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仙娇 [书号1223001]

024:打脸

《仙娇》 西湖糖醋鱼/著, 本章共3074字, 更新于: 2015-05-31 22:33

刚刚冒出这个念头,她的身躯不由得一颤……她……她竟然,已经将小小的破军峰当成自己家了?她的家,不是应该在仙界,那个早已经化为尘埃的天机门?

虽然隔着幕笠,但湛远却敏锐地发现秀暖莹的情绪很低垂,周身萦绕着化不开的沉闷。

秀暖莹心性坚强,很快就从那种自怨自艾的悲伤气氛中醒来。她现在不应该担心那些事情,宗门的仇恨她会牢牢记得,可如今最重要的还是想办法修炼飞升……

糟糕的气氛来得快,去得也快,秀暖莹很快就恢复常态,带着湛远来到正殿。

秀暖莹的师尊告诉过她,人们追求长生是为了更好的享受生活,假若有人将所有的时间都堆积在枯燥的修炼之上,没有关心那些值得享受的事物,简直就是本末倒置!

秀暖莹虽然是个技术宅,但也深深记得师尊的教诲,对自己的生活质量很关心。

修炼追求长生,本来就是为了有更多的时间去享受,为何要亏待自己?

所以,她闲暇时间也会去学一些风雅的事情,琴棋书画不敢说精通,但那么漫长的时间砸下来,哪怕是榆木脑袋也该开窍了。虽然不是大家,但摆摆样子糊弄人却是绰绰有余了。

当她净手焚香,整个人的气场都为之一变,煮茶的动作更是行云流水。

“煮茶论道?”湛远小师傅端坐在矮桌对面,看着面前一杯清幽的茶,眉眼也缓缓舒展,本就幽黑清亮的眸子更显出众,“道友和小僧修行不同,但大道归一,也能探讨一二。”

其实……秀暖莹更加喜欢看到湛远被逗得窘迫,而不是这样风光霁月,温润如风的模样。

师兄师姐说她有一颗欢脱逗比的心,整日端着严肃的面容,其实本质是个闷骚。虽然她不懂什么是闷骚,但看看师兄师姐似笑非笑的调侃,想来也不是什么好词汇。

可现在……她突然觉得面前这个湛远比自己闷骚多了!

湛远的实力不如秀暖莹,但他的悟性很高,修炼基础结实,偶尔也有惊人发言。

秀暖莹只能感慨,有些人哪怕天生起点低,也能有不凡作为!湛远若是能平平安安飞升仙界,以后的路途想必会更加通达。只可惜了,修真界灵气稀薄,修炼太困难。

两人正论道尽兴,破军峰的护山阵法突然一阵颤动,秀暖莹不悦地捏紧了手中的茶杯,眉峰蹙起。那个便宜师傅离开破军峰才多久,竟然有人敢来这里挑衅了!

湛远发现秀暖莹周身气场变得肃杀,手中一顿,将茶杯放下,温和道,“护山大阵被触动,想来是有人想要拜访破军峰,妙蓉道友何不过去看看?”

“呵,拜访?没见过哪家的拜访是这么有礼貌的,竟然直接攻击护山大阵……”她在【有礼貌】三个字上咬重了音,甚至有股浓郁的怒气。这哪里是拜访,尼玛根本是挑衅啊!

湛远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劝说的话,但最后还是梗在喉咙里。

这里是破军峰,秀暖莹是破军峰目前的主人,有人二话不说攻击护山大阵,那就是直辣辣打了她的脸。这样的屈辱,设身处地想一想,湛远觉得自己也会动怒,更别说秀暖莹了。

“湛远小师傅若是方便的话,我们一道过去看看。”秀暖莹神识张开,已经【看到】来人是谁了。心中更是憋着一股闷气,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

虽然秀曲清的记忆只有那么几年,但多少也影响了秀暖莹的性格和心性。

若是原来的秀暖莹,护山大阵被触动,她被打脸了,顶多双倍拍回去,不会轻易动怒。

而现在,她不仅想要将受到的屈辱双倍奉还,心中还有愤怒的火舌在撩动!不仅仅是因为羞辱,更加重要的是做出这种羞辱举动的人!秀!曲!萍!

也不看看这里是谁的地盘!不过是一个紫霄门的弟子而已,竟然敢这么大大咧咧打破军峰的脸面!别说是拥有天雷灵根的秀曲萍,哪怕是紫霄门的掌门来这里,也不敢这么大胆!

秀暖莹心中火气旺盛,同时暗暗冷笑,果然是人走茶凉。

更何况,这柳冠林还没走呢,不过是出个门,就有这么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打上门,啪啪啪打脸……若是将这件事情告诉他,也不知道那个便宜师尊会不会暴跳如雷?

