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注册
用已有账号登录注册
用户名 手机号
用户名
密码
确认密码
四月天女生网验证码
邮箱地址
密码
确认密码
四月天女生网验证码
手机号码
验证码
密码
确认密码

四月天首页 > 古代言情 > 长情王妃很腹黑

第一百三十四章

楚国皇宫楚皇寝殿

楚皇的遗体直直地平躺在寝殿的床上,宋德妃正发髻散乱地跪在旁边痛哭,脸上的脂粉全部哭花了,像一只花猫一样,“皇上,您这是怎么了了?您说句话啊皇上?”

旁边的侍女一直在劝宋德妃,“娘娘,您不要太伤心了。”

但这时候的宋德妃早就听不进侍女的话了。

晚上刚刚睡下,就听太子府的人慌忙来禀报,说太子晚上吃了药后,突然昏迷不醒,去太医院找太医,发现太医院空无一人,所以,那侍卫跑到宋德妃这里,希望宋德妃能帮忙找一个太医,好去救治太子。

宋德妃听了立即起身,只梳了发髻,头饰都没来得及戴上,就急急地带着侍女出去了,又派了自己宫里的得力人手,分成两拨,一拨去太医院找太医,另一拨去御书房找楚皇,希望楚皇能下令派一个太医来。

等急急忙忙地赶到了太子府,一进府门,就听在门口着急等待的人说,太子已经吐了好几口血了,宋德妃听了,腿就软了,对太子府的人道,“赶紧去请九龙国使者曲大人,或许曲大人还能救一救太子!”

太子府上的人听了,立即跪下说,“回娘娘,曲大人已经被皇上派去楚国公府里去查看,只怕这样会忤逆皇上的意思。”

宋德妃听了,气不打一处来,厉声道,“都这个时候了,还管什么皇上的意思?太子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们的命!”

“是!”那旁边的人吓得全部跪下,齐声道,“德妃娘娘请息怒,小的们这就去找曲使者!”说完有两个侍卫跑了出去,其余人还在边上跪着,等候宋德妃发话。宋德妃见有人去找曲檀香了,看都不看在旁边跪着的小厮和侍卫们,径直和侍女往太子寝宫去了。

那些人见宋德妃走远了,这才敢动弹,一个一个慢慢爬了起来。

很快就到了寝殿,门口有很多侍卫,里面站了好几个侍女,有绞手巾的,有给太子擦脸的,也有在旁边端着盆子伺候的。

宋德妃上前去,一把夺过那一名侍女刚刚绞好的手巾,扑到了床前,只见秦风紧闭着眼睛,嘴角还有一丝丝没有擦拭干净的血迹,脸色青黑,十分吓人。

“太子晚上喝得是什么药?!”宋德妃见了太子这副模样,心中十分难受,恨不得替太子受了那苦楚,她情愿脸上青黑的是自己,她情愿嘴角流血的那个人是自己,那感觉如同是自己的心被活生生撕裂了一般。她转过头,厉声质问伺候太子的丫鬟和侍卫们。

还没等跪下的丫鬟们回禀,就听外面的太监喊,“德妃娘娘侄女宋琪琪到!”

德妃看向门外,见宋琪琪一进来脸上早就哭成了泪人儿,红着眼睛拿帕子捂着嘴,一步一晃荡地走着,看见宋德妃在床前,哭得更伤心了,“姑母?表哥不会有事吧?”

“琪琪,你来了。”宋德妃见宋琪琪哭得那么伤心,也不好说什么,就说,“好了,先不要哭了,我们先去找太医诊治,实在找不到太医,从外面找大夫也是可以的。”

“是!”宋琪琪点了点头,虽然忍住了哭声,却还是只一个劲地擦眼泪。本来之前姑母有意要求皇上娶自己为太子妃,却不料被太后的侄女伍相仪给抢了。原本以为只能做个侧妃了,谁想那伍相仪竟然自己作死,胡作非为被发现后,赐了毒酒被杀死。

宋琪琪这几日还以为自己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可以在不久的将来变成新太子妃,却不想,今日突然得到消息说,太子突然吐血,情况很危急,她听了立即赶了过来,一路上想,自己的命真是苦,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到了太子寝宫后,看到宋德妃也在,心里不由得更加委屈,所以哭得更大声了。听了宋德妃那番话,她想,若是能进宫,倒是可以请给自己家府上看病的大夫来,那大夫就住在自己家府上。

“姑母,若是宫中实在找不到太医来,若姑母可以安排进宫,我家府上的大夫就住在我家,我可以立即派人去请。”宋琪琪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宋德妃听了,心道,这也不失是一个办法,不知道今夜是怎么了,就算是楚国公去世了,太医院也不应该连一个太医都没有吧?这些事情透着诡异,肯定有什么事情。但是如今已经想不了那么多了,就对宋琪琪说,“这也是一个办法,那琪琪,你亲自带人去请吧,你经常出入宫里,这里面的很多人都知道你,这样也快些。”

宋琪琪听了,立即答应了,带着丫鬟又急匆匆地走了。

谁知这宋琪琪刚走没一会儿,太子就又喷了一大口黑色的血出来,震得太子上半边身子都起来了,而后复又跌在了床上,不停地咳嗽起来。宋德妃见了,连忙上前去抱住了太子,用手给太子轻轻地拍后背,旁边的侍女见了立即上前,来给太子擦嘴上和脖子里的血,但那血却一直从太子的嘴里往外流,怎么也擦不完。

