长乐一把,自然不介意再帮她一次忙。更别说那些人堵人都堵到灵膳坊的大门口了!

这时候,灵膳坊的掌柜也是满脑子的官司,头疼得很。永乐宗虽然只是附近的一个小宗门,连穿云门的头发丝都比不上,但对方执意要耍流氓,他们也拿这些泼皮无赖没辙。

“我不管你们一品灵膳坊有什么天大的后台,今天要是不将人交出来,你们这家店也别开了!”一名长着络腮胡须的男子振袖一挥,严肃刻板的脸上带着浓郁的愠怒。

掌柜被这话气到了,呵呵一声,说道,“永乐宗又算得上是什么鬼,敢在这里撒野!”

那名络腮胡须的男子一怔,表面上依旧是强硬的姿态,内心却有些发怂。

虽然一品灵膳坊从没有直白地说过自己的靠山是谁,穿云门也没有公开说这个地方是他们罩着的,但两家之间的关系大家都心照不宣。因为第一批光顾一瓶灵膳坊的修士很多都是穿云门的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甚至开业的时候还有几名有头有脸的执事长老出现。

因为这个,很多人都默认两方的关系。然而,只要是没有明说的事情,终究是不准确的。谁知道是不是一瓶灵膳坊故意抛出这个***,让人怀疑他们的靠山是穿云门?

想到这里,络腮胡须的男人有硬气起来,手中的长剑指着掌柜,厉声道,“交出人,不然现在就拆了你们的店!什么一品灵膳坊,不过是欺世盗名之辈,舔着脸巴结穿云门的哈巴狗。”

男人虽然是这么说的,但心中却升起了贪婪的念头。

他吃过一点儿灵膳坊的灵膳,对修为的辅助真的很大,那种滋味尝过一次,当真是一辈子都忘不了。若灵膳坊的靠山真的不是穿云门,到时候就强迫他们交出灵膳食谱!

脑海中浮现日日食用灵膳的美好光景,男人都有些心猿意马了。然而还没有等掌柜暴怒,一股强烈的罡风携带着剑气从灵膳坊内激荡而出,宛若巨岩一般砸中男人的胸口。

“噗——”剑气渗入身体,肌肤出现无数细小的伤口,血珠渗出,染红了胸前的衣裳。他费力地用手撑着地,发现周围的人都被这个变故吓得反应不过来,“谁偷袭!给爷滚出来!”

秀暖莹从店内走出来,背后跟着一个模样狼狈不堪,但精神头好转不少的孤长乐。

“爷?呵,区区一只小蚂蚱,也配得上爷这个称呼?你是谁家的爷!”秀暖莹手持长剑,一步一步踏出来,周身全是锐利逼人的剑气,让人不敢太过靠近,“刚才是你时候要拆了这家一瓶灵膳坊?是也不是?说话!”

秀暖莹长剑一横,一道剑气激射而出,直接将来不及反应的男人抽得嗷嗷直叫。

掌柜看到秀暖莹出面,心中咯噔一声,暗道不好。这种事情被秀暖莹看到了,她会不会觉得自己办事不利,要将他从掌柜的位子上换下去?想到这里,掌柜掐死那个男人的心都有了。

“仙子,仙子……”掌柜暗中抬起袖子擦了擦额头上冒出的冷汗,躬身上前,却被秀暖莹周身的剑气弄得不敢太过接近,他说道,“仙子,这个泼皮无赖是附近那个永乐宗的弟子,也是永乐宗宗主的儿子之一。本身作奸犯科,最喜欢惹是生非……”

“永乐宗?什么犄角旮旯里的小宗门?没听过!”秀暖莹哼了一声,自己都在店里呢,竟然有人上门打脸,这种事情焉能忍下去,“你之前不是说了么,若是不将人交出去,你就要拆了这里?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你拆了一品灵膳坊,还是我拆了你的永乐宗!”

秀暖莹脾气好,但不意味着没有脾气。更别说两次顿悟之后,她的心性有了很大的改变,对于那些事情也不是那么冷淡了,有时候脾气上来,直接上手也不无可能。

这个络腮胡须的男人说话太过难听,一副要带人将一品灵膳坊拆掉的架势,以前的秀暖莹也许会想着息事宁人,懒得和这些人计较,但现在的她可没有那么好的脾气。

想要拆掉她的一品灵膳坊?可以啊,不怕死就过来!

“好大的口气……你是哪家的,报上名来!”

秀暖莹之前那一剑着实有些狠,男人抬手捂着胸口的位置,隐约的剑气在他身体内搅动,强烈的剧痛传遍了四肢百骸,让他痛得龇牙咧嘴,险些站不起来。

“我?清华宗破军峰门下秀暖莹!永乐宗算得上什么?”秀暖莹双手环胸,嗤笑道,“趁着没有彻底惹火我之前,快点带着你的手下滚开这里,不然的话,你可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男人疼得厉害,双眼充满了血丝,直直看着秀暖莹,倏地吐出了一口血。

“不过是小小十宗的弟子,也敢说拆了永乐宗……简直是不知死活。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拆了永乐宗!这句话,换成清华宗的清吟道人还差不多!”

什么清华宗破军峰?哼,听都没有听说过。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