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注册
用已有账号登录注册
用户名 手机号
用户名
密码
确认密码
四月天女生网验证码
邮箱地址
密码
确认密码
四月天女生网验证码
手机号码
验证码
密码
确认密码

四月天首页 > 古代言情 > 长情王妃很腹黑

第一百三十三章

楚国,御书房内

秦子健坐在书案后的龙椅上,御书房的空地上,跪着一个身穿将军服装的男子,头顶的金色盔甲顶上,闪着寒光。只听那人伏手跪地说,“报告殿下,属下不辱使命,顺利完成任务。”

秦子健听了,心中欣喜异常,眼下,诏书到手,太子已经跟随自己最大的政敌伍相仪去了,先皇也已经安顿了,外面的大臣也已经洗好牌了,这夜里最黑的时刻总算是过去了,总算是可以稍稍安心了。

“好,王将军辛苦了。”秦子健道,“还请王将军今夜辛苦一些,和薛将军一同巡逻皇宫,本王要去看望父皇了。”

“是!末将定于薛将军尽力守护楚皇宫,请殿下安心。”王将军跪着,双手抱拳向秦子健道,声音铿锵有力,那虎背熊腰的身影,如同一座小山,屹立不倒。秦子健看到这幅情景,心里暗暗想,“这可是好兆头啊!”

“好了,王将军请起,本殿下也要去父皇寝殿看望父皇了。”

王将军谢过秦子健,“谢殿下,末将遵命!”然后就起身,一挥手,跟随他一同前来禀报的数十个禁卫军跟他一同出去了,只有几个禁卫军依旧在御书房里,仿佛是天生就长在那里一样,岿然不动。

楚国驿馆门口

凌雪姬的马车终于停在了门口,白龙跳下马车,扶着凌雪姬下来,青霜也在外面扶着,这次出宫来,凌雪姬只带了青霜一个人。

珀书见到凌雪姬从马车上下来,走上前来,那齐衍自然是跟在后面,只是那些侍卫依旧站在驿馆门口,并未跟来。

珀书上前行礼道,“凌美人受惊了,一路上可还好?”

凌雪姬抬眼看着珀书,这月影国国王虽说是珀雅公主的哥哥,只是二人年纪差了竟有二十几岁,珀书已经和楚皇差不多的年纪,四十有一二了,而那珀雅才刚十九,可见月影国先皇执政时间不短。

珀书虽和楚皇差不多的年纪,但明显看着比楚皇要年轻许多,那高高的帝王冠威严壮观,剑眉星目,十分英气,上嘴唇上有两撇短短的胡子,倒很有男人气概。

凌雪姬微微弯腰,福了一福身子,道,“凌雪姬参见月影国国王陛下!”

珀书见凌雪姬一身淡绿色的衣裙,虽然是临时出宫,但头顶的蝴蝶髻和胡蝶钗纹丝不乱,那绝美的脸庞上,依旧冷艳的气质如同深秋里清晨的露水,冷淡,几乎没有温度,但却让人想去抚摸,想去拥有,想去得到,想去保护。

“凌美人,快快平身。”珀书上前去,扶起了凌雪姬。

“写月影国国王陛下,雪姬承蒙月影国国王关照了。”凌雪姬再次行礼。

珀书道,“凌美人舟车劳顿,辛苦了,齐衍,派人安顿凌美人休息,任何人不得打扰,给寡人看好了,一定要保证美人的安全!”

“是!陛下”齐衍领命,对着驿馆门口一招手,两个丫鬟就往凌雪姬这边走来,走到齐衍身边行礼道,“公子。”

齐衍对她们道,“你们两个,好好带娘娘下去休息,若是有半点差池,小心你们的脑袋!”

那两个丫鬟听了,跪下道,“是,奴婢定用心伺候好娘娘!”

齐衍看也不看那两个丫鬟,只说“好了,起来带娘娘去吧!”那两个丫鬟听了,谢过了齐衍,走到凌雪姬身边,行礼道,“娘娘,请随奴婢走吧!”

凌雪姬看向那珀书,行礼道,“多谢月影国国王陛下费心安排,雪姬在此谢过了!”

“寡人也是举手之劳而已,娘娘莫要挂怀,现下时辰不早了,娘娘还请先休息吧。”

“如此,雪姬先告退了。”凌雪姬跟着两名丫鬟走进了驿馆,白龙和青霜一起跟着。珀书和齐衍还有燕北一同看着凌雪姬轻盈的背影消失在驿馆的楼梯上,这才回过头来。

齐衍率先对燕北拱手道,“燕北兄,有劳了!”

那燕北也拱手道,“在下不敢,在下只是奉命行事!能为月影国陛下效劳,是在下的福气!”那珀书听了,道,“好了,如今事情已经顺利完成,大家尽可放心了,各自回去休息片刻吧,天很快就要亮了。”

燕北听了,拱手道,“如此,在下就先告辞了。也请国王陛下早些歇息!”

“去罢。”珀书挥挥手,燕北起身,又对齐衍行礼,道,“齐兄,燕北告辞!”

齐衍也拱手道,“燕北兄慢走!”

燕北起身,跨上那批来时的高头大马,转身离去了,后面的侍卫和禁军也都跟着转身,离去了,只留下了那辆马车在驿馆门口。

“陛下,回去歇息片刻罢,折腾了一夜,天快亮了。”齐衍道。

“是啊,天很快就要亮了,回去罢!”珀书道。

二人转身回了驿馆房间。

九龙国御书房内

刘公公担心地看着北冥轩,“皇上......”

