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仙娇 [书号1223001]

003:身份被揭穿

《仙娇》 西湖糖醋鱼/著, 本章共3018字, 更新于: 2015-05-20 15:51

虽然带着幕笠隔着面纱,但她的声音微微带着哽咽,那位男弟子倒是听了出来。

不过这位男弟子只是单纯以为她背井离乡,思念家人,倒也没有多想。秀暖莹冷静下来,问道,“我曾听一些来往游商说过,仙门收弟子,从来都是弟子亲自上门的,为何这次……”

那名男弟子表情一愣,旋即笑道,“这事情也没什么好疑惑的,清华宗属地上的人自然是宗门定时派人过来测验,若是其他地方的人想要拜入山门,就需要自己过来了。”

虽然男弟子已经解释了,但秀暖莹还是觉得不对劲,对方应该隐瞒了什么。

其实她的预感是正确的,清水城秀家在清华宗的地盘上,但这个家族出来的两个优秀人才都被三门的人抢走了,完全是**裸地打他们脸。据传闻,这两个弟子都是天灵根呢!

一个天灵根足以振兴一个宗门,更别说清水城这地界冒出两个天灵根,还跑到别人宗门,清华宗知道这档子事情之后,像是吃了一个哑巴亏,整日没什么好脸色。

为了不再有天灵根落到别的宗门手里,他们才会派遣外门弟子出来搜罗测验,务求地毯式搜索,不放过一个。只可惜,天灵根又不是田地里的大白菜,有了一个两个还有第三个。

忙碌那么多天,跑了那么多属地,别说天灵根,就连单灵根都没有!

他们乘坐着法器一路向东,向着群山灵气最浓郁的群山飞去,那些小萝卜头没有感觉到,但神识强大的秀暖莹却清楚感觉到前方有一个巨大的宗门大阵,清华宗到了!

果不其然,只见领队的修士从怀中取出一枚玉佩样物品投向半空,那玉佩不但没有掉落,反而稳稳漂浮在半空,隐约有光芒闪烁,显露出护宗大阵的隐约轮廓。

过了一会儿,那护宗大阵露出一道小小的口子,勉强够他们的法器飞行通过。

通过这层防护,便是两重截然不同的景象。大阵之外只是普通的群山模样,而大阵之内别有洞天。举目望去,数千座群山漂浮空中,白云缭绕,仔细一看,群山上坐落着无数精致殿宇,偶尔还有不少仙鹤灵物掠过天际,留下声声清鸣,耳边更有仙乐响动。

阵内阵外的灵气浓度更是不可同日而语!这清华宗也真不简单,竟然能独占一条灵脉!

领队弟子将众人带到群山中央的最大的悬空广场,定睛一看,那里已经有不少人等着了。

下了飞行法器,领队将今日检测成果报告给领事,然后领着秀暖莹他们排成一列在广场上等待。又过了小半个时辰,陆续飞来好几拨飞行法器,上面都带着一些刚挑选出来的弟子。

秀暖莹感觉自己和身边一群萝卜头就是菜市场上等待买家挑挑拣拣的小白菜,那些买家就是各个山峰的峰主,每一只小萝卜头都有了好归宿,到了她这里却出了问题。

“水木金三灵根?”那名主事拿着名单走到她面前,仔仔细细对了对名单和人,得到她肯定的回答,对方只是淡淡点头就将她跳过去了,继续分配下一只萝卜头。

秀暖莹:“……”谁能告诉她,这是什么节奏?

不过她很快就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等广场上的小萝卜头都被领走了,那名主事才来到她面前,示意她跳上飞行法器,并且解释道,“等会儿少说少做,别惹了老祖宗不快。”

秀暖莹心中生疑,可听到【老祖宗】三个字,眉心不由得一跳……

主事直接将秀暖莹带到一座偏僻的浮空山旁,奇的是,这座浮空山竟然有专门的护山阵法,而且阵法精妙,各方布置隐约有些熟悉之感。她暗暗蹙眉,却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这阵法。

“这位前辈,我们这是去哪里?”秀暖莹的舌头受过伤,这会儿说话带着点含糊和怯意。

“之前不是说了让你别说话?到了你便知道,现在无需多置喙。”

那位主事似乎不大喜欢秀暖莹多嘴,也忌惮着那座浮空山上的“老祖宗”,此时说话更是谨慎再谨慎,“记得别乱说话,惹了老祖宗不快,明白了?”

