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仙娇 [书号1223001]

017:此子与佛有缘

《仙娇》 西湖糖醋鱼/著, 本章共3021字, 更新于: 2015-05-27 18:19

秀暖莹走上前,伸出纤长雪白的手,一把抓住那个修士的衣领,轻轻松松将差不多要成干尸的家伙提了起来,似乎根本不惧怕噬魂融魄血阵的倒吸……事实上,她的确是不惧怕。

“是我做的,至于理由是什么,你不妨猜一猜?”秀暖莹扬起嘴角,另一手手心一掌贴在那人的眉心,对方本来即将晦暗的眸子猛地亮了一下,然后剧烈挣扎起来。

不过他越是挣扎,体内灵力和血气流逝的速度越快,很快就变成一具皮包骨头的干尸。

从对方大脑中获得自己想要的记忆,她顺手将手中没有丝毫生气的家伙丢进血色熔池,一双远黛眉蹙得死紧。她只是临时起意,想要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这个血色熔池,没想到反而知道一段挺有趣的秘辛……虽然和自己没有多大关系,但她也想说一句,贵圈真乱!

“没想到这几个散修胆子真不小,竟然敢混入血炼门偷盗……”秀暖莹冷哼一声,召唤出自己的机关飞龙,将还活着的孩子、重伤的湛远以及已经亡故的尸体都放到飞龙身上。

走之前散发神识将深坑搜索一遍,竟然有了意外收获,“那里还有一个孩子?”

秀暖莹让机关飞龙先离开这个深坑,噬魂融魄血阵已经被她毁掉了,在这里待的时间长一些,会对身体造成伤害。机关飞龙动了动龙头,然后身姿矫健地飞翔离开。

“这些修士能有什么好东西,竟然动用阵法……”秀暖莹刚刚发现深坑一角有个小型阵法,若非她多张了个心眼儿,估计会将这个线索忽略了。

然而等她轻松破开那个法阵,看到里面露出来的小小的深蓝色襁褓,整个人都愣了一下。

那是一个白胖雪嫩的婴儿,看样子月份应该不大,皮肤白皙中透着粉色,正在咿咿呀呀转着头,莲藕般的小手小脚时不时动一动,一双眸子乌黑纯净,可以印出人影。

“竟然……是个婴儿?”秀暖莹手脚一滞,连忙掐了个法诀,将孩子和周围浑浊的血气隔绝开来。小孩儿幼小体弱,这里的血煞之气可不是他能经受得住的。

秀暖莹将手指搭上孩子的小手腕,发现这孩子根骨极好,灵台一片通明,甚至具备传说中的佛缘根骨……这孩子生来就该是禅修,若是修佛,潜心修炼,以后前途不可限量。

这样的孩子,又被禅修尊为“佛子”,是极好的苗子,哪个禅修见了不想要收为弟子?

“我记起来了,噬魂融魄血阵若是辅以所谓的佛子,效果将是普通血阵的数十倍!这些人竟然想要将这个孩子献祭给噬魂融魄血阵?”秀暖莹想到这个可能,心中更是冷气飙升。

她愣神的功夫,那个软软的好似没有骨头的小孩儿继续动弹手脚,将身上的襁褓踢开,露出白嫩赤、裸的身躯,脸上没有丝毫异色,反而咯咯咯得笑着,露出粉红的牙床。

“所谓的无齿小儿……噗,大概就是这个模样吧……”秀暖莹活了那么多年头,并没见过真正的小婴儿,究其原因还是仙界仙人的繁育能力太低,而她又是宅女属性,不喜欢出门。

有些笨手笨脚地将襁褓按照原来的折痕包回去,秀暖莹又拿出一条折叠过的薄被,将孩子包裹好,然后提气轻身,施展腾翔之术离开此处,至于下面的噬魂融魄血阵,过不了多时,它会自动湮灭消失,完全不用担心它再度被歹人利用。

那个小孩儿的胆子很大,并没有被她身上的冷气吓到,也没有哭闹,而是乖乖待在她怀中,一双黑溜溜的眼珠子到处乱转,嘴角挂着透明的涎液……继续咿咿呀呀说着谁也不懂的话。

秀暖莹出来的时候,机关飞龙已经在半空翱翔许久,见她出现,这才缓缓落地,模样温驯。

“现在没有那么多时间耽搁了,尽全力去法华宗!”秀暖莹踩上机关飞龙的龙头,然而还没有飞翔多远,只见天边传来阵阵破风之声,只见几个光着头的禅修驾驭飞行法器而来。

对方对着她高喊,“前面的道友,还请止步!贫僧法华宗湛清,有一事相询。”

“诸位禅师可是来寻找湛远小师傅的?”秀暖莹算了算时间,心中有了大概想法。

那几个禅修看着年纪都不小,一个眼尖的禅修看到趴在机关飞龙背上的湛远,心中大骇,惊呼道,“湛清师叔,湛远小师叔在这里!”

