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仙娇 [书号1223001]

014:被追杀的小和尚

《仙娇》 西湖糖醋鱼/著, 本章共3026字, 更新于: 2015-05-26 15:28

但现在不一样,本以为她是一块豆腐渣,没想到他们却踢到了铁板,真正将人给得罪死了。

不仅如此,他们还不小心知道对方重修的秘密,双方更是不死不休。不是他们趁机将这个没有成长起来的重修大能杀了,就是他们被秀暖莹宰了,双方只能活下一个!

剑阵内的九柄剑快速旋转,凌然剑意似乎要冲天而起,和五人联合施展出来的攻击重重撞在一起,两色流光激荡交缠,连绵不绝,持续不断,带着骇人气势和破坏力,

到底还是秀暖莹的剑阵更加强横,硬生生接住这一招,直到气浪平息,她的额上只有一些薄汗,而对方五人表情苍白如雪,纷纷捂住胸口,呕出一口猩红的血。

实力稍微差一些的,甚至直接昏迷过去,不用检查也知道此人受创严重。

“还没有结束呢……”秀暖莹握着剑柄的手灵活一转,九剑再度凝聚,虽然没有之前那么凝实,但也给人莫大的压力,“正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现在这一切,皆是尔等咎由自取!”

说罢,剑阵范围猛地扩大,将五人尽皆容纳其中,九把巨剑瞬间零散,变为无数细小的碎片,纷纷飞向最近的人,将他们笼罩其中,耳边陆陆续续有尖叫响起。

良久,秀暖莹收起剑阵,将手中的长剑收回剑鞘,地上只剩下五处血肉残肢,完全看不出原样。若是她的剑阵能更强一些,估计只剩下血沫,肢体什么的根本不会存在。

“看这些人的气息,应该不是邪修,更加不是擅长驭兽的兽修……换而言之,几个村落的惨剧应该不是他们做下的……真是该死,竟然被他们拖延了……”

秀暖莹起身,施展腾翔之术,凌空飞向之前追踪术法探查到的目的地。也不知道放才那场激战,是不是惊动侵袭村落的歹徒,若是这样……说不定那些幸存的村民已经遭难!

想到这种可能,秀暖莹心中怒火更加旺盛。若不是被五个莫名其妙的修士袭击缠住了手脚,她也不会平白耽搁这么一些时间。早知道如此,上来就该放大招,直接杀人。

越是靠近目的地,周围的草木越发枯萎,甚至连昆虫鸣叫的声音都不见了,四周寂静非常,让人不禁心生警惕,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大意。

为了防止对方发现,秀暖莹放弃了腾翔之术,凭借着灵活强健的身手在林间跳动,被她踩到的枝桠甚至连动弹一下都没有,动静极小,她又收敛起息,想来不会被敌方发现。

刚刚踩到一棵大树的枝桠,她偶然间垂下眸子,眼尖地看到树下躺着一个人。因为下头的杂草太过繁茂,个头甚至达到秀暖莹的肩头,密密麻麻,并不是很好辨认。

莫非是幸存的普通人?秀暖莹心中刚刚冒出这个念头,脚下轻点,悠然落下,手中持着长剑,一步一步靠近那个人影。接着月色,她看到地方有些反光……

再走进两步,她才愕然发现,之前那个哪是什么反光,分明是一颗光溜溜的脑袋。

夜色虽然幽黑,但秀暖莹的夜视力极好,哪怕身处这样的夜幕之下,视线之内依旧清晰宛若白昼。快步走近,用剑尖将茂密高耸的杂草拨开,使她清晰看到那个人影。

“这个禅修有些眼熟……莫非……真的是湛远小师傅?”秀暖莹把长剑收起来,将趴着蜷缩在地上的人拨弄翻过身,露出一张染满猩红的脸,“果然是湛远小师傅……”

秀暖莹取出帕子,将他脸上的血稍稍抹去,露出一张俊秀且稍显稚嫩的脸。只是这张脸因为失去血液过多,如今渐渐染上死寂的青白,皮肤的温度也在渐渐流逝。

“伤口染有血煞之气,和那些村民的伤口很相似。难道他不是被那几个修士打伤的?”