“晚辈明白了。”纵然经历了灭门之祸,但秀暖莹的性格并没有染上过多的凶戾,也不会因为这位主事多说自己两句就怀恨在心。

纵然经历大的变故,一个人的性格也不可能一朝一夕就骤然大变,“多谢前辈指点。”

这位主事说话虽然不中听,也有他自己的私心,但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在维护秀暖莹。

如今她龙困浅滩,虎落平阳,想要一朝重修大道,必然要吃常人不能忍之苦,这点挫折还算不上什么。到了浮空山的边缘,那名主事双手一拱,恭恭敬敬行礼,朗声道,“晚辈见过破军峰大长老,您要的人晚辈已经为您带来了。”

“哦?已经带来了?”苍老的声音略微迟疑一下,很快恢复正常。

正当秀暖莹新生警惕之时,她的身体猛地受到一股无法撼动的引力,朝着浮空山山峰处的殿宇飞去,耳边还有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既然如此,你下去领赏吧,以后无事不得来此。”

“晚辈遵命。”说罢,主事又是一个恭敬的行礼,然后召出飞行法器离开。

秀暖莹一开始有些惊诧,但很快就镇定如初,看着身旁的景色不停向后面退去。

不过瞬息时间,她的脚踏到实地,之前那种失重感终于消失。

眼前一花,不远处便站着一名青衫直裾的青年男子,衣袖处缀着些许精致的翠叶暗纹,容貌精致儒雅,随意站着便有出尘绝世的高冷风范,让人不忍亵渎。

“你叫什么名字?”过了一会儿,那名青年转身看她,一双如墨的眸子带着点审视和打量,良久他才道,“你是哪个老家伙?为何不去自己的地盘,来清华宗这里?”

什么?秀暖莹一怔,直接问道,“不知这位前辈是何意思?晚辈怎会是……老家伙?”

秀暖莹是在仙界出生的,仙界的资源再不济也比这个贫瘠的修真界好多了,从练气到地仙境界,连五百年都不到。除了她本身天资好,外界的资源也起到了关键作用。

可在修真界,五百年连结婴都难,“你若不是哪个老家伙夺舍转世,这神识是怎么回事?”

青年冷冷一哼,秀暖莹只觉得胸口如遭重石击打,喉咙间涌出一阵甜腥。

本就有些孱弱的身体更是不堪重负,眼前一黑,竟然硬生生昏了过去。再度醒来,她一睁眼便看到陌生的床帐,猛地起身,发现身体内部的缺损尽数补好了,好像完全没有受过伤势。

“你醒了?若是醒了,便吃下这枚丹药。”

正想着,眼前漂浮着一颗龙眼大小,散发着淡淡药香的丹药,说话的人正是之前的青年,“呵呵,老朽倒是好奇了,你到底是何方神圣,夺舍竟然沦落到这个地步?”

“我并非有意夺舍,而且……要说年纪,恐怕前辈才是老家伙。”秀暖莹取过那枚丹药放入嘴中,丹药自然化开,融为一道暖流涌入喉间,在四肢百骸散开,一股暖意从小腹处升起。

青年挑眉,醇厚的声音幽幽一声,“哦?”

他本来还挺高兴有一个水木金三灵根的弟子,哪里晓得这位弟子竟然是夺舍重修之人!

“在下秀暖莹,不幸遭难,本以为会魂飞魄散,却没想到一睁眼就出现在这具身体内。”秀暖莹淡淡说道,“在下若真是刻意夺舍他人,何必……选这么一具不尴不尬的身体?怎么说也得是单灵根才是……何苦选一具三灵根的身体?”

青年一听,也觉得是这么一个意思。若真是刻意夺舍,这具身体的条件未免差得过分。

元阴不存,根骨又差,这样的身体就算努力修炼,也难以取得多好的成就。

若秀暖莹是哪个老家伙夺舍,夺舍之前怎么会不做好充足准备?

众所周知,被夺舍之人的年纪越小越好,可这具身体业已双六年华!

如此一想,青年心中的芥蒂也减少些许。其实他刚刚也被吓到了,要知道他不过是冷冷哼了一声,对方就承受不住昏过去,这得是多么弱菜的身体?

“你这话,老夫勉强信了。但……你能说一说,你之前是如何陨落的么?秀暖莹?老夫存活修真界多少年,没听说哪个大乘期修士喊这个名字。”

秀暖莹本是地仙级别,但因为受伤严重,神识仅剩下大乘初期水平。

“如何陨落?这事情涉及到在下私事,不便明说,免得给前辈招致祸端。”秀暖莹神色微黯,“另外,在下并非大乘期修士,前辈误会了。”她陨落之前是仙界的地仙,谢谢!

虽然青年的容貌起来好像才二十出头,但内里已经有数千岁了,年纪是秀暖莹的十来倍。若是不计算两人之前的实力,秀暖莹喊对方一声前辈并不过分。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