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注册
用已有账号登录注册
用户名 手机号
用户名
密码
确认密码
四月天女生网验证码
邮箱地址
密码
确认密码
四月天女生网验证码
手机号码
验证码
密码
确认密码

四月天首页 > 古代言情 > 长情王妃很腹黑

第一百三十五章

秦子健从御书房出来后,往楚皇的寝殿走。

路上,他想起曾经父皇的疼爱,无论是对秦慕容还是秦风,永远都没有对自己好,亲自教他读书写字,教他拉弓射箭;对自己的信任,把御林军交给自己管理,让自己帮助处理朝政。

无数次,他都想过不要用这种方式来争取,也许父皇也还是传位给他,这种可能性还是很大,一直以来他除了防范着太子和秦慕容,没有做其他太出格的准备。

直到伍相仪这个女人的出现,让他感到了巨大的威胁。

伍相仪不是病药罐子秦风,也不是假装风流倜傥的秦慕容,她是一个野心家,是一个野心勃勃的政客,虽然只是一个女人,虽然只是太子妃,但秦慕容看到了她眼里的欲望,和这个女人的狠辣。

尤其是,这个女人还是现在皇太后的侄女,她的背后可不是她一个人,也不是病怏怏的太子,更何况,这个女人疯狂到了怂恿父皇向九龙国碧落宫借钱的地步,而且不仅怂恿了,还怂恿成功了。

这让他恐惧,他害怕已经握住翅膀的鸭子就那么飞走了。

于是,一次一次,不得不出手,一次一次不得不做一些事情。

直到伍相仪死了,他发现他再也停不下来了,因为他已经不能停下来了。

今晚,父皇眼睛里的愤怒,震惊,不敢相信,他都看在眼里,他心如刀割,但他只能继续做下去,继续说下去。

他多想就那么安安静静地等到父皇寿终正寝,然后传诏给自己,然后心安理得地坐上那把龙椅,可是......

这条御花园的路,父皇曾经自己驮在肩上溜达,带着他在鱼塘里喂鱼,带着他在这里赏雪看花,可如今,父皇西去,却没有鹤可驾。

到了楚皇的寝殿,秦子健看到了奄奄一息的宋德妃,看到了一脸淡定的皇后。

皇后见他来了,问“子健,你老实告诉本宫,皇上为何会突然如此?”

“我今日发现了楚国公的死因有蹊跷,因此特地夤夜进宫来向父皇禀报,只是,还没等儿臣说,父皇就中了刺客的暗器,西去了。”

秦子健走上前去,抱起了已经有些僵硬的楚皇,指着耳边太阳穴附近的头发,道,“就是这里。”

皇后上前,细细地观察, 只见楚皇已经发白的头发里,插着一根细细的黑钢针,只留了一点点针尾在外面,那针的尾上有一个小小的四面体的黑疙瘩,只比那根钢针大了一点点。

皇后的眼睛半信半疑,半晌,眼神恢复了清明,又问,“刺客抓住了吗?”

秦子健低着头道,“儿臣已经派人去追了。”

“如此便好。”

九龙国皇宫御书房内。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皇三子北冥齐,文能治国,武能退敌,纯孝仁厚,深得朕心,特立此诏,待朕百年之后,召诸王、大臣立班入见,面启此谕,着继朕登基,即皇帝位,钦此。”

一个凉凉的,如丝绸般的声音,没有任何感情地读着上面的话,如同在读跟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他的眼睛狭长,嘴唇很薄,气质清冷,却近乎妖孽,他旁边的龙案上,趴着一个人,穿着金黄色的龙袍,头上是皇帝才能佩戴的冠冕。

那龙案上,和地上,洒满了奏折,和一丝丝黑色的血液。

外面的夜似乎就要尽了,窗户外面渐渐蒙蒙亮了,星辰的光泽也悄悄隐去了,天空上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是从哪里飘来的愁云,笼罩在楚国的上空,灰蒙蒙的。

就要下雨了罢。

九龙国碧落宫内。

飒婆婆听完一个黑衣人的报告,挥了挥手,那人就在房间里消失了。

飒婆婆缓缓从塌上起身,慢慢走到了自己床边,在自己的床上和衣躺了下来,花白的头发在烛光的照映下,明灭不一,在她脸上深深的沟壑里,打下了阴冷的黑暗。

飒婆婆房间窗户外面的天空,东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一大片一大片的黑云之间,有浅浅的白云缝隙,露出了深蓝色的天空边缘。

天就要亮了。

九龙国齐王府

北冥齐一身黑衣回到府上,回到自己房间,脱下了那身衣服,然后来到窗前,望着那南方的方向,道,你也快要回来了吧?