其实秀暖莹也算是误会秀曲萍了,她的确是不知道柳冠林在修真界的赫赫杀名,毕竟那位老祖宗成名时间非常早,现在修真界不少老家伙都是他的后辈。

更别说柳冠林自从成为清华宗的长老,他就收敛了,常年修真养性,数千年不曾真正动过怒,也没有闹出凶残的屠杀事件,渐渐的,一些小辈就将这位老前辈忘了。

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的人将柳冠林当成和蔼可亲的清华宗长老,整天隐匿破军峰,也没什么架子。清华宗的小辈对他很尊敬,但那些趾高气扬的宗派弟子可不这么想了。

他们不知道柳冠林是谁,也不知道他的过去现在,更加不知道他的凶残,他们只知道自己是天王老子,他们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就好比现如今攻击护山大阵的秀曲萍。

秀暖莹揣着一肚子的火气到了山脚下,却见一名紫色衣裳女子手持玉笛法器,召出一道道蓝色雷电撞向护山大阵,那张明艳又柔弱的俏脸上带着薄怒,嘴里也骂骂咧咧。

“这就是清华宗的待客之道么,既然让我们来这里住,为什么还开启护山大阵阻挡人?”

说罢,秀曲萍将玉笛横在嘴边,悦耳的笛声传了出来,那些雷电更加兴奋地撞击护山大阵。

秀暖莹看到这个场景,想也不想召出机关飞龙,直接让飞龙扑向秀曲萍,同时双指夹着五张符箓,同时扔出,念咒,“金木水火土,五行循环,相辅相生,结阵!”

秀暖莹的速度十分快,加上她担心秀曲萍身边的修士碍事儿,直接用神识抹去了自己的气息。她爆发出手,直到机关飞龙张开大嘴撞向秀曲萍,那些修士仍旧没有反应过来。

“五行轮转!”秀暖莹想也不想,双手结印,一招将其他人震出护山大阵范围,然后高声怒斥道,“何方宵小,竟然敢在破军峰撒野,瞎了你们狗眼是吧?连什么地方都没闹清楚就撒泼,出门也不带带脑子!”

秀曲萍是他们中间最先反应过来的,但仍旧迟了一步,被机关飞龙狠狠撞了个结实,手中掌控的雷电更是打偏,差点将己方队友坑了,而随后,秀暖莹的攻击又连绵不绝落了下来。

“噗——”抬手捂着胸口,秀曲萍一口血喷了出来,若非她身边的师兄弟给力,将她抓住,说不定她这会儿已经落下飞行法器,来一个千米高空坠落了。

面对这一变故,所有人都傻了眼。湛远也随后赶来,正好将秀暖莹雷厉风行的一系列举动收入眼中,良久,他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号,脸上依旧是无悲无喜之色。

紫霄门几个人好不容易清醒,看到偷袭秀曲萍的人竟然是一个带着幕笠的古怪女人,实力还只有开光期,顿时没了好脸色,一个一个脸色铁青,好像被人狠狠扇了两个大耳光。

“清华宗的这位道友,你这是什么意思?”秀曲萍反应过来,正要握着玉笛发难,紫霄门带队的弟子愤怒地站了出来,一双阴鸷的眼神落在她身上,大有她不给解释就开打的架势。

“什么意思?”秀暖莹嗤笑一声,一字一句,清晰无比地说道,“这就要问一问这位姑娘了,她是什么意思?这里是清华宗,不是你们的紫霄门。大大咧咧攻击清华宗长老隐居之所,你们又是什么意思?嗯?是欺负我们破军峰无人,还是整个清华宗无人!”

紫霄门的领队本想发怒,可听了她的话,表情瞬间一僵,说道,“我们都是清华宗的贵客,并没有欺负破军峰或者清华宗的意思……我想,这其中大概有什么误会?”

“误会?”秀暖莹的视线从几人身上扫过,最后定格在秀曲萍怨愤的容颜上。这些人也真是有趣,犯了错,不但没有道歉的意思,反而想要推脱责任,“你所谓的误会,就是纵容这个弟子用雷咒之术攻击护山大阵?呵呵,那么改天,我也去你们紫霄门的祖坟上劈一劈?”

最后一句话拉仇恨稳稳的,那些弟子几乎红了眼,想要将充冲上来给秀暖莹一点儿颜色瞧瞧。秀暖莹目前的实力低微,但是架不住她站在破军峰,可以完美运转整个护山大阵啊。

若是双方真的爆发斗争,她有十成十的把握将这些人全部留下来。

“师叔且慢!”然而没等双方开战,一股威压从天而降,秀暖莹情况还算好,伸出护山大阵之内,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而外头这些紫霄门的人可就吃苦头了。

“清吟师侄?”秀暖莹本来也没想真的撕破脸皮,清吟掌门出现,正好给她一个台阶下。

然而,没等秀暖莹出声,紫霄门的领队就先不满了。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