宋德妃吓得脸色都变了,大声喊“风儿,风儿,你醒醒,风儿,你快醒醒啊,我是你母妃啊!你可不要吓唬母妃,风儿!”但太子根本就没有动,他渐渐地不咳嗽了,然后安静了下来,静静地躺在宋德妃的怀里,嘴里一直在流血。

过了好一会儿,太子那本来放在被子上的手,软软地滑了下去,掉在了宋德妃的胳膊边上。宋德妃见状,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被被拽断了。

“风儿!”宋德妃这一喊,整个太子寝殿里的人全部跪下了,顿时,整个太子府悄无声息,只有宋德妃的哭声,“风儿!我是你母妃啊,你醒来看看母妃啊?风儿?”

后来宋德妃的贴身宫女上前去劝了很久,但宋德妃还是无法不哭,拉着太子的手不放手,眼见那本就才温热的手,一点点的冰凉下去,宋德妃一边哭一边给太子搓手,希望太子不要那么冷,以为这样太子就能醒过来。

正在这个时候,外面有太监来禀报,说,“皇上驾崩了。”

宋德妃听了这话,立即晕了过去,旁边的侍女们赶紧围了上去。

醒来后,宋德妃被侍女们搀着来到了楚皇的寝殿,她不相信地看着直挺挺地躺着的楚皇,跑过去摸楚皇的手。

已经冰冷了。

宋德妃的心麻木了,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本宫也不能活了。夫君和太子都死了,两个依靠一下子全部丢下自己走了,只剩下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于是越想越伤心,在楚皇的床前哭得悲痛欲绝,却不想这时候听见说皇后来了。

“皇上这儿到底是怎么了,大半夜的?”一声带着怒气但充满威严的女声传来,人却还在寝殿外面,只听见大概有两三个人在急着赶路,有几个脚步声忙慌慌的,但有一个脚步声非常淡定,一步接着一步,毫不慌乱。

门口的公公尖着嗓子喊道,“皇后娘娘驾到!”

随即,楚皇寝宫的门被打开了,两名侍女搀着皇后走了进来,两位侍女的身子在不停地打哆嗦,但皇后却很冷静,一身金黄色的皇后装束衣衫平整,发髻一丝不乱,就像平日里去参加什么宴席或者是去接收众嫔妃的晨昏定省一样,雍容华贵,气度不凡,母仪天下这个词,都不能完全概括那种气度。

宋德妃早就听见了公公的声音,忙从侍女手里拿过一方丝帕,擦了擦眼泪,赶紧转过头来,面对着寝殿大门的方向跪着,“参加皇后娘娘。”

皇后见了,看都不看宋德妃,道,“起来吧。”

然后走到了楚皇的床前,她看着楚皇就那么躺在床上,心里竟然有一点开心,皇上,这样,你就不会再跑去别的女人那里了吧?

皇后看着在龙床上直挺挺的楚皇,心里一阵悲凉,虽说说帝王,但正因为是帝王,这样偏宠一位女人,将其他女人完全晾在一边,连自己这个皇后都一点面子也不给,实在是太让自己憎恨了,怎么说,本宫也是中宫啊。

如今,驾崩了,皇后倒觉得心里的一口气泄了下来,终于不用再期待哪天他会看看自己,也终于不用担心他会去哪个女人那里了。

皇后慢慢转过身子,依旧很威严地道,“皇上驾崩,安排礼部着手准备吧。”

一个跪着的大太监回应道,“是!”然后起来,退着退出了楚皇的寝殿。

皇后看着依旧哭得不能自已的宋德妃,她知道她在哭什么,宋德妃有个做太子的儿子,皇上偶尔也会去她宫里。和自己比起来,在这个宫里,宋德妃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期待的。不像自己,除了皇后的身份,和那个几个月就去世的公主,什么都没有。

如今,太子和皇上都在一夜之间,全部西去了,她这才算是绝望了吧。

和现在的德妃比起来,自己好像还是有那么一点幸运的,至少,没有希望过,比有过希望却在最后被抹杀了所有的希望,会好受那么一点点吧?

“好了,德妃,节哀吧,莫要失态了。”皇后提醒了德妃一下,皇上活着的时候,大家争宠,虽然最后都没有争过凌雪姬那个贱人。但是如今,皇上不在了,大家其实都是失了依靠的女人而已,平日里对德妃的种种不满,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烟消云散了,只剩下一点点同情了。

宋德妃却像没听到皇后的话一样,一直哭啊哭,旁边的贴身侍女一边劝解着,一边给她擦着眼泪,宋德妃的脸上,脂粉早就糊在一起了。

“皇上!”宋德妃突然大喊一声,站起身来,向楚皇静静躺着的床沿撞去,待大家反应过来,跑过去查看,只见宋德妃的额头上,装出了一个酒樽大小的血窟窿,血正从那窟窿里不断地流出来,贴身侍女拿了手帕去捂,却怎么也捂不住。

.......

“德妃娘娘随皇上去了。”宋琪琪从府上带来的大夫在查看了宋德妃的伤口后,如是说。

宋琪琪和旁边宋德妃的侍女们哭成了一片。

作家有话说

小公举,要 登陆 一下才能评论哟~
四月天女生网

确认置顶?

四月天女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