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小说网 >> 仙娇 [书号1223001]

001:苏醒,乱葬岗

《仙娇》 西湖糖醋鱼/著, 本章共3035字, 更新于: 2015-05-04 17:40

秋末的细雨纷纷扬扬地飘散着,乱葬岗冷风呜咽,森森渗骨的冷气似乎要袭向灵魂深处,将魂魄也冻成冰坨子。旁边有几株杂乱长着的枯树,稀疏的枝桠被冷风吹得沙沙作响。

天空一片晦暗,灰白的雾霭笼罩天际,沉甸甸的,似乎要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正在此时,不远处传来一阵车轱辘滚动的声音,偶然还有马鞭抽打马屁的清脆声响,更衬得这片无人打理的乱葬岗更加寂寞荒凉,那呜呜作响的声音恍若亡魂留恋世间的不甘。

“快、快点将这个晦气的丫头扔下去……别浪费时间,这个地方邪乎得很……”

靠近乱葬岗,那简易的马车上跳下一个模样普通的精壮男人,随即又下来一个看上去已经人到中年,贼眉鼠眼的干瘦男人,头上戴着一方绿巾,细长的眉眼,脸上时刻带着谄笑。

两个男人偷偷摸摸地将马车上的草席拖下来,然后随意丢到几块乱石上。

因为他们的动作,卷着的草席露出一角,隐约可见那头长若瀑布般的秀发和些许稚嫩肌肤。

那个精壮男人余光瞧见了,有些可惜地咽了咽口水,要不是这里环境不适合,他倒是想将草席打开,看一看里头裹着的人呢。要是换成平时,他这样的莽夫哪里有资格看上一眼?

据说这个丫头是天香楼预定的台柱子,生得国色天香,小小年纪就有不俗姿容。

不过小丫头性格烈得很,愣是不肯低头,才来几天就给天香楼惹了不少麻烦。最后天香楼的妈妈实在是受不住了,打算将她好好饿上几天,然后再养个半年,给她开苞出台。

只可惜,上天都不垂怜这个小丫头,昨晚来了个特殊的客人,愣是被押着接了客,然后就香消玉殒了。唉……真是可惜了……也不知道这丫头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孽……

这个男人的心思分毫不差地落在那个绿巾男人眼中,他冷冷一哼,声音尖细带着点儿女味,“瞧什么瞧?就你那点儿心思,还是趁早歇了好……这丫头,看一眼都吓得人做噩梦。”

这个尖嘴猴腮的男人是天香楼的龟公,平日里最喜欢趁机占楼里小姐儿的便宜。

草席裹着的丫头他见过,的确是不错的美人胚子,只是如今那相貌……啧啧啧,宛若夜叉。

也不知道将这丫头卖过来的人有多恨她,竟然布下这样的命令,让他这个见惯血腥冷漠的人都不禁打一个冷颤。脑中很是时宜地响起那张脸,再配合乱葬岗的气氛,硬生生打了寒颤。

“快快快,麻利着点儿,这里有什么好看的,快些走。”这龟公一巴掌拍向精壮男人的后脑勺,冷嗤着,“这里死的人多,不干不净的……要是碰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怎么办……”

龟公窜上马车,那名男人被打了也不生气,反而老实笑笑,坐上马车,稳稳驾驭马车离开。

秋末的细雨有加大的趋势,雨点也不似之前那么绵柔,雨势越发急促。

天幕隐约有湛蓝色的雷电闪烁,狂风呼啸,雨点打击在泥地乱石之上,不远处更是散落着不少零散肢体,有些是被野兽从泥地里挖出来的,有些是腐烂严重被大雨冲刷露出来的……

夜幕低沉,雨势急促,狂风呼啸不止,不少硕大的黑老鼠从四面八方爬出来,围着那些尸体或者简易烂木棺醇。几只老鼠嗅到新鲜的血腥味儿,循着味道找到那刚刚加入的【客人】。

不过最快的老鼠还没靠近,那松散的草席猛地被一只苍白消瘦的手拨开,露出里面的人。

那是一名模样身形娇小的少女,身上穿着凌乱的绿色裳裙,长发零散,那张脸更是鲜血肆流,乌黑的眼珠子愣愣地盯着前方,雨水急促落下,更是将人弄成了血人儿。

不顾身边吱吱乱叫的肥硕老鼠,那少女迈着僵硬的步伐,一点一点晃着离开乱葬岗,然后在移出溪边停下。头微垂,借着少得可怜的光,她能看到水面上的夜叉少女。

慢慢的,少女蹲下来,将双手浸入水中,冰凉的触感让她不禁打了个寒颤。不过少女并没有将手缩回来,反而咧了咧嘴,露出一个极为怪异的笑容。

“没想到……我还能有如此境遇……那些老家伙恐怕到死也想不到,我秀暖莹还有如此境遇。魂飞魄散,万劫不复?现在不是还活得好好的……”