“什么?”几个禅修纷纷凌了眼色,看向秀暖莹的眼神带着几分询问和严厉。

“果然是来找湛远小师傅的,事情比较复杂,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不过几位禅师可否行个方便,让在下将机关飞龙停到地面?也方便几位为湛远小师傅疗伤。”

秀暖莹心中闪过一丝了然,想来这些禅修都是湛远用特殊法门招来的救兵……只是,他既然有这样的办法,为何不一早就用了?其实秀暖莹不知道,不是湛远不用,而是根本没有!

这些禅修会赶过来,也是因缘巧合,沿路上看到湛远的物品,心知对方遭难。

机关术在修真界也属于极为罕见的存在,不是因为它们强大稀少,而是因为机关术在修士面前很鸡肋,故而极少看到。不过等他们将视线转移到那条威风凛凛的机关飞龙,心中震骇。

只是当务之急是救湛远的命,机关飞龙也被他们暂时忽略过去。

幸好,那个老三顾忌秀暖莹,并没有将湛远直接斩杀,而是留了一口气,如今失血过多昏迷不醒罢了。那个叫湛清的中年和尚祭出一件禅宗法宝,一道金光将湛远的身体包裹住,他的面色很快就有了起色,睫毛颤动,不需多时就悠悠转醒。

“湛清师兄?”湛远睁开眼睛看清周围的景象,连忙握住禅棍撑着起来,和湛清行礼之后,问道,“师兄,你可看到一名裹着面纱的女修道友?”

湛清默默囧了,他没想到一向清修寡欲的师弟大难不死之后,关心的第一个人竟然是陌生女修!虽然法华宗不禁双修道侣,但师弟出门一趟就有了关心的心上人……效率太快了吧?

“师弟,你说的那名道友正在那边……”湛清指了指他身后远处盘起蜷缩的机关飞龙,秀暖莹正盘腿坐在龙头部位,有些笨手笨脚地照顾那个小婴儿,“只是,你怎么变成这样……”

湛远顺着师兄的视线看去,发现秀暖莹安然无恙,不由得双手合十念了一句佛号,叹着气说道,“此次事情说来话长……倘若没有妙蓉道友两次相助,恐怕……”

湛远倒不是怕死,而是担心自己死了,宗门却不知道消息,平白无故损伤惨重。

“如此这般,当真要好好感谢这位道友。”

湛清看自家师弟白色僧袍尽数染血,模样狼狈不堪,也能想象那种危机情形。

这年头已经不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了,很多修士碰上这种事情,从来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若是那位妙蓉道友不出手,估计他带着人过来了,也只能给湛清收尸。

“事实上,我倒是能猜出妙蓉道友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湛远想起秀暖莹手腕上的禅宗佛宝,心中一叹,“她是清华宗的弟子,来法华宗……想来是有事相求。”

“清华宗弟子?道号妙蓉?”湛清也闹不清楚了,“清华宗有这么年轻的妙字辈修士?”

“妙蓉道友身上的三生莲玉坠做不得假,想来……她应该是破军峰一脉的弟子。若是那位前辈的弟子,自然该是妙字辈的。”湛远倒是看得透彻,很快就摸清了事情的脉络。

湛清的表情微微一抽,似乎没想到秀暖莹的辈分大到这个程度,可那道友年纪不大……

等湛远伤势大好,几个禅修一起将村落的尸体收拾好了,然后一起念禅宗经典,驱散那些血煞之气,将尸体尽数处理好。

至于还活着的孩子,自然有他们的归处。

“法华宗属地,每个城镇都有专门收容孤儿的善堂。若是这些孩子与佛有缘,自然入法华宗山门,若是无缘,也能在善堂混个温饱,学点手艺,也好养活自身。”

湛远的小命虽然保住了,但伤势还没有好彻底,如今驾驭法器也有些困难,只能和秀暖莹同坐机关飞龙。当秀暖莹问及孩子的归处,他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秀暖莹点点头,心中安定,继续低头逗弄怀中那个不怕生的小婴儿。

记得仙门的师兄师姐曾经说过,禅修是个很奇葩的种群,说他们残忍,他们对待凡人的态度又极好,若是没必要他们也不会掺杂斗争,说他们仁慈,哪次打斗不下死手?

“善堂……当真能照顾好这些孩子?”秀暖莹有些不舍地看着怀中那个紧紧抓着自己前襟的小婴儿,修仙讲究一个缘分,很显然,这个孩子和她蛮有缘分的。

因为缘分,所以秀暖莹对这个孩子上了心。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