望着窗户外即将要亮起来了天空,他回到床上,睡下了。

楚国皇宫里,空气像冻结了一般,安静,悄无声息。偶尔有一两个太监急匆匆地从长廊里走过,金瓦朱漆墙上,都能听见回响。

平日里一般这个时候,城里的人们早就开始忙碌起来了,但今日,不知是睡过了,还是担心下雨,街上没有一个人,空空荡荡,安安静静。只有那树木的枝丫,不时轻微地动上一动。

楚国,牛婆婆面馆。

曲檀香,秦慕容,夏流宇,牛婆婆,小笙,孙七,乞丐爷爷和小暖,几个人围着一张桌子,正在吃早膳。

这一桌子,九龙国使者,楚国三皇子,楚国医馆的继承人,楚国面馆老板,面馆未来的继承人,赶车的车夫和丫鬟,身份各异,却能坐在一张桌子上用膳,真是不知道说皇子们亲民,还是说丫鬟命好。

昨夜天快亮的时候,夏流宇带着乞丐爷爷和小暖一起赶来了牛婆婆家的面馆。

乞丐爷爷自被那刁蛮的珀雅打了之后,差点就好不起来了,后来曲檀香和薛飞他们搬入三皇子府的时候,秦慕容强迫夏流宇将乞丐爷爷带回夏家医馆去医治,夏流宇为了抵消之前因为没有积极答应做曲檀香医者助手而欠下的边关6个月,才勉强答应了。

曲檀香担心乞丐爷爷一人孤单,派了小暖去照顾。

昨夜,小暖在煎药的时候,看见夏流宇要出门,这一问才知道, 原来檀香出了这么大的事,于是便无论如何都要一起。

在夏流宇的诊治下, 已经好了大半的乞丐爷爷在医馆的二层看见了,也就一起来了。

秦慕容安排老王让影一去找夏流宇,影一也不知道这家面馆,就和夏流宇二人在楚国皇城里运用轻功找了很久,才在天快亮时,终于找到了秦慕容他们。

曲檀香正吃呢,突然听见外面有鸟在叫,走到窗边打开窗户,那只通体雪白的鸽子飞了进来,曲檀香伸开手,那鸽子轻巧地落在了曲檀香的手掌上。

取下鸽子腿上的信纸,展开,只有三个字:朕知道。

曲檀香看了这几个字,心里才稍稍安定些,嗯,原来公子知道,那就好那就好。

秦慕容看曲檀香那么着急地去看信,手中握着筷子,心下叹道,在她心里,北冥轩就那么重要吗?自己穷尽这一生,能否得到那样的待遇呢?

不,不用那样,不用一样,只要有一点点,哪怕只要那样的十分之一,或者百分之一,他就心满意足了。

可是,会有那么一天吗?

算了,先不想那些了,眼前一团乱麻,还是先处理眼前的事情吧。秦慕容走上前去,问,“檀香,信上怎么说?”

曲檀香微微露出了一丝笑容,“他说他知道。”

这是这一晚上来,曲檀香露出的第一个笑容,昨夜自从看见她进宫前笑了一次以后,就一直在皱着眉头蹙眉,如今终于笑了。

秦慕容心里开心了一下下。

昨夜夏流宇来时,秦慕容和曲檀香已经知道了楚皇驾崩的消息,秦慕容推测,太子估计也已经不在人世了。

昨夜要不是老王冒死前来,自己就不知道会是在哪里了。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秦慕容问曲檀香。

牛婆婆和小笙已经开始收拾碗筷了,小暖和孙七也在帮忙,夏流宇听见秦慕容问曲檀香这个问题,凑过来,说,“喂?我说不是吧?你到底能不能该清楚状况啊?现在不是应该操心人家有什么打算,而是应该问你有什么打算才好吧?”

秦慕容懒懒地说,“我能有什么打算?不过就是去你夏家医馆蹭吃蹭喝就好了。”

“嗯,这个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呢,我提前跟你说,我们夏家不养闲人的哦。”

秦慕容双眼一瞪,指着自己问夏流宇,“闲人?你说我是闲人?”

夏流宇白了一眼道, “没有了三皇子这个名分,你不是闲人还是什么?”

秦慕容道,“你说的竟也在理,不过,我就算什么也不做,你也还是需要让我在你家蹭吃蹭喝。”

夏流宇哈哈大笑,“凭什么啊?就凭你有影一吗?我可不怕他!”

“真的不怕吗?”秦慕容看着夏流宇,眼神里多了一丝戏虐,再三问道,“当真?”

楚国驿馆内。

珀书一夜未睡,一直在回味着在门口,凌雪姬下马车时的那惊鸿一瞥,只一个眼神看向自己的动作,就让珀书觉得这些年的行动没有白费,这些年的谋划就要付诸实现了。

珀雅在隔壁的套房里,辗转难眠,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只是却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不对,自己真的要随着珀书回到那没有容身之处的月影去吗?

还是?

再去找秦子健商量一下?自己和他已经订婚了,他应该不会不管我的吧?就这样想着,她的心里却有一种隐隐的担忧。

凌雪姬和白龙睡在了同一间套房里,凌雪姬睡在床上,而白龙睡在了外间的塌上,按他的原话说,他要保护姐姐。那两个丫鬟看他才八岁的样子,又是凌雪姬的亲弟弟,就同意了。

这时,凌雪姬睡得正香,梦里,她看见轩从远处朝她走来,明媚皓齿,浅浅的笑容挂在英俊的脸颊上,还是当年那个记忆里的少年。

“雪姬......”

“轩......”凌雪姬突然哭了起来,她靠在他的怀里,大哭起来,她觉得好委屈好委屈,她有好多眼泪要哭出来。

哭着哭着,她发觉自己抱着的东西越来越轻,越来越轻,最后,消失在了自己的怀里。

“轩!”她满然四顾,哪里还有轩的影子。

你去哪里了?轩?

凌雪姬又哭了,那种在楚国时的无助,再次席卷了她。

作家有话说

小公举,要 登陆 一下才能评论哟~
四月天女生网

确认置顶?

四月天女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