古怪的声音从少女唇边溢出,带着几分煞人的恨意。

不过很快,她就将这股怒气压下去。

她微微动了动肢体,难言的剧痛弥散四肢百骸,咬着牙盘腿坐下,吸收这具身体残留的记忆。对,她不是身体原主,只是一缕幽魂,而原主早已经含恨而死,怨气浓烈。

若非秀暖莹本身底子好,心性坚定非常,恐怕也会受到这股恨意的影响,暂时性失去自我。

这具身体叫秀曲清,清水城秀家三小姐,上头有一名亡故嫡母诞下的长姐,还有一个继母生下的二姐,而秀曲清是家主从弟弟那边过继来的养女,也是侄女。

这个秀曲清本来备受生父生母疼爱,养成了有些骄纵的千金脾气,若是家中没有变故,有这样的脾气也无妨。只是生父生母命薄,在秀曲清七岁便撒手人寰。

为了替弟弟守住家业,彰显兄弟爱,秀曲清的大伯过继了她,将她当做嫡出的三小姐看待。

当然这位大伯还宣告所有人,秀曲清的家业他一文不动,等她及笄还要定一户好人家,将她风风光光嫁出去。大伯磊落的行为受到清水城百姓的一众赞扬。

若事情有这么简单,秀曲清也不至于沦落到如今的地步。

到底是七岁的深闺小姐,秀曲清从独女变成三小姐之后,做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噩梦,梦境中的内容更是将她吓得冷汗淋漓!好长一段时间为了保命,只能装聋作哑!

在梦中,她看到自己生父生母的死不是意外,而是秀曲清大伯为了得到某件东西,精心策划的局,甚至收养秀曲清,接收她的家产也是为了这个目的!

不仅如此,前头两位大姐也不是常人!

她曾经梦到二姐落水之后心性大变,不但性格活泼了,脑子里很多奇思妙想的点子让人刮目相看,甚至还因为绝佳的天资成为仙人弟子。

不过这位二姐得了好处没有想到家人,惹了祸倒是连累一家,因为不想成为某个仙人的道侣,竟然想出替嫁的主意,让长相酷似她的大姐当了新娘。

结果不用说,大姐被那位仙人憎恨惩戒,生不如死,秀家也没好果子吃,男子为娼,女子倚门卖笑。秀曲清沦落风尘,连为父母报仇都做不到,最后染病而亡。

当时秀曲清从梦中吓醒,又受了风寒,整个人迅速消瘦下来,缠绵病榻。

梦境到这里还没有结束,她在生病的时候又做了一个梦,只是这个梦境和之前略有不同。

这次性情大变的是长姐,不但处处针对二姐,两人还齐齐成了仙人弟子。不过那位大姐像是有了先知相助,竟然能处处压制二姐,事事快人一步,下手狠辣让人毛骨悚然!

这次梦境倒是没什么替嫁戏码,但长姐和二姐斗法之时,她渐渐爱慕某个仙人弟子。

正因为这位弟子多看了秀曲清一眼,夸她有倾城之姿色,那位长姐就对秀曲清出手。

那位长姐哄着秀曲清去烧香祭拜生父母,并且半路上指使盗贼拦截她,让她被盗贼轮番污了身子,最后又毁了她的容颜,狠心卖给青楼,最后被人折辱多年,死在榻上。

两个截然不同的梦境,同样凄惨的下场,将养在深闺没什么见识的秀曲清吓得半死,几年来活得战战兢兢,想趁机远离秀家,避开梦境中的命运,却一直找不到办法。

吸收完脑中的记忆,这位新生的秀暖莹彻底无语了……一个人竟然可以倒霉到这个程度。

秀曲清战战兢兢地活着,大姐二姐的斗法也如梦中那般激烈,不过这次二姐一直处于下风。

她想要避开那位仙人弟子的称赞,避开大姐的嫉妒黑手,但万万没想到最后还是没有躲过。

秀曲清没有被哄得去庙中祈福,那位大姐干脆直接出手将她掳走,倒贴钱卖给天香楼!

不但如此,这位大姐还说了,秀曲清什么时候死了,就将她的脸毁掉,再丢到乱葬岗,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她怕极了,在天香楼里闹腾,几次三番想要自尽,但都没有成功。

后面的场景非常混乱,因为秀曲清是被人下了药,强行接了客,醒来之后选择咬舌自尽。

秀暖莹见识不凡,自然知道梦中那位大姐和二姐都有猫腻,掐指一算,得出的结果更是让她哭笑不得。

一个穿越的,一个重生的,两个女人斗法,倒霉的都是秀曲清……这算什么破运气!

正要起身,她发现自己手腕上带着一串圆溜溜的佛珠……

这东西,原主秀曲清的记忆中并没有……这是什么?

本书首发来自四月天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