才说了皇上二字,就见刘公公突然不说话了,北冥轩抬头一看,只见那刘公公口吐鲜血,倒在了地上。

“刘公公这是怎么了?来人!”北冥轩来到刘公公旁边。

只见刘公公的嘴巴在不停地一张一合,但是,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不一会儿,刘公公就不动了,只剩下那平日里不离手的洁白的鞭子的毛,被他吐出的血染得鲜红,散在旁边,眼睛却没有闭上,只那么瞪着。

北冥轩心中掠过很深的不安,不祥的预感笼罩了他的心头。北冥齐将北冥轩脸上的神色身在眼里,那眼睛很冷,却笑了起来。

“皇兄,还请帮臣弟看看这卷轴。”北冥齐再次要求道。

北冥轩心想,看来,自己千防万防,总归是有什么地方出了纰漏,所以今日,北冥齐才会有这个卷轴,而刘公公这样死在自己面前,恐怕自己不一会儿也要这样了吧?

北冥轩慢慢站起来,走回龙案前,坐下,右手的大拇指和中指轻轻摩擦,打了一个响指,然后道,“既然三弟这么坚持要朕读,那朕就读给三弟听。”

北冥轩拿起卷轴,缓缓展开,那上面是再熟悉不过的字,先皇的亲笔字,龙纹的绢帛布,上面是纯白的纸张,“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二皇子北冥轩,忠勇诚孝,果敢刚毅,实乃继承大统之人,今日特颁此诏,待朕百年之后,召诸王、大臣立班入见,面启此谕,着继朕登基,即皇帝位,钦此。”

北冥轩读完,看向北冥齐,“三弟可还满意?”

北冥齐却并未回答北冥轩的问题,而是又从怀里拿出了另一份卷轴,道,“臣弟这里还有一份卷轴,不知皇兄可否再替臣弟读上一读?”

说完,北冥齐死死盯着北冥轩,眼里闪过一点点狠辣,很快就消失不见了,他拿着那卷轴,走到龙案前站定,伸手展开了卷轴,道,“皇兄请读罢。”

北冥轩看了那卷轴,心下早就明了了,他道,“你怎会有这个?”

“自然是皇兄你看不上的人送给我的咯!”北冥齐那狭长妖媚的眼睛一笑,露出了一种狠戾,“皇兄,读一遍吧。”

九龙国碧落宫飒婆婆房间内

飒婆婆靠在塌上,有一个身披黑衣的暗卫跪在她面前,“禀告宫主,齐王和高子阳一同入宫了。”

“哦?禁军那边呢?”飒婆婆端做起来,伸手拿起茶杯,掀开茶碗的盖子,喝了一口茶。

那黑衣人恭敬地道,“请宫主放心,万无一失。”

“好,你下去罢。”飒婆婆摆摆手,那黑衣人暗卫就消失在了房间里,仿佛不曾出现过。

飒婆婆又喝了几口茶,道,“进来吧。”

一个人从门外推门进来,却是碧落宫的管家,“宫主,从楚国飞来了一只鸽子,好像是小姐的那只。”

飒婆婆听了,本来微微闭着的眼睛,睁开了一些,道,“信上说什么?”

“燕北的身份。”管家毕恭毕敬地回答。

飒婆婆道,“回一封信,就道早就知晓。”

“是!宫主!”管家领命下去了。

飒婆婆看着管家待下去的那只鸽子,檀香啊檀香,你果真是要如此做吗?你可是我碧落宫的人,是商人,你这样做让婆婆很为难啊,婆婆也是为了你好,你你可不要让婆婆失望,也不要恨婆婆啊。

楚国,牛婆婆面馆

曲檀香写完信,让信鸽送走后,担忧地望着窗外的天空,公子他会不会有危险呢?这燕北竟然也在替北冥齐卖命,那这样,岂不是公子安排给自己的所有事情都被北冥齐知道了?尤其是凌雪姬的事情?

那么,白龙会不会有危险呢?

曲檀香想着,今天晚上一下子发生了太多事情,白龙和薛将军一起回了三皇子府后,就没有再见过他们,不知道是不是被困在了三皇子府呢?白龙会不会偷偷跑出来去找凌雪姬或者自己呢?

如果这样跑出去,官府已经封了街,他虽然会轻功,那么他会不会遇到大街上的禁军,然后发生危险呢?

秦慕容看着曲檀香在窗户边发呆,走到窗户边关上了窗户说,“檀香,很晚了,要不休息吧?天一会儿就要亮了。”

牛婆婆也在旁边说,“是啊,曲小姐,天总归还是会亮的。”

是啊,天总归是会亮的,太阳照旧会升起来,再落下去,而那些死了的人,比如楚国公,比如楚国公府的管家,去人再也看不到那即将亮起来的天和明日的太阳。

“休息是要休息的,只是我现在担心......”

曲檀香说到这里,面馆的窗户外传来一个声音,“你担心白龙会有危险吗?”

秦慕容和曲檀香往窗外看去,窗户已经被打开了,却见是男夏流宇在外面窗沿上站着,一身黑色的衣袍,长发在夜风中飘扬,远处的天空已经渐渐地有了发亮的迹象。

作家有话说

小公举,要 登陆 一下才能评论哟~
四月天女生网

确认置顶?

四月天女生网