想了想,她将全身染血的湛远扶了起来,对方白色的僧袍早已被鲜血染红,随着血液的凝固而变成暗红,甚至将秀暖莹的手也染上黏腻甜腥的血液。

秀暖莹是水木金三系灵根,其中水木灵根有着不弱的治疗能力。蕴含着精纯水木之力的灵力,对于大多数修士来说都是极好的疗伤之物。

不过这点东西对于如今的湛远来说还是远远不够的,流血太厉害,伤口上的血煞之力会通过血液破坏他的筋脉,甚至危及生命……就算不提这个,流血太多,也会死人的。

秀暖莹心念一动,苍白纤细的手腕上浮现出一圈翠绿色草叶纹路。

她将储物空间仔细翻找一圈,终于找到几个有些年头的小瓷瓶。

她这里倒是有不少疗伤圣药,但是药力太猛,湛远实力还没仙人那么强,身体素质也不强,这一颗丹药下去,那不是救他,而是杀人了,找来找去,还是找到当年炼丹炼废的残品。

虽然这些丹药都是残次品,但药力之强,丝毫不亚于修真界所谓的高阶丹药。而且这些丹药都是在凝丹缓解失败,形成的废丹,除了模样差一些,实际效力还是不错的。

以防万一,秀暖莹将那颗丹药捏成几瓣,将最小的一瓣塞进湛远嘴中,然后仔细观察他的脸色,一旦有承受不住药力的迹象,她就立刻施救疏导。

幸好,湛远的伤势的确过重,那点儿丹药对他来说不多不少,刚刚好!

秀暖莹用灵力帮助对方疏散药力至全身各个筋脉,那些血煞之气更是一点一点逼出体外。不多时,湛远的体温开始回升,脸上的青白也渐渐退去,浮现丝丝红晕。

修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很显然,对方已经有苏醒的迹象。 秀暖莹暗暗松了一口气,若是湛远死了,事情也就麻烦了。

这个禅修给她的印象很不错,若是能活下来,总比死了好。

正当她感慨,湛远已经缓缓睁开眼睛,全身上下依旧是火辣辣的疼,不过这种疼不是受伤的疼,而是伤势快速愈合带来的疼痛和痒麻感。

“湛远小师傅,现在感觉好多了没有?”秀暖莹见他眼神由一开始的迷惘变得清明,便知道他已经彻底清醒,不过……自己好歹是他的救命恩人,这样避之如蛇蝎做什么?

湛远似乎也发现如今的情况,知道是秀暖莹救了他一命,而他的反应却这么激烈……想到此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和局促,“妙蓉道友勿要误会,小僧只是……”

秀暖莹低头看了看自己膝上裙摆的血迹,瞬间了然,知道这个小和尚因何反应剧烈。

她刚才为了方便给对方喂药输送灵力,让对方的头枕着自己的膝侧,估计这样亲昵的姿势让这个单纯的小和尚羞赧了。

想通了,秀暖莹自然不会生气,也不会觉得被冒犯。

“无妨,不就是男女授受不亲么?小师傅想说的大概是这话吧?”秀暖莹将头上的幕篱摘下挂在背后,脸上仅留厚重面纱遮挡,态度坦然,倒是衬得湛远反应太过激烈。

“这……小僧惭愧……”湛远双手合十念了句佛号,脸上的表情恢复初见时的淡然。

“湛远小师傅,你能说一下自己为何会受伤么?”

秀暖莹见他情况大好,心中高悬的担心也安全落地,现在最要紧的还是那些村民的安全,“之前我遇见五个追杀你的修士,他们以为我知道了什么,试图联手围攻我,不过已经被我解决了。但是你身上的伤势……”

湛远挪了挪,让自己能靠在身后的树干上,勉强顺直了气,有时间整理这段时间的事情。

然而听到秀暖莹说被五人追杀围攻,一时心急,竟然咳了几声,差点儿咳出血,“妙蓉道友,你可有事?那几人的确是追杀小僧而来,若是因为这样而连累道友,小僧着实羞愧难当。”

“放心,我并没有事情,倒是那五人有眼无珠,被我给料理了。”秀暖莹语气镇定地说道,禅修虽然修的是佛,但他们并不忌讳杀生,她也不担心这个小师傅不赞同啥的。

果不其然,听到秀暖莹无事,而那几个追杀他的人被收拾了,湛远脸上担心的神色微微松缓下来,用虚弱的声音说道,“阿弥陀佛,原来是这样,这样……再好不过……”

湛远这段日子被追杀得够呛,“小僧多谢妙蓉道友的救命之恩,只是……小僧现在有一个不情之请……待那件事情处理完毕,道友想要知道什么事情,小僧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秀暖莹心中一动,直接问了出来,“不情之请?可是和那几个村落有关?”

湛远的表情有些僵硬惊讶,似乎没想到秀暖莹也知道这件事情。不过很快他的内心就涌起一股欣喜,连忙道,“的确和那几个遭难的村落有关,若是道友肯伸出援手,小僧感激不尽!”

“正好,我本来要赶去法华宗,不过到了这里发现有些不对劲,一探查才发现那几个村落遭人毒手。正要去救人,却在半路被那五个修士伏击了……”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